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宣夜 作品

第一百四十章下药

    汤药熬好之后,她端着药碗走向大殿的时候,司容英正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见她之后就唤了一声,“等等……”

    端着碗的手抖了一下,滚烫的药汁烫在她的手上。紫衣美人咬紧了嘴巴才没有痛呼出声来。

    她转过身子对司容英行礼。

    “香凝她好些了没有?”

    宫女连连点头,“神婆看过之后她已经好多了,现在将药汤端进去。”

    他看了看褐色的汤药,对身后的宫女说道:“我将汤药送进去吧!”

    宫女像是松了一口气,将汤碗递到了司容英的手中,“那就麻烦您了!”

    她送进去说不定会遭到公主的惩罚,只因为她刚刚听见了不该听的话。司容英看着她急匆匆离开的背影有些奇怪,她似乎很害怕又很慌乱,到底是在害怕慌乱什么呢?

    他进去的时候,香凝躺在床上,整个人显得有些苍白。

    “刚刚你听到了多少?”就在她幽冷开口的时候,司容英也说话了,“香凝你好些了没有?”

    一听到司容英的声音,她吓了一跳。没想到进来的人会是司容英,慌忙换上了清纯动人的嗓音,眼中也挤出了水雾。

    不复刚刚阴冷倨傲的模样,一转身扑闪的美眸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麋鹿。

    “司哥哥,我的肚子还是好痛”她声音娇弱地说道,抓住了司容英的衣角像是想要从他身上获得一些抚慰。

    看她这幅孱弱的样子,司容英有些不忍,在她的身边坐下,“乖将药喝了,身子就会好了。”

    “不喝”她摇摇头,翘起了粉嘟嘟的小嘴,“我怕苦!”

    司容英从来没有这么耐着性子哄过谁,若不是因为她是香凝,他也绝不可能亲自将汤药端到他的面前来。但为了能让她好起来,司容英不得不耐下了性子。

    “不苦的”汤匙搅了搅,一股药香味弥散而出。

    香凝水汽弥漫的大眼睛中飞快掠过一丝算计的光亮,“司哥哥帮香凝拿点糖点心来好不好?”

    司容英放下了汤碗,“在哪我帮你去拿?”

    “在那边的柜子上”她指了指前面的木柜子,柜子上面放着一排颜色艳丽的点心。司容英随手挑了一个,端着走回了床榻面前。

    就在他转身之后,香凝已经将迷药散入了汤水之中。

    他将点心放在了香凝的面前,“喝完了药再将点心吃了,好好休息一觉,醒来之后你就会痊愈了。”

    “司哥哥你帮我尝尝,这药还汤吗?”她央求着,微微扬起小脸露出绝美的容颜来。

    她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也知道自己微微仰首露出洁白小脸的样子最为动人,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

    司容英有些不明白初见她时是单纯而快乐的,笑起来像是一阵暖风,高兴与不高兴都写在脸上,比白纸都要干净。

    但如今的香凝比五年前初见更美了,更有了女人的魅力,但他却觉得厌烦。这张脸上看似纯洁的笑容已像是蒙上了一层白雾,叫人再也看不见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他没有忘记以前的恩情,不过是两天而已,但这两天却像是比俩人更加的漫长。

    修长的手指握住了汤勺,在香凝的注视之下,他握紧了汤勺缓缓凑到了嘴边尝了一口,温度正好。

    香凝看他只是喝了一小口,心里有点不放心担心不能起效果就又说道:“司哥哥味道苦不苦?”

    “不苦”他回答道,只觉得香凝身为公主被娇惯坏了,若换做是叶青兰,她怕给别人添麻烦,再苦的药她都能一口气喝尽。

    “我不信”她不放心,“司哥哥你就再喝一口吧,帮香凝尝一尝到底是什么味道。”

    不知怎的,药汤入喉之后,他的脑子开始剧烈疼痛起来。

    “这个药……”他捂着自己的额头,只觉得脑袋里面似乎钻进了一只虫子将他以前的记忆都给啃食光了。

    香凝也不知道秘药起作用之后会是这样的,她有些慌乱地望着跪倒在地上的司容英,听他的口中断断续续念出叶青兰的名字。

    “叶青兰?”香凝轻声念叨着这个名字,已经猜出她就是司容英喜欢的人,也就是如今陪伴在司容英身边的妻子。

    叶青兰这个名字吗?她已经记下了,等成为司容英的女人之后,她首先就要赶走这个女人。

    “司哥哥,司哥哥……”看着昏倒在地上的司容英,她又试探地叫了几声,地上的人毫无反应,她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她蹲下身子费力地将司容英扶到了床榻上,拿过一旁的汤勺又滴了几滴汤药到了他的嘴中。她要让司容英一辈子都想不起来,永远成为她的男人。

    将司容英放在床榻上之后,香凝坐在一旁有些迷恋地欣赏着他俊美面容。狭长的丹凤眼,翘挺的鼻梁,线条柔和的面颊,无一处不完美。

    云烟国美男虽也不少,但却没有一个人生得有他这样俊美,拥有他这样尊贵雍容的气质。细嫩的小手从他的眉眼之间划过,最终落在他的嘴唇边。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