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桐 作品

不忘初心

    当冷香远口中的小徒弟现身时,风浣凌等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芝兰更是当场便惊叫出声,直指着面前以为再难见到的人,眼泪霎时便夺眶而出。

    “玉树?真的是你么?”

    当初在青龙山龙御沧遭遇魔兽围攻,玉树入山营救后便没了踪影,风浣凌以为她大半已经为护主藏身腹,何曾想到再见时她竟然成了冷香远的徒弟!

    这其中因果原由着实有些匪夷所思,让人很难想明白清高冷艳的玉树为什么会沦为魔修。

    “惊喜吧?其实这是玄冥大人为神龙国第一位女皇帝即将上位,物命本座来送的大礼!”冷香远笑得千娇百媚,手中却举重若轻地拎着钟绣若包袱般往肩后一搭,“你们就在这里好好叙叙旧吧,本座先回去向魔尊复命喽!”

    这算怎么回事?用玉树来换走个钟绣么?他们到底目的何在?

    即便没有玉树拦在面前,以风浣凌等人现下状况也不可能留得住冷香远,她索性也就不再纠结那千年女魔修的来去自如,将注意力全部放到玉树身上。

    不必风浣凌开口,芝兰已经抢先追问道:“玉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与那魔女混到一起去的?”

    狭长凤眼疏冷濯然,气度桀骜清高冷艳如雪莲,长身独立的玉树依稀还是曾经的玉树,但自她身上无声散发出来的妖邪之气,却又让熟悉她的人不得不面对,她已然不再是曾经那个凡人玉树的事实。

    在几道凌厉目光注视下,玉树沉吟许久方才轻叹道:“过去的事再提也没意义了,无论当初我是否出于自愿,现在已经成为魔修是个不争的事实。我虽然自信不忘初心,但想必就算想再回到主子身边也没人愿意再接受我了。”

    看出玉树并没有要与他们拼斗的意思,风浣凌便先让鬼火与风浣冰扶苏墨璇到旁边休息疗伤,转头才又问起关于入魔丹的事。

    “这入魔丹若是在强者相助下服食,无论根基如何都可一夕成魔,但若是非自愿地被喂进去的,全会被彻底毁灭神智变为嗜血食人的魔兽。”

    这般惨绝人寰的话,用玉树那清清冷冷的声音说出来,显得分外残酷。

    “你们为什么偏偏要害绣儿?无论新仇旧恨,她在这里都是最无辜的那一个!”风浣凌直恨得咬牙切齿,想到好好的人就这样变成了行尸走肉般的魔兽,她便抑不住心如刀割,“玄冥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你还要回去助纣为虐么?”

    玉树不着痕迹地瞥了眼旁边正扶着苏墨璇的风浣冰,缓缓摇了摇头,“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在这世间此生真正认定的主子只有一个人,那便是我永远不会变的初心。”

    只有一个人?她的初心?

    已然猜到答案的风浣凌溢不住冷笑出声,她曾经对玉树也是真心相待的,可惜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人心的复杂残忍,以及现实的残酷无情。

    “你原本就是龙璟溟身边心腹,如今回到玄冥身边成为魔修才是当真的不忘初心。旁人不说,我从始至终都是信你的,所以不要再说什么想回来怕没人信你这样可笑的谎言了。若你当真想让我们重新信任你,至少也该表现出来些你当真想回到我们身边来的诚意吧?”

    龙御沧至今还未赶到,风浣凌猜想他大半是被什么麻烦困住了,冷香远他们这次潜到深宫目的必然不单纯,她需得想办法自玉树口中多套些话出来才行。

    “娘娘!”

    芝兰听到这里已然急得不行,还以为主子当真又要重蹈覆辙错信玉树,她虽然与之姐妹情深,但最终还是让理智占了上风,知道这般两面三刀的人绝对不能再相信。

    “风浣凌,我一直知道你是个聪明人,可你以前却偏偏做过许多傻事,现在似乎比过去精明多了。你猜得不错,我在这里只是拖住你们罢了,冷香远夺走那入魔的女子也不过只是‘顺便’而已。玄冥这次带我们潜进来的真正目的,其实是……”

    不待玉树把话说完全,已经有宫人慌慌张张地冲进来禀报说——龙千帆不见了!

    苏墨璇闻言险些没当即昏厥过去,风浣凌脑中也是轰的一声被炸成一片空白,浑浑噩噩间想不明白玄冥这翻来覆去地到底是在玩些什么把戏。

    他如果是想要夺回他的儿子,早在苍茫山底时便可以做到,何必将人放了又带人来抢?难道只为了显示他的能力多强?还是说他喜欢沉浸在这种猫捉老鼠般的低级趣味的游戏之中?这般声东击西只为抢走个不到两岁的孩子,贵为魔神的他难道就不觉得有些太过小题大做了么?

    就在几人都为龙千帆突然失踪震惊失神的时候,玉树突然身形如电地制住风浣冰,随即转身间便消失在洞开的窗口。

    “姐姐!”

    先后眼睁睁看着两个人被抢走,风浣凌觉得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