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1206章 他少根头发,我要你少一条命

    除了第一眼看见穆司爵的时候,接下来,许佑宁很好的保持着冷静。

    直到穆司爵低沉而又清晰的在她耳边说出——

    “别怕,我会带你回家。”

    为了不让康瑞城发现什么端倪,许佑宁只敢僵在穆司爵怀里,不敢有任何动作,她垂在身侧的手,可以碰到穆司爵的衣襟。

    穆司爵低沉的声音撞进她的耳膜,那一刻,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很用力地抓住了穆司爵的衣角。

    当然,一秒后,她松开了。

    紧接着,眼眶涨涨的,眼泪叫嚣着要汹涌出来。

    幸好,她咬牙忍住了。

    康瑞城就在许佑宁的身后,就在距离许佑宁不到五米的地方。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

    他告诉过许佑宁,不要和穆司爵那边的人发生肢体接触。他也警告过穆司爵,不准碰许佑宁。

    可是,穆司爵居然当着他的面抱住了许佑宁。

    穆司爵这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砰——”

    一声突然的枪响,凶狠的划破了停车场的安静。

    康瑞城扣下了扳机,也许是故意的,他的子弹打中了穆司爵身旁的一辆车,击穿了车子的后视镜。

    这一枪,警告的意味居多。

    陆薄言的反应最快,立刻拔枪对准康瑞城,警告道:“康瑞城,我们的狙击手占据了最有利的狙击位置。你不要试图开第二枪,你不会有这个机会。”

    这种时候,康瑞城哪里听得进去陆薄言的威胁,他满脑子只有穆司爵居然抱着许佑宁。

    “穆司爵!”康瑞城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怒吼道,“放开阿宁!”

    穆司爵就像没有听见康瑞城的话,在最后一刻,把许佑宁抱得更紧,好像要用身体来记忆许佑宁的全部。

    许佑宁在康瑞城的厉吼中醒过来——

    她应该是仇恨穆司爵的,穆司爵抱着她,她应该本能地挣扎才对啊。

    “我等你。”

    许佑宁这一声,轻如空气中的飞絮,声音很快散落在风中。

    除了和她抱在一起的穆司爵,根本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听见她的话。

    许佑宁答应了,穆司爵还没从这种欣喜中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阵推力——

    “放开我!”许佑宁突然用力,一把推开穆司爵,抬起手就狠狠甩了穆司爵一巴掌,“我警告过你,不要碰我!”

    康瑞城见状,没有犹豫,立刻走过来紧紧抓住许佑宁,要吃人似的盯着穆司爵。

    “我们先回去吧。”许佑宁的声音听起来冷静,但是也不难听出来,她在极力隐忍着颤抖,“你刚才开了枪,警察来了,我们逃脱不了干系。”

    康瑞城拿起对讲机,不容置喙的命令道:“东子,把车开过来!”

    东子动作很快,不一会就把车开过来,下车打开车门。

    康瑞城沉着一张脸,吩咐道:“阿宁,不要看了,上车!”

    许佑宁被康瑞城禁锢着,没办法,只能准备上车。

    穆司爵看见许佑宁的动作,最终还是没有沉住气,身体动了一下,看起来像是要拉住许佑宁。

    康瑞城多敏锐啊,一下子察觉到穆司爵的动作,一把将许佑宁推上车,枪口转瞬间又对准穆司爵——

    许佑宁吸了一口凉气,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不要开枪!”

    她话音还未落,陆薄言的枪口已经对准康瑞城——

    陆薄言声音的温度已经降到零下:“康瑞城,你最好听许佑宁的,不要开枪。”

    穆司爵少了一根头发,他就会让康瑞城少一条命。

    东子也在驾驶座上催促:“城哥,再不走,警察真的来了!”

    康瑞城冷哼了一声,迅速坐上车,甩上车门:“开车!”

    东子发动车子,黑色的路虎越开越远,很快就消失在酒店停车场。

    刚才还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停车场,突然安静下来,恢复了一贯的死寂。

    陆薄言把枪交给一名手下,示意其他人撤退,只留了阿光一个人下来。

    阿光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许佑宁走了,觉得郁闷,从口袋里摸出烟和打火机,抖了两根出来,递给陆薄言和穆司爵。

    陆薄言示意不用,淡淡的说:“戒了。”

    苏简安不喜欢烟味,强迫着苏亦承戒了烟,陆薄言那时其实还没和苏简安真正在一起,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心理,他也自动自发戒掉了。

    穆司爵正好相反,许佑宁离开后,他的烟瘾越来越重,抽了一根烟就咬在嘴里。

    阿光也咬了一根,给穆司爵和自己点上火,两个人各怀心事,开始吞云吐雾。

    陆薄言看着穆司爵:“司爵……”

    他想到接下来的话,欲言又止。

    穆司爵笑了笑,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的笑容显得有些惨淡,吐了个烟圈才出声:“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回去陪着简安吧,后面的事情交给我。”

    阿光给了陆薄言一个眼神,示意这里有他,然后接着穆司爵的话附和道:“是啊,陆先生,不知道陆太太有没有听到刚才那声枪响,听到的话肯定吓坏了,你回去陪着陆太太吧!”

    陆薄言没再说什么,返回酒店。

    苏简安和洛小夕还在陆薄言专属的休息间里。

    说来也巧,休息间的窗户正对着楼下停车场,刚才那“砰——”的一声,隐隐约约传进苏简安的耳朵。

    一般人听不出来是什么声音,但是苏简安在警察局上过班,一下就反应过来是枪声。

    苏简安倒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