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208章记得我爱你

    苏简安在楼下没多久就等到了陆薄言,吃完早餐,他说:“钱叔送你去上班。 ”

    这段时间,苏简安每天和陆薄言一起上班下班,几乎要习惯成自然了,车上突然只有她和钱叔,她已经开始不自在,但还是听话的点点头,跟着陆薄言一起出门。

    “这几天如果有事,打沈越川的电话。”陆薄言叮嘱道。

    “沈越川不跟你一起出差吗?”苏简安记得以前出差陆薄言都带沈越川的,不由得有些奇怪,“那你带谁去?”

    “秘书。”

    苏简安:“……”

    “不放心我带秘书?”陆薄言偏过头在苏简安耳边说了句:“你随时可以打我电话查岗。”

    苏简安推了推他:“我才没那么无聊!”

    其实,不过是因为她很放心陆薄言。

    钱叔见两人出来,下车来为苏简安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少夫人,上车吧。”

    “我走啦。”苏简安挣开陆薄言的手,尽量迈出轻快的脚步往徐伯那边走去,上车前却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陆薄言一眼。

    陆薄言还站在原地,一直在看着她。

    她囧了囧,低下头就要上车,身后突然传来陆薄言的声音:“简安。”

    “嗯?”

    苏简安才回过头,肩膀突然被人攥住,下一秒她就撞进了陆薄言怀里,他温热的唇覆下来,在她的唇上轻吮浅吸,吻得缱绻留恋……

    她闭上眼睛,双手自然的环上陆薄言的腰,这时才蓦然记起来,不止钱叔,来接陆薄言的汪杨和拿行李出来的徐伯都在看着他们呢!

    这样……好吗?

    察觉到苏简安的走神,陆薄言不满的把她扣进怀里,苏简安“唔”了声,随即释然了。

    万事……都有第一次嘛,看着看着徐伯他们就能习惯了。

    吻饱餍足了陆薄言才松开苏简安,她白|皙的脸颊已经泛开两抹酡红,漂亮的桃花眸泛着一层水光,看得人恨不得立刻就把她禁锢入怀。

    “简安,”陆薄言目光深深的看着苏简安,“记得我说过的话。”

    苏简安茫然——陆薄言指的是哪一句?

    陆薄言低下头,唇几乎要碰到苏简安的耳廓:“我爱你。”

    轰隆——

    像有什么在脑海里毫无预兆的炸开,苏简安的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支吾了半天也只是挤出一句:“我上车了。”

    她几乎是逃上车的:“钱叔,走吧。”

    “好咧。”

    钱叔应得爽快,发动车子的动作却是不紧不慢的,苏简安脸红心跳的一时也没注意到,偷偷看向车窗外,陆薄言还站在车门外看着她。

    钱叔说:“少夫人,要不要等一下再走?一会我开快点,能准时把你送到警察局的。”

    “不用了。”苏简安红着脸收回目光,“现在就走。”

    她和陆薄言又不是永别,刚才肉麻一下已经够了。

    再说了,她还逗留的话,陆薄言的起飞就要耽误了。

    钱叔见陆薄言也准备上车了,没再说什么,发动车子。

    两辆车子开出别墅区后,往不同的方向背道而驰,苏简安掉头努力的盯着陆薄言那辆车,但它最终还是消失在她的视线内。

    她叹了口气,在心里数:周二,周三……周日,一天,两天……六天。

    怎么办?她已经开始觉得日子难熬了。

    四十分钟后,车子停在警局门前,繁重的工作等着苏简安,她乐得有事做,这样就没有那么多时间想陆薄言了。

    还是忙王洪的被杀案,苏简安和江少恺通力合作,忙到了七点多两人才从解剖室出来,江少恺眼尖,还没进办公室就“哟呵”了一声:“简安,你们家那位现在才跟你玩浪漫呢?”

    苏简安的座位上放了一大束白玫瑰,包装精致,看得出来价格昂贵。

    小影蹦过来说:“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一个花店送过来的,简安在忙我就替她签收了,花真的超级漂亮!陆bss下血本啊。”

    只有苏简安心惊肉跳。

    陆薄言人在飞机上呢,怎么可能给他送花?

    她走回座位上,很快就在花朵里找到了一张卡片,龙飞凤舞的一行字:我特地为你挑的白玫瑰,很衬你。记得收好。

    落款是……康瑞城。

    他凭什么认为白玫瑰衬她?

    这男人未免也太自大了!

    苏简安朝着小影笑了笑:“喜欢的话我明天也买一束送给你。”说完她拎起包,和江少恺道别,抱着花离开了。

    警局门口不远处就有一个垃圾桶,苏简安径直走过去,手一扬,千里迢迢进口而来的白玫瑰就成了垃圾,那张康瑞城亲手写的卡片还塞在花朵中间。

    钱叔留意了这件事,但也没问苏简安什么。

    还是下班的高|峰期,车子开开停停,直到进了别墅区的私人公路才顺畅起来,路两边的灯光从不断的从车窗边掠过,苏简安看了看身旁空荡荡的位置,突然很想陆薄言。

    康瑞城越是殷勤她越是害怕,但如果陆薄言在的话,她不会这么不安。

    回到家,徐伯告诉苏简安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苏简安草草吃了两口,回房间洗完澡后躺在床上,也不睡觉,只是捧着手机出神。

    十一点整的时候,手机终于轻轻震动了一下,陆薄言的短信跳出来:我到了。

    她枯等了这么久,他就说了三个字?

    苏简安心里的不满几乎要炸开来,最后她决定主动一回——给陆薄言打电话。

    她意外的是,电话才刚刚接通陆薄言就接了起来,他的声音跨越重洋传到她的耳边:“你怎么还不睡?”

    苏简安的手指无聊的在床单上划拉:“睡不着。”顿了顿,她愤然道,“怪你!”

    陆薄言笑了笑:“凭什么怪我?”

    “谁叫你出差的……”

    “想我了?”陆薄言的声音听起来竟然分外愉悦。

    苏简安才不会承认,咬了咬唇:“陆薄言,等你回来,我要告诉你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