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738章 颜值即正义

    沈越川悻悻的让开,看着萧芸芸把手伸向宋季青。

    宋季青的双手白皙干净,清瘦修长,指节又分明匀称,简直比钢琴家的手还要优雅迷人。

    他一手托着萧芸芸的手臂,另一只手轻轻按了按萧芸芸伤口周围:“这里痛吗?”

    萧芸芸看了宋季青一眼,赧然一笑,摇摇头:“一点都不痛~”

    宋季青修长的手指又靠近萧芸芸的伤口一点,按了按:“这里呢?”

    萧芸芸笑不出来了,苦着脸:“有一点点痛。”

    “嗯。”

    宋季青像是终于找到满意的答案,紧接着,猝不及防的按了按萧芸芸的伤口。

    这一次,不用宋季青问,萧芸芸直接叫出声来:

    “啊!好痛!沈越川!”

    她可以对着宋季青温润清俊的颜发花痴,但关键时刻,她下意识喊出来的,还是沈越川的名字。

    沈越川却完全没有心思注意到这一点,只是听见萧芸芸喊疼,他的脸就猛地一沉,一副要活剥了宋季青的样子。

    穆司爵及时伸出手,拦住沈越川:“看病怎么可能不痛?”

    “好了。”宋季青松开萧芸芸,郑重其事的跟她致歉,“萧小姐,我必须要这么做,方便更好的掌握你的情况,抱歉。”

    世界上有两种道歉。

    一种只是口头上的,另一种走心。

    宋季青的道歉绝对属于后者,文质彬彬极有诚意的样子,轻缓的声音如春风般让人舒服,萧芸芸手上的阵痛还没过,心里就已经原谅了他。

    “没关系。”萧芸芸笑得灿烂如花,“我也是医生,我能理解。”

    不等宋季青说什么,沈越川就不耐烦的问:“还有什么事吗?”

    “暂时没有了。”宋季青说,“我要回G市拿点东西,返程再跟你们联系,到时候,萧小姐就可以出院了。”

    沈越川像没听见宋季青的后半句话似的,径直走过去打开房门:“既然没事了,慢走,不送。”

    宋季青多少能感觉到沈越川的不欢迎,但也只是置之一笑,光风霁月的离开病房,穆司爵也没有多做逗留,跟他一起离开了。

    房门关上,病房内只剩下沈越川和萧芸芸。

    萧芸芸无语的看着沈越川,吐槽道:“你刚刚才跟我说过,这么大人了,要懂点礼貌。”

    沈越川挑了挑眉:“你充其量只是一个大小孩,当然要懂礼貌。我是真正的大人了,不需要。”

    “哎,你的意思是——”萧芸芸顿了顿才接着说,“你在‘倚老卖老’?”

    “叩!”

    沈越川曲起手指狠狠敲了一下萧芸芸的脑袋,眯着眼睛说:“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反倒问起我来了?”

    萧芸芸无辜的看着沈越川:“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你要跟我算什么账?”

    合着她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沈越川的脸色更难看了,沉声问:“宋季青有那么好看?”

    “唔!”萧芸芸眼睛一亮,“你不觉得宋医生很有气质吗?不是穆老大那种吓人的气势,而是一种让人觉得舒服而且很喜欢的气质!”

    沈越川:“……”

    喜欢?气质?

    萧芸芸明明说过喜欢他,现在却当着他的面大夸特夸另一个男人?

    沈越川感觉心底腾地烧起了一股无明业火,火焰随时可以喷薄而出,焚毁这里的一切。

    眼看着沈越川就要爆发了,萧芸芸这才无辜的笑着问:“你吃醋了啊?”

    “……”沈越川眯起眼睛,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萧芸芸抬起左手,轻轻扶上沈越川的肩膀,蜻蜓点水的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

    沈越川以为,接下来萧芸芸会软声软气的跟他道歉,让他不要生气。

    然而,小丫头笑嘻嘻的说:

    “生气吃醋就对啦!你牵着林知夏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比你更生气啊,可是我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比你辛苦多了!”

    沈越川危险的盯着萧芸芸:“所以,你是故意的?”

    萧芸芸比了比半截手指:“有一半是故意的。”

    沈越川冷笑了一声:“另一半呢?”

    “另一半是,我真的觉得宋医生好帅!他……唔……”

    萧芸芸话没说完,就被沈越川狠狠的堵住唇瓣。

    这一次,什么温柔,什么缱绻,在沈越川这里统统变成了浮云。

    他的吻就像一阵飓风,疯狂扫过萧芸芸的唇瓣,来势汹汹的刮进她小巧的口腔里,疯狂吮吸榨取她的一切。

    萧芸芸没想到玩笑会开得这么大,想解释已经没有机会了,在沈越川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渐渐失去招架的能力,倒到病床上。

    沈越川失控的吻着萧芸芸,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生气,还是某些东西被唤醒。

    他只知道,他不想就这么放开萧芸芸。

    他顺势压上去,避开萧芸芸身上的伤口,继续加深那个仿佛要直抵两人灵魂的吻。

    萧芸芸抓着沈越川的衣服,感觉不仅是肺里的空气要被抽干了,她的思考能力似乎也消失了,满脑子只有沈越川。

    除了沈越川,剩下的她都不在乎了。

    “芸芸……”

    沈越川的声音像被什么碾过一样,喑哑低沉,少了平时那股风流不羁的味道,却多了一抹性感,也多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渴望。

    萧芸芸隐隐约约意识到什么,却发现自己好像失声了,无法在口头上做出任何回应。

    她只有抱紧沈越川,青涩的回应他狂热的吻,希望用这种方式告诉他:

    她愿意。

    只要对象是沈越川,她什么都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