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 作品

第1185章 这是一次道别

    vip章节内容,

    “……”

    苏简安迟迟没有反应过来。

    她已经准备好听陆薄言和穆司爵的计划了,结果陆薄言就给她一个吻?

    最不科学的是,陆薄言吻下来的那一刻,她竟然心动了,根本不想计较被他套路的事情!

    难怪有人说——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

    陆薄言拨了拨苏简安额角的碎发,看着她说:“到了酒会现场,跟着我,不要一个人乱跑。”

    苏简安知道,陆薄言是为了提防康瑞城。

    她绝对不能落入康瑞城手里,否则,不管康瑞城提出什么条件,陆薄言都会妥协。

    陆薄言一旦妥协,他和康瑞城之间的博弈,就必输无疑。

    很多事情,苏简安可以随便和陆薄言开玩笑,唯独这件事不可以。

    她点点头,像一个听话的乖孩子:“我知道了。”

    陆薄言的唇角勾起一个满意的弧度,伸手摸了摸苏简安的脑袋:“乖。”

    “……”

    苏简安抿着唇不说话,心里全都是好奇——

    酒会开始之后,陆薄言和穆司爵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还有……康瑞城会不会带佑宁出席酒会?

    苏简安好奇的事情,统统都有答案——

    康家老宅。

    老城区紧邻着市中心,康家老宅距离举办酒会的酒店更是不远。

    大概是因为离得近,康瑞城一点都不着急。

    日暮开始西沉的时候,他才不紧不慢的叫许佑宁去换衣服。

    许佑宁更不急,慢吞吞的走回房间,打开康瑞城前几天给她的袋子。

    袋子里面装着一个米白色的盒子,盒子里面躺着一件小黑裙。

    裙子是非常经典的款式,设计师别出心裁的加了一些当下的流行元素,裙子整体看起来神秘而又冷艳,散发着一种难以接近的气息。

    这种审美……的确是康瑞城的风格。

    沐沐一直趴在床边,自然也看见了裙子的“真容”。

    小家伙一脸嫌弃的皱起眉,毫不客气的吐槽:“爹地的眼光太差了,简直不能忍受!”

    许佑宁深有同感,笑了笑,拎着裙子看向小家伙:“你不喜欢这件裙子吗?”

    小家伙漂亮的眉眼间顿时充满纠结。

    他一本正经看着许佑宁,一字一句的强调道:“佑宁阿姨,不管裙子的事情,我不喜欢你穿黑色!”

    许佑宁愈发好奇了:“为什么?”

    沐沐嘟起嘴巴,理直气壮的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不喜欢!”

    “……”许佑宁汗颜,“咳”了声,转而问,“那你喜欢我穿什么颜色?”

    “嗯……”沐沐认真的想了片刻,郑重其事的说,“我觉得女孩子穿粉色比较好看啊!”

    “噗——”

    许佑宁实在忍不住,一下子喷笑出来。

    沐沐喜欢女孩子穿粉色?

    她没想到,小家伙居然还有着一颗粉红的少女心。

    可惜,她不能满足小家伙的少女心。

    自从父母去世后,她就再也没有穿过那些颜色粉嫩的衣服。

    原因很简单。

    她很清楚的知道父母的去世的事情,遭遇了司法上的不公平审判,而她是为数不多知道案情真相的人。

    她的身上背负替父母翻案的重担。

    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处理起来都应当冷静凌厉,一击即中,一针见血。

    她要一身过人的本事,就要放弃撒娇,放弃较弱的资格,把自己锻造成一把锋利的武器。

    这种略有些极端的想法根深蒂固的植在许佑宁的脑海里,于是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她自动忽略了那些年轻鲜嫩的颜色,还有一些女孩子的“天赋人权”。

    直到去到穆司爵身边卧底,深入接触过穆司爵之后,许佑宁才明白过来,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会不会撒娇,并不影响一个女孩子的强大。

    说话的声音嗲到骨子里的女孩子,不一定柔弱。

    一身劲装走路带风的女孩子,也不一定所向披靡。

    一些流于表面的东西,不能证明一个人的内在。

    现在,许佑宁倒也不是排斥粉色,只是她已经过了可以把自己打扮得粉粉嫩嫩的年龄,也对那种少女的颜色失去兴趣了。

    沐沐的少女心,大概只能在他未来的女朋友身上实现了。

    沐沐不知道许佑宁在笑什么,萌萌的歪了歪脑袋:“佑宁阿姨,你为什么要笑啊?”

    许佑宁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我也很喜欢粉色,不过,我的衣柜里没有粉色的衣服,没办法穿给你看了。”

    沐沐跑去翻了翻自己的书包,从里面抽出一沓现金,一脸义不容辞的说:“我有钱,我可以帮你买很多粉色的衣服!”

    “……”许佑宁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噎了一下,“咳”了声,忙忙说,“沐沐,我很快就要参加酒会,现在去买已经来不及了,我们……下次好吗?”

    “下次吗?”沐沐琢磨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的笑容缓缓变得暗淡,过了好一会才恢复正常,冲着许佑宁挤出一抹笑,点点头,“好啊!”

    “……”

    许佑宁大概可以猜得到沐沐想到了什么。

    她今天一去,很有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沐沐一定是想到了这一点吧?

    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可能没有下次了。

    这种时候,许佑宁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小家伙,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你自己玩,我换一下衣服。”

    沐沐乖乖的点点头:“好。”说完,默默的离开房间。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