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783章 芸芸,你要干什么?

    <!--go-->

    “表姐,”萧芸芸疑惑的端详着苏简安,“你的脸怎么那么红,觉得热吗?”

    苏简安随便找了个借口:“这里有点闷。”

    “有吗?”萧芸芸深呼吸了几下,“还好啊。”

    “咳!”苏简安转移话题,“你转过来,我帮你整理一下礼服,”

    “噢!”萧芸芸的注意力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转移,“表姐,我穿这件礼服怎么样?好看吗?”

    “唔,比模特拍的官方宣传照还要好看!”苏简安笑了笑,示意萧芸芸放心,“芸芸,所有人都会记得你今天晚上的样子。化妆师应该到了,去化妆吧。”

    萧芸芸抿了抿唇,高高兴兴的跟在苏简安后面出去了。

    造型师已经离开,化妆间里只剩下化妆师。

    国内一线女星信赖的化妆师,眼光自然低不到哪里去,天赋资质一般的美女,根本入不了她们的眼。

    可是,萧芸芸走进来的时候,每个化妆师的眼睛都亮了一下。

    萧芸芸不像镜头前的明星那样光芒万丈,也不像洛小夕美得那么张扬,更不像苏简安那样令人一眼就惊艳。

    她的美,是那种很纯粹的美,肤白无瑕,五官精雕细琢般精致可爱,再加上那一身又少女又仙女的裙子,她整个人传递出一种干净明媚的少女感,不仅仅让人觉得美,更让人感觉到青春和活力。

    化妆师怔怔的说:“萧小姐,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特别像青春小说里的女主角?”

    萧芸芸从来都不知道谦虚是什么,笑着点点头:“有人跟我说过。”

    化妆师惊呼一声:“谁这么有眼光?”

    萧芸芸笑得更灿烂了,看着化妆师说:“你啊!”

    “扑哧……”化妆师实在忍不住,被逗笑了。

    苏简安倒是一点都不意外萧芸芸的套路,推着她重新坐到化妆台前:“Marry,帮她化个淡点的妆吧。”

    “陆太太,你放心,我本来也打算给萧小姐化淡妆的。”化妆师拿出眉笔,边帮萧芸芸画眉毛边说,“太浓的妆,完全是浪费了萧小姐的好底子。”

    萧芸芸化好妆,换好鞋子,唐玉兰也来了。

    苏简安特意让唐玉兰过来照顾两个小家伙的,她只是说今天晚上她和陆薄言有事,具体是什么事,唐玉兰也没问。

    唐玉兰一向乐意给他们空间。

    看见萧芸芸从二楼走下来,唐玉兰意外了一下:“芸芸,你的伤好了?”

    看萧芸芸的样子,她康复应该有几天时间了,可是她没有听谁说啊。

    “唐阿姨!”萧芸芸笑嘻嘻的奔到唐玉兰面前,古灵精怪的说,“我好了!”

    “你这孩子,才刚好呢,小心点。”唐玉兰扶住萧芸芸,有些好奇的问,“之前怎么没听你说啊?”

    萧芸芸破天荒的没有走她一贯的直白路线,而是卖起了神秘:“阿姨,等到明天,你就知道了。”

    唐玉兰这才注意到萧芸芸盛装打扮,活力又娇俏的样子比以往更加引人注目,苏简安却是一身平时的打扮,连妆都没有化。

    老太太不由的疑惑起来:“简安,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去啊?”

    “妈,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苏简安笑着说,“等我们回来,你就知道了。”

    洛小夕也走过来,神神秘秘的说:“阿姨,天机不可泄露。”

    唐玉兰跟不上这些年轻人的思维,摆摆手:“好了,你们去吧,西遇和相宜有我照顾呢,你们晚点回来也没关系。”

    苏简安看了看两个小家伙,确定他们都没有哭,这才放心的出门。

    钱叔已经把车开到门口等着了,苏简安最后一个上车,关上车门,交代钱叔:“去怀海路的MiTime酒吧。”

    秋天的傍晚来得比夏天早一些,此时,天色已经沉沉的暗下来,大地上不见一丝阳光。

    萧芸芸拢了拢肩膀上的羊绒披肩:“表嫂,几点了?”

    洛小夕拿出手机看时间,顺便打开日历看了一下,说:“六点整,放心吧,时间还很充足。芸芸,你选的时间真巧。”

    萧芸芸不明就里的问:“哪里巧?”

    “明天就是冬天了。”洛小夕说,“今天是秋天的最后一天。”

    “冬天要来了啊。”萧芸芸抓着披肩,“难怪我觉得天气越来越冷了。”

    相较往年,今年的秋天其实要暖和的多,苏简安像冷天取暖那样,帮着萧芸芸搓了搓她的双臂:“你是紧张吧。”

    萧芸芸无力的承认:“是,表姐,我好紧张。”

    苏简安抓着萧芸芸的手:“放轻松,反正越川一定会答应,你又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么紧张干什么,深呼吸几下。”

    萧芸芸想想也有道理,跟着苏简安做了几个深呼吸,不知道是苏简安让她觉得安心,还是深呼吸真的起了作用,她好像真的没那么紧张了。”

    洛小夕看着差不多要到市中心了,提醒苏简安:“给你们家陆Boss发个消息吧,让她带越川去MiTime。”

    “好。”

    苏简安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给陆薄言发过去。

    陆薄言在办公室看了一个多小时财经杂志,苏简安的信息终于过来,他放下杂志,拿上外套去敲沈越川办公室的门。

    沈越川以为陆薄言是过来催他处理文件的,头也不抬:“快好了。”

    陆薄言一手搭在门上,说:“明天再看,今天先下班。”

    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沈越川“啪”一声合上文件,恨不得一眼瞪穿陆薄言:“你叫我加班,只是跟我开玩笑?”

    陆薄言面不改色的说:“突发情况,跟我去一趟怀海路的酒吧。”

    “MiTime?”沈越川疑惑的打量着陆薄言,“你带我去那里干什么?”

    实际上,陆薄言也而不知道,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