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妖月 作品

第一百四十章 人作死得快

    丁丁晚上直接被白泽宇带到了家里。

    “你为什么不送我回家?”丁丁白了白泽宇一眼。

    “你这是用完人家就算了。”白泽宇一脸受伤的说道。

    “我说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丁丁想推开已经走到自己身前的白泽宇。

    “我还以为是情债肉偿。”白泽宇轻轻的在丁丁的耳边呵着气。

    “想死?”丁丁侧身。

    “不想。”白泽宇识趣的松开丁丁。“你晚上累了,就在这住一晚,明早我送你去医院。”

    “谢了。”丁丁也不扭捏,反正白泽宇不敢把自己怎么样,找了一个房间,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丁丁煮了粥,顺便给白泽宇做了早饭。

    白泽宇激动的够呛,美滋滋的吃了一顿。

    “我送你去医院,然后让人把你的车子开过去。”白泽宇笑嘻嘻的说道,自己和丁丁的关系算是更近了一步,最起码她在自己家里过了一夜,虽然很遗憾的什么事也没发生。

    “好,谢谢。”丁丁拎着保温饭盒上了白泽宇另一辆骚包的跑车。

    医院。

    安静的白色笼罩着大家不安的心情。

    古逸恒紧紧的抓着萧蔓薇的小手,不敢松开。

    “不要碰我!”萧蔓薇哭喊着醒来,蜷缩着身子往后躲。

    “丫丫,别怕,是我。”古逸恒一脸心疼的看着萧蔓薇,缓缓的抬起手,神像他。

    “别过来,别过来。”萧蔓薇将自己头埋在双膝之间,“我脏了。”

    “不,没有丫丫,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完美的,没事了,没事了,别怕。”古逸恒看着狼狈的萧蔓薇,就像有人在胸口狠狠的插了一刀,之后一点一点的拔出来,疼的鲜血淋淋。

    “别碰我!”古逸恒的指尖就要触碰到她的皮肤的时候,萧蔓薇尖叫着躲开,从床上跌倒地上,头撞在桌角上,红肿一片。

    古弈城和易阳从门外冲进来。

    “走开,你们走开,不要过来。”萧蔓薇哭喊着。

    古弈城看着萧蔓薇痛的几乎不能自己。易阳也同样的眉头紧锁。

    “你们三个都先出去。”丁丁的声音响起。

    古逸恒看了看丁丁,又看了看几乎发狂的萧蔓薇,无奈的出了病房,古弈城和易阳跟着出了病房。

    嘭!古逸恒一拳打在门外的强上,手指鲜血缓缓的留下,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

    “老大!”易阳手搭在古逸恒的肩上,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

    丁丁放下保温饭盒,缓缓的走向萧蔓薇。

    “薇姐,我是丁丁。”丁丁蹲下身子,并没有伸出手。

    “丁丁。”萧蔓薇终于抬起头看向丁丁,“丁丁。”跟着扑到丁丁怀里大哭。“丁丁,我不干净了。”

    “薇姐,乖,哭吧。”丁丁引导着萧蔓薇大哭。

    哭了许久萧蔓薇累了,抽泣着也就不哭了。

    “薇姐,我煮了粥,我们坐在床上吃一点。”丁丁扶着萧蔓薇,坐在床上,萧蔓薇的情绪也渐渐的稳定下来,吃了点粥,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薇姐,昨天我到的很及时,所以他们还没有真正的伤害到你,我知道,那样的事,是个女人都会难以接受,但我知道你是坚强的。”丁丁放平自己的声音,慢慢的说着。

    萧蔓薇眼睛又红了,半晌才开口说道,“谢谢你丁丁。”

    “我们是朋友,谢就见外了,不过薇姐,你总不能一直呆在屋子里不见人是不是,大哥等在门外,他昨晚一夜都没睡,你要不要见见他。”丁丁见萧蔓薇情绪好转立刻说道。

    “我,我怕他不要我了。”萧蔓薇委屈的说道。

    “你的丈夫你还不了解,昨天他懊悔的要杀人,怎么可能不要你,心疼你心疼的要死,你就不要折磨他了。”丁丁打趣的说道。

    “那那我只见他一个人。”萧蔓薇还是有些紧张。

    “好,那我出去了。”丁丁起身,打开门。

    古逸恒蹲在门口。

    “大哥,薇姐愿意见你了,进去吧。”丁丁轻声说道。

    古逸恒刷的一下起身,迅速的开门冲进了房间里。

    “丫丫。”古逸恒哑着嗓子唤道。

    萧蔓薇缓缓的抬起红肿的眸子,委屈的唤了一声“老公。”

    古逸恒这才觉得这个世界终于有了生机,几步上前,紧紧的将萧蔓薇拥在怀里。“丫丫。”

    就这么拥抱着,许久,萧蔓薇才算是彻底的冷静下来。

    “你的手。”萧蔓薇心疼的看着关节处还红肿一片的古逸恒。

    “没事。”古逸恒淡淡的说道,自己这点伤痛和她所受到的伤害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老公,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萧蔓薇轻声说道。

    古逸恒的心又像是被人抽了一鞭子似得猛地抽搐了一下,“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要是我陪着你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好了,丫丫不要再想这件事了,已经过去了,我们已经彻底的解决了,那个女人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了。”古逸恒紧紧的抱着萧蔓薇。

    “那个女人,谁?舒晴雯?”萧蔓薇脱口而出。

    古逸恒点点头。

    萧蔓薇苦笑,自己的两个闺蜜,一个开着车子差点撞死自己,另一个找了一伙人要轮了自己,自己还真是悲催,“我怎么就那么交友不慎。”

    “你不是还有丁丁。”古逸恒安慰道。

    萧蔓薇这才舒缓了一下情绪,是,还有丁丁,自己总还不算是太失败。

    “老公,我想回家。”萧蔓薇小声的说着,生怕遭到拒绝。

    “好,我带你回家。”古逸恒开门让易阳他们去办出院手续,帮萧蔓薇换上新买来的衣服,抱着她出了医院。

    古弈城怕刺激到萧蔓薇,只站在远处远远的看着,丁丁也没过去,这个时候应该要给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只有古逸恒能让萧蔓薇真正的走出那个恐惧。

    “看完病人了,你去哪,我送你过去。”白泽宇伸过头来,在丁丁的耳边说道,样子有些暧昧不清。

    丁丁白了他一眼,“我自己开车走,你不是很忙吗,不用管我了。”

    “再忙也没有陪你重要。”白泽宇笑嘻嘻的说道。

    “我烦的很,你要是想打一场的话,就留下。”丁丁抬起手轻轻的活动着关节。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