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298章威胁,跟他离婚

    绝对不能让陆薄言再次被警方调查。否则,陆氏就真的没有生存的希望了!

    苏简安霍地站起来,双眸里的迷茫慢慢的消失,心下已经有了决定——现在最要紧的,是核实康瑞城这份资料。

    她心存侥幸的希望这是康瑞城伪造来吓她的,可理智又告诉她,康瑞城没有这么无聊。

    江少恺做完解剖工作回办公室,就发现苏简安呆呆的坐在座位上,眸底分不清是冷静还是慌乱,他走过去敲了敲她的桌面:“灵魂出窍了?”

    苏简安反锁了办公室的门:“少恺,帮我一个忙。”

    江少恺被她冷肃的样子吓了一跳:“发生什么事了?”

    苏简安把文件袋递给江少恺:“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查一查薄言创业初期的资金来源。以及……穆司爵和陆氏有没有什么关系。”

    江少恺草草扫了一眼文件袋里的资料就什么都明白了,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要是查实,陆薄言……”

    “所以你要找绝对信得过的人,悄悄调查,不要惊动任何人。”苏简安决绝而又坚定,“有答案之后,第一时间告诉我。”

    “g市的穆家我知道。”江少恺说,“你跟陆薄言结婚这么久,有没有观察到他跟穆司爵关系怎么样?”

    半晌苏简安才艰难的挤出两个字:“很好。”

    江少恺有预感,手里的资料多半是真实的。

    他安慰性的把手搭上苏简安的肩:“不要太担心,等我消息。”

    苏简安点点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快要七点了。

    她收拾好东西走出警察局,很巧,陆薄言的车也刚好停下来,他下车,站在车门边朝他笑了笑,示意她过去。

    苏简安扬起唇角走过去,越近,眼里的陆薄言却越陌生。

    结婚大半年,她自认已经十分了解陆薄言了,他的生活习惯,他的一些小怪癖,包括他的行事作风。

    陆薄言也不介意告诉她他的一切。

    唯独,他绝口不提去美国之后的日子。

    而就在那几年的时间里,他认识了穆司爵,认识了沈越川,和他们成为了朋友。

    哪怕苏简安少了一根头发陆薄言都能察觉到,更别提她此刻略显怪异的表情了。

    他盯着她:“怎么了?不高兴?”

    苏简安迅速整理好糟糕的情绪,挤出一抹微笑:“有命案,下午工作比较多。你……下班了?”

    “还没。”陆薄言让开,示意苏简安上车,“但突然饿了,徐伯说你还没下班,顺路过来接你去吃饭。”

    苏简安选了一家餐厅,两人之前没去过的,菜品的味道非常不错,她却食不知味,偏偏还要表现出吃得很香的样子。

    吃完饭,以为陆薄言要回公司接着忙,他却突然改变主意说不回去了,直接回家。

    苏简安大感诧异:“陆总也会偷懒?”

    陆薄言圈住她的腰,笑了笑:“陆总是为了陪老婆。”

    在苏简安的记忆中,她已经很久没有机会和陆薄言好好说说话了,回到家后拉着陆薄言在客厅坐下,打开电视:“陪我看一部电影。”

    她挑影片,挑来挑去选定了一部已经看过三遍的老电影。

    《乱世佳人》。

    陆薄言从藏酒室拎着一瓶红酒回来,刚好看见屏幕上出片名,挑了挑眉梢,径自倒上酒。

    一切就绪,苏简安裹上毯子肆意的靠着陆薄言,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陆薄言把酒杯递给她,突然问:“过段时间请人在家里设计一个家庭影院?”

    苏简安眼睛一亮:“真的可以吗?”

    陆薄言瞥她一眼,说:“这看你有什么表示。”

    苏简安毫不犹豫的亲了他一下,抱着他的手臂:“什么时候?”

    某人脸上漾开愉悦的笑意:“等我们从法国回来的时候。”

    苏简安幸福又满足的抱住陆薄言:“以后我就可以天天在电影院看《乱世佳人》了!”

    陆薄言略有不解:“为什么这么喜欢这部片子?”

    “它有美好,也有苦难和遗憾啊。”苏简安说,“跟那个时代的人相比,我们幸福太多了。有些艰难,甚至算不上艰难。”

    “……”

    陆薄言一时没有说话,苏简安就这样自然而然的把话题转到了他在美国的生活,问:“刚到美国的时候,你是不是很辛苦?”

    “还好。”陆薄言端起酒杯,“都已经过去了。”他低头呷了口红酒,苏简安不确定那一瞬间是否有锋芒从他的眸底掠过。

    她难得任性,缠住陆薄言:“我想知道你那几年是怎么生活的。”

    “真的想听?”

    苏简安肯定的点头。

    陆薄言放下酒杯,认认真真的概括:“上课、回家——每天循环这两件事。”

    苏简安知道陆薄言肯定有所隐瞒,但再追问,他肯定要起疑了。

    于是肆无忌惮的对他表示嫌弃:“你的日子过得也太枯燥了。”

    “其实也可以过另外一种日子。”陆薄言悠悠的说,“下课后不回家,去和同学聚会,喝酒,然后约会。”

    苏简安不是没有领略过美国人民的开放,喝个酒,约个会,然后就可以……了。

    她瞪着陆薄言:“你敢!”

    她很少生气,气鼓鼓的怒目而视的样子在陆薄言看来只有可爱,刚说完:“不敢。”他已经低头衔住她的唇瓣。

    “唔……”苏简安挣扎,含糊不清的抗议,“电影……”

    陆薄言连带着毯子把她抱起来:“你已经看过三遍了。”

    观众回房间了,只剩下影片在客厅孤独的播放。

    ……

    第二天。

    苏简安到了警察局才知道江少恺请了半天假,打他电话,无人接听。

    下午,江少恺终于来到警察局,锁上办公室的门,面色凝重的看着苏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