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章 辣眼睛……

    第1167章 辣眼睛……

    虽说不大乐意,但林诺小朋友还是迈着小短腿疾步朝亲爹的车车跑了过来。

    顺便看一下混蛋亲爹有没有趁自己不在,又欺负自己的妈咪。

    五米开外时,封行朗便打开了车门,半张着臂膀等着捞抱朝他抱来的小东西。

    “问来邢三的原名了?”

    “没有啦!义父他太老了,都想不起来了!说是一会儿打电话问问我二哥。”

    林诺小朋友爬坐在了亲爹的劲腿,“义父让我出来喊你们进去吃早点呢……亲儿子都说亲爹你见到他会吃不下饭的!可我义父偏不听呢,真拿他没办法!”

    封行朗英挺的剑眉微微敛沉,菲薄的唇角向上浅勾了一下。

    “既然你义父如此的热情周到,盛情难却,那我就进去吃些早点吧!”

    “……啊?亲爹你真要进去吃呢?”

    不仅林诺小朋友感觉到惊诧,雪落也是震惊不已。

    这是要找河屯干架的节奏么

    雪落弄不起丈夫冷不丁答应进去吃些早点的意欲何为!

    旧帐还没算清,上回因为严邦的死,父子俩几乎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雪落想问,但又不知道从何问起。愣神之际,便看到他们父子俩已经下了车。

    雪落连忙下车跟上。

    坐在走廊小亭里哼着小曲邢老五,看到封行朗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朝这边走来,他立刻惊身而起。

    封行朗来干架了?

    邢老五思考着自己是拦呢?还是不拦呢?

    “义父,我亲爹答应来吃早点了。”

    还是林诺小朋友够机灵。这大声的嚷叫,提醒了别墅中的人,也警告了蠢蠢欲动的邢老五。

    客厅里守着的邢十二也是一怔:他同样没想到封行朗竟然会真的进来吃早点!只是不知道这邢太子又想怎么搞事折腾了!

    “阿朗……来来来,快进来坐!厨子刚做好的早点。”

    最激动的,当然是河屯了。他一边催促着厨子摆桌,一边起身上前相迎几步。

    雪落下意识的轻轻挽住丈夫封行朗的一条手臂;她最不愿看到丈夫当着儿子林诺的面儿跟河屯动粗施暴。伤了他们父子感情不说,还会给儿子做一个恶劣的不良‘榜样’。

    “雪落,你先进屋去换身衣服吧!”

    男人贴近女儿的耳际耳语着。口气相当的平缓,听不出任何带尖锐的成分。

    一屋子的男人,自己穿着身睡衣着实不太好,雪落便微微点了点头。

    “诺诺,要把你亲爹照顾好哦。”

    雪落吩咐儿子一声后,才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可刚走两步,雪落又回过头来朝丈夫封行朗看了一眼。然后又下意识瞄向邢十二,示意他盯着点儿:别真让他们父子打起来。

    邢八赶回浅水湾时,远远的便看到了封行朗的那辆黑色超跑。却发现封行朗并不在车内。

    “老五,封行朗呢?”

    邢八急声寻问正在走廊亭子里吃着厨子专门给他做的西班牙煎蛋和烩牛肚,以及碎番茄面包和煎小墨鱼等小食。

    邢老五指了指客厅方向,“正跟义父吃着早餐呢!”

    “什么?封行朗在跟义父一起吃早餐?”

    邢八不太相信愣头老五的话,便眼见为实的急步进了进去。

    看到的画面出奇的和谐且惊艳:义父河屯祖孙三代正其乐融融的吃着早点!

    这画面……越看越辣眼睛!

    今早河屯的胃口出奇的好。

    他先给小十五添了些鲜虾球,又给尝试着给儿子封行朗添了些培根卷儿。满满的父爱无从宣泄似的爆棚。

    封行朗没有抵触,很顺从的吃掉了河屯添来的培根卷儿。正好他也爱吃。

    雪落这顿饭,吃得可谓是噤若寒蝉。生怕他们父子下一秒就开吵,或是开干起来!

    时不时的瞄上丈夫一眼:他表情挺平静的,吃得也正欢快!

    “阿朗,找回封团团的事儿,就交给我吧。”

    河屯当然不想让自己唯一的亲儿子为了别人家的孩子去冒险,“我会亲眼看着那个逆子断气!也好给封立昕父女俩一个交待!”

    “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侄女的事,我自己来!”

    封行朗淡应了一声,不温不火着口吻。似乎并不想跟河屯逞口舌之快。

    “老三性格诡诈,不太好对付的!雪落跟十五离不开你。”

    河屯的声音听起来也挺慈祥的。感觉这父子俩有商有量的,一吃泯恩仇的节奏?

    “有邢三的资料么?”

    吃得差不多的封行朗,拿上餐巾拭了拭唇角。

    “有!老二一会儿会把老三的所有资料都传过来。”

    河屯起身拿过封行朗跟前的汤碗,舀上了一些羹汤,“阿朗,喝点儿松茸汤润润胃吧。”

    封行朗扫了一眼跟前的汤碗,眉宇微微沉了沉,但还是端起来喝下。

    这样的顺从,的确让人匪夷所思。

    就连一旁的雪落,也猜不透丈夫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阿朗,刚出锅的小馄炖,你陪十五吃点儿吧。”

    河屯见儿子如此顺从自己,也是满心的欢喜溢于言表。

    “饱了!实在吃不下了!”

    封行朗是真饱了。他吃得不少,最后一小碗的松茸汤,纯属为了给河屯面子。

    “诺诺,小心混沌烫嘴,妈咪给你先凉凉。”

    早餐在平和中落下帷幕,雪落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落了回来。

    “义父,您找我?”

    邢八在客厅外晾了一会儿,等义父一家其乐融融的吃完早餐之后,他才现身的。

    邢八是众多义子之中,很少能有这样觉悟的。

    “老三的资料应该传过来了,你去维斯特那边取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