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海秋 作品

第三十一章 布置院子

    方氏没好气道,“先回去吧,我和你娘商量点事儿。”

    “是,祖母。”玉衡抿着嘴微微笑道。

    “祖母,那我也去了。”林繁连忙起身,朝方氏行了个礼。

    “去吧。”

    林繁跟着玉衡一道回了松雪院。

    “嫂嫂,现在还冷着,哪里有培植好的花草呀?”

    要布置院子,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

    玉衡笑了,“我在北郊还有一处庄子,花草也养了些,已经派人过去挑选,约莫上午就会送到。”

    “嫂嫂还有庄子!”林繁惊讶道,北郊就在京城边上,地段最好了。

    “是呢,那原来是我母亲的陪嫁庄子。”

    林繁羡慕道,“嫂嫂真幸福啊,这么多嫁妆。”

    “你也很幸福啊,娘这么疼你。”

    “是呢,我也这么觉得。”

    “那现在怎么弄?”

    几个丫鬟婆子按照玉衡的要求把院子分成几块。

    玉衡拿着宣纸,用自制的鹅毛笔在上面涂涂画画,画出一个布局草图。

    院子还没整改好,北郊的庄子花草已经送来了,附加七八棵手腕大小的小树苗。

    庄子上的管事亲自送过来。

    “老奴胡道财,拜见姑娘。”

    胡道财是北郊庄子上的总管事,一家人都在庄子上劳作,今年四十多岁,是个老实厚道的人。

    “胡总管请起。”

    “多谢姑娘。”

    胡道财站了起来,背脊微驼着,躬身立在面前。

    “姑娘,这些花和树都是庄子上精心培植的,您看怎么摆放才好,还有这几棵广玉兰和桂花。”

    林繁边走边看,细细看着眼前的开得娇艳的各种各样的花,有几株还是比较稀有的兰草和山茶。

    “胡管事,天气这么冷,怎么这些都开花了,还养的这样好。”

    林繁连连赞叹,寿安侯府果然底蕴深厚呀。

    “回姑娘的话,庄子上有一眼温泉,刚好这些花就养在温泉旁。”

    胡道财回道。

    “庄子上还有温泉?”

    林繁一脸惊讶不已。

    “是啊,想去泡温泉吗?”玉衡笑着朝她说道。

    “想!”林繁立马回道,眼神亮晶晶的,期盼的看着玉衡。

    玉衡摸摸她的头,“光明寺回来征得祖母和娘的同意,我们就一起去。”

    “好啊!”林繁高兴的点点头。

    “姑娘只要提前一天派人到庄子交代一声,老奴这边就先安排起来。”

    胡管事听到,随即回话。

    “行,胡管事,这几棵广玉兰顺着院子右边靠墙处种下去,还有这几棵桂花,种到左边去吧,和那两棵桂花树一起,花草按照采月的要求摆放。”

    玉衡回了一句,向胡管事交代道。

    玉衡刚说完,采月颇有气势的拿着自家姑娘画的草图,开始有模有样的指使下人摆放花草,画圈种树。

    七筒不甘示弱,蹬蹬蹬的跑上去,抓起锄头,找准画起来的圈子,闷头开挖,不一会儿,一个很深的树坑就打好了。

    抹了抹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跑到玉衡面前,“姑娘,七筒已经挖好一个树坑啦。”

    脸上扬着狗腿献媚的笑,余光撇了撇正在指手画脚的采月,心中冷哼一声,她可是干实事的人,不想有些姐姐,只会做动动嘴皮子的事。

    玉衡捧场的拿出手绢给她擦汗,夸赞道,“辛苦七筒了,七筒真棒!”

    林繁也伸出大拇指,“七筒是个好姑娘。”

    “谢谢姑娘夸赞,谢谢!”七筒朝着玉衡一鞠躬,再朝林繁二鞠躬。

    弄得玉衡喝林繁忍俊不禁,捧腹大笑。

    七筒不明觉厉,摸摸脑袋,也跟着呵呵笑起来。

    采月哼了一声,就知道使蛮力的小丫头,哪里比得上她。

    她可是姑娘的得力干将,眼前红人!

    “对了,胡管事,庄子上有养蔷薇吗?其它会爬墙的花草也行。”

    玉衡半天才忍住笑,对着胡管事问道。

    胡管事停下手中的活,“庄子上没有种,但是有野生的,不知道姑娘何时要,老奴带人去挖些来。”

    “等开春天暖些再弄一些来吧,最好粉的白的都有。”

    说完看向林繁,“你要不要也弄些来种在墙角下,等爬上墙,开花了一定很好看。”

    “我就不要了,那花儿这么多刺,不喜欢。”

    林繁一想到满墙都爬满密密麻麻的小刺,心里就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那可以种一些紫藤萝啊,开花了以后,满树垂下来的紫色瀑布,非常漂亮。”

    玉衡见她不喜欢,随即给出另一个建议。

    林繁曾经去长春伯府赴宴时,在表姐的院子里看到过满树的紫藤花,确实很漂亮。

    以前她也想种,自己一个人,也不知道去哪里弄树苗。

    跟方氏和宁宜君提过几次,奈何方氏和宁宜君一直深居后宅,紫藤萝稀有贵重,根本找不到途径去弄来种植。

    胡管事垂着头思索了一下,回道,“姑娘,蔷薇花倒是好解决,这个紫藤萝却不太好弄,老奴只知道红枫园种了二十来棵,价格也贵。”

    林繁一听不好弄,价格还高,立马摇摇头,“嫂嫂,我不要了,弄些爬山虎种起来,满墙的绿叶也挺好看的。”

    爬山虎可便宜的多了。

    “没关系,我们不多买,就买几棵种在你院子里观赏也好,等开了满树的花,我刚好到你院子里赏景。”

    玉衡说道。

    林繁想了想自己的小金库,十来年积累下来的压岁包和月例,差不多三百两银子,咬咬牙道,“那我要两棵就行,院子左边右边各一棵。”

    胡管事应下,到时候谈妥了一起送过来。

    玉衡瞧见林繁一阵肉疼的神色,拉着她进了内室。

    “繁姐儿,你想不想自己开个铺子挣钱?”

    玉衡低声问道。

    出了年,林繁就已经十六岁了,连管家都没有开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