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脱小哥 作品

第七十九章 出师不利

    可这时候他已经晕了,该如何问?</p>

    墨歌自然也懂,道:“我们把他带走,关在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等他醒了再问。

    “不行。”云洛情当下否定,关起来并不是办法,况且,她现在是整个京城的众矢之的,只要她一出去,身后不道跟着多少人,决不能冒险。</p>

    当下,云洛情指中夹着一根金针,刺入了云弘文头上的大穴。</p>

    三根金针下去,他似乎有了清醒的迹象,墨歌在一旁看着,对云洛情的敬佩更多了一些。</p>

    就在第四根金针要落下去的时候,云弘文口中突然流出一股血,鼻孔耳朵里也流出血来,整个人彻彻底底死了过去。</p>

    云洛情忙伸手去探鼻息,他几乎已经没有了呼吸,觉得不对,云洛情当下撕开他腿上的裤腿,入眼,一片血肉模糊,接着再撕开他肩膀的亵衣,同样的一片血肉模糊,伤口的血肉已经烂了,没有好好的缝合,只是止血,刚才与墨歌动手,定是牵扯到了伤口,才会血流不止。</p>

    他因流血过多才会昏过去,她为他下针,却是与他体内的南漠咒术相刺激,才会导致他体内出血,郁结不散,从口鼻和耳朵中流出。</p>

    他现在已经流了太多的血,并且体内经脉血气皆不通,再不施救,他必死无疑。</p>

    可她不能让云弘文死,撇开他与她是同父异母的姐弟,云弘文若是死了,她再从哪里去找线索?</p>

    “墨歌,把他弄到床上,你先回去,我要救他。”云洛情道。</p>

    “什么,你要救他?”墨歌以为自己听错了。</p>

    “嗯,我还要靠他找那些杀手的线索,他不能死。”</p>

    “是。”墨歌似乎叹了一口气,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歆雅阁中,云小姐是不是真的只为了找线索而救云弘文,墨歌心中早有答案。</p>

    她收回另外三根金针,在另外的穴位上扎针,当下得先把血止住。用匕首将云弘文肩膀,腿上的伤口的衣服全都剪开,伤口的皮肉外翻,而且已经烂掉,简直没有办法处理,唯一的,只有将他伤口已经烂掉的肉割掉。</p>

    云洛情抬头看着云弘文惨白的脸,整个人犹如已经死了,她抽出腿上隐藏的鱼肠匕,开始剜那些烂掉的肉。这个时代没有麻醉药,好在他现在已经晕厥,否则,光是这剜肉的疼痛,就会让他痛晕过去。</p>

    “云弘文,你失踪了三日,带着这些伤回来,你到底还有什么身份?我自会尽力救你,但你自己也要争气。”云洛情说完,拿着鱼肠匕,开始剜肉。</p>

    虽然已经用金针止血,但是她在伤口上剜肉,她每下一刀,血就像喷泉一下,喷了她一身。那把鱼肠匕在她手中,就犹如一把手术刀,她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不容任何人靠近。</p>

    许久之后,直到她满脸的汗珠,她才停住,长长虚了一口气。伤口的烂肉已经被清理干净,她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止血散来,尽数倒在他的伤口上,然后用纱布将伤口包扎。</p>

    腿上的伤却没有肩膀的伤那么容易处理了,因为伤口很深,若是强行剜肉,定会动动腿上的大动脉,一旦如此,他肯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腿废的。</p>

    可眼下,烂肉不及时剜掉,引起高烧,更是有生命危险。</p>

    “不知道我是不是欠你什么了,本是来试探你的,却反而要救你的命。”云洛情冷冷嗤了一句。</p>

    当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她放下鱼肠匕,用一根手指剜进血肉中,手指每动一下都要万分小心,如若不然碰到大动脉,可就麻烦了。如此若是有现代的手术刀和显微镜,她本可以轻松解决,可现在……</p>

    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她也顾不得自己衣袖上有血了,抬手就抹了一下眼角的汗。自穿越到东爵皇朝之后,她从未如此精细的做过一件事,她有些紧张,却更加平静,她坚信自己的专业。</p>

    不知过了多久,云弘文腿上伤口的烂肉已经清理干净了,但还不能直接上止血散,伤口的两块皮肉向外翻,必须得缝合伤口。</p>

    她在屋子里找了许久,愣是一根线没找到,她只好从自己衣裙上抽出几根细线来,用金针缝合伤口。</p>

    做完一切,云洛情已经累得不想动了,这种精细的手术,太耗人的精力了。她看了一眼云弘文依旧惨白的脸,手按住他的脉象,他的脉象虽然微弱,但比之前,已经好太多,他的命总算是暂时保住了。</p>

    她身上的紫色软烟罗,已经被染成了血色。空气中尽是弥漫着血腥味,这令她有些想呕。起身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喝到口中却是一股血腥味,她这才发现自己手指上的血滴进了茶杯中,她只好直接提起茶壶,从壶嘴直接往自己嘴里倒。</p>

    做完着一切并没有让她感到轻松,她依旧皱眉,伤口是处理好了,可是他失血过多,还需要持续观察,若是因为失血导致他脑部缺氧,他一样会死。</p>

    看来这一夜,她得亲自守在这了。</p>

    云洛情走回床榻边,看着已经恢复呼吸的云弘文,觉得自己真算是出师不利了,没查到任何线索不说,反倒将自己累得半死,还得守他一夜。</p>

    刚才帮云弘文处理伤口的时候,精神极度紧绷,现在终于放松了下来,她才发现自己竟然累得不想动一下,眼皮几乎就要盖下来了,可她硬撑着提醒自己不能睡,云弘文还有可能随时会出现问题。</p>

    到了后半夜,云洛情终于坚持不住,趴在床沿边上就睡着了。</p>

    天际露出一丝鱼肚白的时候,云弘文手指动了一下,接着眼睛也慢慢睁开了,在他晕厥的这几个时辰里,他虽然没有知觉,但是却有一种感觉,觉得身边一直有个人在照顾他,就在他意志消散的时候,竟然会有一个声音在叫他要争气,他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