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1523章 拖延时间(3)

    私人医院。

    从知道阿光和米娜出事的那一刻,许佑宁一颗心就一直悬着,无论如何无法安定。

    她也不敢给穆司爵打电话。

    一方面是因为她相信穆司爵。

    一方面是因为她害怕一个电话过去,正好打断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只能呆在医院,干等着,盼着阿光和米娜的消息。

    tina吃完饭回来,看见餐桌上的饭菜还好好的,走过来劝道:“佑宁姐,你不吃东西不行的。”

    “我现在还不饿。”许佑宁笑了笑,“过一会再吃。”

    tina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是午饭时间了。

    如果她连许佑宁正常用餐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无法保证,怎么代替米娜照顾许佑宁?

    tina果断使出杀手锏,说:“佑宁姐,你不吃饭的话,我只能给七哥打电话了。”

    许佑宁自己都不敢给穆司爵打电话,怎么忍心让tian去打扰他?

    她只好妥协:“好吧,我现在就吃。”

    “好啊!”tian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收回手机,“那我不打了!”

    许佑宁无奈的拿起筷子,却根本没有胃口。

    阿光和米娜的事情催生出来的担忧,已经足够填饱她的胃了。

    她怎么才能把这些饭菜吃下去呢?

    许佑宁正苦恼着,大门就被推开,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tina意外的叫出来:“七哥?”

    “嗯。”穆司爵淡淡的交代tina,“你去休息。”

    穆司爵回来了,许佑宁就不需要她照顾了。

    tina当然高兴,点点头:“好!”尾音一落,马上就从房间消失了。

    许佑宁已经起身,径直朝着穆司爵走过来:“有阿光和米娜的消息了吗?”

    “暂时没有。”穆司爵话锋一转,“不过,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有。”

    许佑宁迫不及待的追问:“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安全吗?”

    “他们暂时没事。”穆司爵简明扼要的把情况和许佑宁说了一下,接着说,“阿杰正在盯着,我们很快就可以确定阿光和米娜的位置。”

    只要确定阿光和米娜的位置,他就能把阿光和米娜救回来。

    许佑宁心头的重负终于减轻了几分,点点头,说:“好。”

    穆司爵注意到餐桌上不曾被动过的饭菜,又看了看时间,随即蹙起眉,看着许佑宁:“你还没吃饭?”

    许佑宁当然不会说她没胃口。

    她笑了笑,说:“我正准备吃呢,你就回来了。”她明智的决定转移话题,问道,“你吃了没有?”

    穆司爵同样不会说他连早餐都还没吃,轻描淡写道:“我回来和你一起吃。”

    许佑宁拉着穆司爵走到餐厅,给他盛了一碗汤,看着他喝下去后,又不停地给他夹菜。

    她不用猜也知道,昨天晚上,穆司爵一定彻夜未眠。

    她要给穆司爵补充体力!

    吃完饭,穆司爵看了看手机,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结果是没有。

    许佑宁走过来,心疼的摸了摸穆司爵布满疲惫的脸:“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穆司爵抓住许佑宁的手,宽大粗砺的掌心覆上她的手背,说:“我不累。”

    “……”

    许佑宁知道的,穆司爵不是不累,他只是不能休息而已。

    她点点头,说:“我帮你煮杯咖啡,要不要?”

    穆司爵看着许佑宁,唇角浮出一抹浅笑:“什么时候学会的?”

    “前段时间!”许佑宁的唇角眉梢染上了几分得意,“放心,我的指导老师是简安!”

    言下之意,她煮出来的咖啡,味道一定不会差。

    穆司爵点点头,笑意里带着几分期待:“好,我尝尝。”

    许佑宁亲了亲穆司爵的脸颊:“等我!”

    她跑到厨房,不太熟练地操作咖啡机,花了不少时间才煮出一杯黑咖啡。

    她端着咖啡回到客厅的时候,穆司爵面前多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他的手还放在电脑键盘上,人却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

    哎,刚才谁说自己不累来着?

    腹诽归腹诽,许佑宁更多的,其实是心疼。

    她放下咖啡,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拿开电脑,又拿过穆司爵随手挂在沙发上的外套,轻轻盖到他身上。

    这时,穆司爵的睫毛轻轻动了一下。

    许佑宁知道,她已经惊动他了。

    她也不急,抱住穆司爵的肩膀,轻轻拍了两下,一边说:“你睡一会儿,反正现在没什么事,我在这儿陪着你。”

    穆司爵没有说话,也没什么动静。

    许佑宁就这样抱着穆司爵,心里默默想着,就一会儿。

    哪怕让穆司爵休息一会儿也好。

    许佑宁没想到,这样抱着穆司爵没多久,她自己也困了,索性靠着穆司爵的肩膀,闭上眼睛。

    她的身体情况不好,本来就比一般的孕妇更加嗜睡,但是因为阿光和米娜的事情,昨天晚上,她睡得并不怎么好。

    这一靠着穆司爵,没多久,她也睡着了,整个人埋进穆司爵怀里,唯独那双抱着穆司爵的手,迟迟没有松开。

    穆司爵睁开眼睛,看见许佑宁像小鸟一样依偎在他身上,笑了笑,抱起她走向房间。

    房间里暖气很足,空气加湿器无声的工作着,并不让人觉得干燥。

    穆司爵把许佑宁放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心头的沉重和焦躁,有那么一个瞬间被抚平了。

    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是一身杂务。

    穆司爵庆幸的是,有那么一个人,能让他暂时卸下所有重担,只看着她,就觉得生命已经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