第二十九章

    韩立郁闷了,求救般的看向薛格格。

    薛格格无奈的耸肩“你不该欺骗孩子的。”

    “我这个不是情不得已嘛!所以我着急回来想要和他说一声。”

    其实也是想要告诉薛格格,自己晚上不回来吃饭。

    薛格格叹了口气“仔仔,别生气了,爸爸不是为了给你买糖吃嘛!要不也不会这样累的工作了,你应该体谅他,知道吗?”

    “那仔仔不吃糖,那让爸爸陪我吃饭。”

    薛格格笑了“仔仔能不吃糖吗?你不是最喜欢吃糖了嘛!”

    薛格格故意用手去哈他的痒。

    仔仔咯咯的直笑“好痒,好痒啦!”

    “那还生不生爸爸的气啊!”薛格格才不肯停手,小家伙直接赖皮的躺在了地上。

    “不气了,咯咯……痒死了……”他的眼泪水都要下来了。

    薛格格将他抱了起来“好了,和爸爸再见。”

    “拜拜,早点回来,注意安全!”

    韩立感动的一塌糊涂,非说自己儿子是天才,如果不是天才,怎么可能会说那么多话呢!

    薛格格被他恶心的差点吐出来。

    如果这么大的孩子连这样点话都不会说才是真的有问题吧!

    薛格格吃完饭,带着仔仔一边看电视,一边编手绳,两不耽误。

    琳琳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叠钱“主人不在吗?”

    “嗯,出去吃饭了!”薛格格继续看着电视。

    琳琳看了眼薛格格说“老板有没有说我要来?”

    “没有。”

    琳琳叹了口气“那怎么办啊!我还要将这五万块钱给他呢!”

    “那你等他回来不就好了嘛!”

    “那我也只能这样了。”琳琳看了下手里的钱“算了,我先去将钱放到他的房间里去。”

    薛格格郁闷的皱紧眉头“也不怕进来一毛贼抢走了。”

    “保安多!”仔仔开心的摆弄着薛格格手里的绳子。

    “也对,这里是最高等级的住宅小区,估计也不会有笨贼来这里。”

    琳琳将钱放了起来然后对薛格格说“不行,我晚上还有事情,我要先走了。钱放在老板的桌子上,别动啊!”

    “你当我是什么人啊!”薛格格不满的瞪了她一眼。

    “我也没有把你当成什么人,但是毕竟牵扯到钱这个东西,我当然觉得应该小心点喽!五万,可是你一年的工资呢!”

    薛格格懒着理她,要走就走,烦死了。

    过会,她的手机响了,薛格格接通了。

    “喂……”她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娇娇着急的说“格格,我在帮主人买衬衣啦,你去帮我看看他的衣柜里是不是有一件蓝色条纹的?”

    “啊!”薛格格郁闷了。

    “拜托啦,去帮我看看,总不能买两件一样的衬衣啊!”

    “不是,我是觉得他这么让你买衬衣啊!”薛格格穿着拖鞋往楼上走去。

    “哎呦,他的衣服,都是我们三个买,不过有时候他也会自己买啦!今天看到这个品牌他喜欢穿,在做活动,所以才进来看看。可是我现在拿在手上的衬衣,好像他有了……”

    薛格格叹了口气“好,好,我去给你看看,不过什么蓝条纹啊?”

    薛格格打开他的衣柜,哇!比女人的衣服还要多。

    各种各样的衬衣,各种颜色的领带。

    哇,太奢华了,n块手表,n条皮带,她知道,这里每一样都价值不菲啊!

    “蓝条纹的衬衣他有两件唉!”薛格格看了下回答着。

    “问题是和我手上的条纹是不是一样的。”娇娇着急了。

    薛格格一屁股坐在床上说“我有没有千里眼,我怎么知道你手上的和他现在这两件有什么区别呢!”

    “我拍下来,你看看!等下我在给你打电话。”

    “行!”薛格格翘着二郎腿等待着。

    没有一会的功夫,娇娇传来了照片,薛格格进行了下对比回复“没有,有点区别。”

    “谢谢,我知道了,那我买了。”

    薛格格叹了口气“这个做人吧,还真的是超级不一样,这男人真的是绝顶的幸福。”

    她将门一关下楼了。

    “饿死了!我的饭呢!”韩立终于忙完了工作,着急的连饭都没有吃。

    薛格格和仔仔同时趴在沙发上,然后齐刷刷的看着他。

    薛格格纳闷的问“老板,难道你都没有吃饭吗?”

    “没有,我都要饿死了。快点,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啊!我好不容易将工作做完了,才赶回来的,但是我什么饭都没有吃,你的疙瘩汤应该还有吧!”

    薛格格恩了一声“有啦,有啦!我去做,你先去洗澡。”

    “好!”他对仔仔笑了下“陪爸爸去洗澡。”

    “我洗过了。”

    “可是我希望我儿子帮忙揉揉肩或者是帮我擦擦背什么的!”

    仔仔想了下“你看你今天回来吃饭的份上,我就帮帮你好了。”

    仿佛是大发慈悲啊!

    弄得韩立哭笑不得。

    薛格格弄了一大碗的疙瘩汤等待着父子洗澡出来。

    “舒服吗?”薛格格发现韩立的脸上明显不对劲的红晕。

    “舒服。太舒服了,舒服的我想要哭出来。这小子竟然真的用刷子被我擦背。”

    薛格格扑哧的笑了出来“仔仔,你太有才了。”

    “爸爸说要刷背嘛!害的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刷子。”仔仔生气的说着。

    薛格格抱住了他“没事,你的孝心你爸爸肯定是感觉到了。”

    韩立拼命的点头“是啊,感觉到了,谢谢仔仔。”

    “快点吃吧!下次如果老板您加班,可以通知我一声,我帮你送给去。”

    “不用了,房间里人很多,你过去了,确定能受得了那些人说话,背后指指点点的。”

    薛格格想了下“不行,我受不了,没事,我回头让她们三个人中间的一个去。”

    “不用了,我回来吃不是一样嘛!”他拿起勺子开始吃。

    薛格格担心的说“我是怕你的胃疼,吃饭不定时也是造成胃痛的杀手哦!”

    “没事了,老胃病了。”

    “胃病是没有办法根除的,但是可以靠养,可以让你尽量不痛。”

    “呵呵,好,我听你的,大不了我在办公室的时候到吃饭的点吃点东西就是。”

    薛格格赞同的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也。

    “姐姐,我的胃会不会痛啊?”仔仔担心的眉头都打结了。

    “你要好好的保护胃,是不会胃痛的,知道吗?”

    “哦!”小家伙终于不担心了,要知道,很多的病是有遗传性的,他能不担心嘛!

    韩立问“琳琳来了?”

    “嗯!对了,她说她是给你送钱的,还一副怕我拿的摸样,真讨厌。”

    韩立笑了,只是笑意未达眼底,钱数有问题。

    明明是让她取五万出来,为什么只有四万了呢?

    说是薛格格拿的,他不相信。

    这个单纯的小姑娘,连几块钱都不愿意随便拿,何况是这样多的钱呢!

    听仔仔说,当时他还自愿将他的那些压岁钱拿出来给她,她也没有要。

    只是钱数少了,是为什么呢?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琳琳想要故意陷害薛格格。

    “老板,你怎么了?”薛格格从冰箱将自己做的小菜放在了他的面前。

    “没事,我就是想要说,新来的司机和你联系了吗?”

    “哦,有个人和我联系了下,要不我们晚上是怎么回来的啊!”

    他满意的点了下头“那就好。”

    “姐姐,晚上我和你睡吧!”仔仔歪着个脑袋笑着问道。

    “不行,你今天晚上和爸爸睡觉,我很忙,我还要将人家定做的手链给做好,发货呢!”

    “我帮忙!”仔仔自告奋勇。

    “不,你只要乖乖的和你爸爸去睡觉就行了,这样就是帮了我最大的忙。”

    仔仔失望的说“姐姐坏!”

    “好,我最坏了,还不行嘛!”

    “姐姐,让我陪着你嘛!”仔仔不停的撒娇。

    韩立叹了口气“儿子晚上爸爸带你睡觉啦,让姐姐忙自己的。”

    “唔……”他立马将嘴巴噘的高高的。

    薛格格忍不住笑了,伸手刮了下他的小嘴唇“小笨蛋别生气了,明天晚上带着你睡觉,给你说故事。”

    “那我听了故事就去睡觉好不好?”他和薛格格打着商量。

    薛格格叹气“不行,不行,要听故事让爸爸说给你听。对了,老板,你明天穿什么衣服啊?”

    “嗯?”

    “你不是让我帮忙熨衣服嘛!还有你好有福气哦!”薛格格一脸崇拜。

    “什么?”

    “竟然有三个漂亮的大美人给你买衣服,你真的是太有福气了。”

    “三个大美人?该不会是芳芳,琳琳她们吧1”

    薛格格拼命的点头“是啊,你真的比别的男人幸福n倍。一般的男人也就一个女人帮忙买衣服,但是你却不一样,有三个女人帮忙买衣服。”

    “是嘛!”他勾起嘴角,看样子这次偷钱事情比自己想的要严重很多。

    还以为只是琳琳一个人,看样子还有其他人牵扯其中……

    也许是三个人都有关系……

    早上一清早,仔仔光着脚丫子就往她的床上跑。

    一推开门,没有人了。

    “哇……”他放开嗓子就哇哇的哭了起来。

    韩立一骨碌的爬了起来着急的说“仔仔怎么了?”

    “哇哇……”仔仔也不说话只是穿着小内裤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闭着眼睛哭。

    薛格格在楼下准备早点一听到他的哭声着急的往上跑“仔仔……怎么了?”

    韩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