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琉璃 作品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特殊客人

    她咬牙承受着这一切,脑子里都是君临说的那句话。

    我看你就是不安分!

    所以她真的不需要去改变什么。

    商好佳努力的将所有的感官都屏蔽掉,只是不停的心理暗示自己,很快就结束了。

    可这个男人的战斗力比自己预判的要强,她已经疼到快无法承受了,眼泪也掉落得更厉害了。

    她几乎以为自己就快死在这里了,男人的动作却猛然停下。

    随后一双手,覆盖上了自己的眼睛。

    那里是一片泪痕……

    商好佳微微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划过男人的手心,他停顿了一下,随后微微用力,把她脸上的泪痕拭去。

    商好佳想说一声谢谢的,可她说不出口,而且也没必要说。

    男人抽身离开,留下了瘫软得像是破布娃娃的她,碎裂的躺在那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领班敲门,她才慢慢的坐起身子,拉这辈子将自己裹了起来。

    领班进来,看到哭得一塌糊涂的她,摇头说道,“还好没开灯,不然客人看到你这幅样子,还不得吓死。”

    她将领班捡来的衣服重新穿上,去浴室才发现自己的狼狈样子。

    刚刚精心化的妆,这会全都糊了,整个脸没一处可看的,甚至还有些吓人。

    商好佳洗了好久,才将脸上的妆都洗掉,出来的时候领班将今晚的钱给了她。

    价格真的很不错,分到手之后还有两万。

    这可能是以前一两个星期的收入了,夜色豪门在宁城的消费还算高,但佣金也高。

    她们跟夜色豪门分账都是二八分的,所以这个最后都没在她身体里发泄的男人,花了十万买她一晚?

    若是换做以前,她肯定会高兴坏了,毕竟遇上这么豪气的客人真的是少之又少了。

    但是现在,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了。

    身心疲惫的她,提前跟领班请了假回家了,这个点,她不知道君临回来了没有。

    就算是回来了,他们之间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吧?

    商好佳裹紧了外套,打开门进去,房间内里黑漆漆的,似乎在无声的告诉他,君临并没有回来。

    她松了口气后有些空落,在门口站了一会,直至冷风吹过有些发冷,她才开灯走了进去。

    回到卧室里,商好佳在浴缸里泡了好久的澡,好几次都把自己淹没在了浴缸里,憋着气直到肺部所有的空气都流失,才从水里冒了出来,然后大口大口的喘气,等缓和过来之后,再继续……

    也不知道这么反复了多久,直至水凉到让她发抖,才除了浴缸,裹着吼吼的浴袍回到了卧室。

    很累,她胡乱的擦了几下头发,就睡下了。

    这一整碗,她不知道醒来多少次,以前好眠的她,在今晚把睡眠撕成了碎片,似梦似醒。

    ***

    因为工作时间的颠倒,商好佳与君临之间的时间差也颠倒了,几乎没有碰面的时间。

    更或者,他根本就没来过这里,早已经回到了从前的轨道,一个和她商好佳无关的轨道。

    这样其实也挺好,各自归位而已。

    商好佳已经不知道换了几个主播围观了,可她还是没生意,到是自己身边的小姐妹们忙到忙不过来,自己却闲暇得在这里看直播。

    她问领班,领班也很无可奈何。

    又是一天的放空,商好佳像往常一样回到家,一进屋就看到了好几天不见的君临。

    她吓得脚下一顿,下意识的想转身离开,君临却开口了。

    还是那唯一的开场白,“我饿了。”

    商好佳那都要迈出去的腿,硬生生的打住,然后收了回来,很没志气的去了厨房,给他煮吃的。

    还是一碗面,这一次她很随意的煮,没有像以前那么细心了。

    只是在切葱花的时候,下意识的停下,最后将葱放回了冰箱里,端着面条出来,连他的名字都没有叫,直接说道,“你的面好了。”

    他看了过来,商好佳已经转身上楼去了,没有多停留片刻,更没有像以前那样,会假装东擦擦西弄弄的,跟他找话题聊天。

    一室的安静,君临慢慢的吃着面,其实一点都不饿,但还是把那碗面吃完了,还去厨房将碗筷洗了。

    上楼路过她房门,里面连灯光都没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睡觉了。

    夜很深,适合睡觉,也适合想心事。

    第二天一早君临很早就走了,商好佳是快下午才起床的,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子,就出门去夜色豪门了。

    刚到那边,领班就笑眯眯的对她说道,“佳佳,今晚有活儿呢。”

    “是吗?”商好佳好像并不怎么欣喜的样子。

    “还是上次那个客人,要求也一样,你进去就行。”

    商好佳拧起眉头,想到的只有疼痛的感觉,这就是那个人带给自己的唯一的感觉了。

    可她还是得去啊,是自己求着领班回来上班的,可不能让领班难堪。

    商好佳化妆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把东西都丢回了盒子里。

    &nbs

    p;  反正房间里黑漆漆的,那人也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化妆什么的,就省了吧。

    她又去了那个隐蔽的房间,一进去就自发的把门给关上了,也没有去开灯,而是直接开始脱衣服,往床边走去。

    接触到那男人的时候,他便转被动为主动,把她压在了身下。

    商好佳都害怕的发抖起来,身体的本能就是这样,对这个人的记忆就是疼,所以会下意识的颤抖。

    不过这一次这男人到没有那么直接,而是伸手抚摸着,让她慢慢的放松下来。

    商好佳闭上眼睛,伸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

    他没有像别人那样,与她亲吻。

    做她们这一行的,有的人会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要求,那就是不接吻。

    商好佳到没有这个要求,只是她也不喜欢接吻就是了,仔细想来,能在接吻上带给她感觉的,就只有君临了。

    以至于在接吻这件事情上,她就只记得君临,久而久之,就不和别人接吻了。

    这是她重操旧业后的第一个客人,商好佳会不轻易的回避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