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海秋 作品

第三十章 发难

    将近黄昏时,玉衡才回林府。

    坠儿心情忐忑的向玉衡禀报。

    “姑娘,今儿老夫人来找您了。”

    “哦?找我干什么?”

    “不知道,碧鸳姐姐没说。”

    碧鸳是老夫人身边的二等丫鬟。

    “听说老夫人有点不高兴。”坠儿有些担心。

    “我知道了。”

    不高兴?为什么?

    “姑娘,老夫人不会因为我们没有送好吃的过去就生气了吧?”

    七筒跳过来,问道。

    “不会吧。”玉衡也不确定。

    “哦,那就好。”

    七筒舒了口气。

    派了人去告诉宁宜君她回来了,玉衡拿出自己的嫁妆单子盘点。

    她母亲的嫁妆很多,只给翎哥儿留了一成,其余的都给了她。

    北郊有一处三百多亩的庄子,一处五十亩的小庄子,地段都不错,最重要的是那处三百亩的庄子有一眼温泉,在京城周边的庄子中非常难得,万金也难买。

    以前都交给祖母打理,现在玉衡回来后又交到了她的手里,她还没来得及接手。

    青杏街那边有两个绸缎铺面,一个脂粉铺,北华街有一间笔墨铺子,一个干果杂货铺,丹溪街一个杂货铺,两个粮油铺,再加上祖母给的东街的两处铺子,醉仙楼,就是十一处铺面。

    其中又以青杏街的绸缎和脂粉铺子,丹溪街的两个粮油铺子,东街的醉仙楼生意最好。

    单子上的很多字画珍品,很早就开始收集的古籍孤本,绸缎,首饰头面,一排一排的,晃花了她的眼。

    再加上压箱底的二十万两银票,玉衡觉得她成了个亲,就变成了百万千万富翁,实在是太有钱了。

    这么多陪嫁,比之公主出阁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个身家,抵得上一个低等勋贵之家所有的家底了。

    玉衡抱着嫁妆单子,痴痴的翻滚在床上傻笑。

    “姑娘,快洗漱吧,该上床了。”

    打杂的丫鬟端来热水,采月服侍玉衡净面漱口,泡药浴。

    药浴是福嬷嬷给她配好的草药,有养颜补气的作用。

    原本之前不喜欢的,后来见全身皮肤真的白嫩细滑了不少,这才坚持下去。

    玉衡第二日一早去了宁宜君的院子请安。

    “怎么来这么早,也不多睡会儿。”

    宁宜君笑着拉她坐到自己的旁边。

    “娘,我晚上睡得早。”

    玉衡这声娘越叫越顺口,宁宜君是个脾气很好,性格也很温柔的婆婆,玉衡觉得很容易相处。

    “何太医交代过,要好好将养着,可不能大意了。”

    “我知道,都按何太医说的坚持做着呢。”

    “那就好。”

    寒暄几句,玉衡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娘,本来年前要给我爹娘点长明灯的,结果遇到了您的事儿,后来又出事耽搁了,祖母重新招人算了时间,过几天再去光明寺,我也要去,您要不要去?”

    之前听说她也是去光明寺给公爹点长明灯的,估计后来也没有去。

    “是吗,能跟老夫人同行是最好了。”

    宁宜君迟疑了一下,笑着点头同意。

    “那我就派人去回祖母了,到时候一块儿去光明寺。”

    宁宜君微笑着点点头。

    “娘,我也要去。”

    林繁打开帘子走了进来,笑吟吟地说道。

    “什么事儿你都要凑热闹。”宁宜君嗔怪道。

    “怎么会是凑热闹?上次是我回外祖家,没来得及陪你,这次我肯定要陪你去了。”

    “上次是个意外,幸好你没去。”

    宁宜君温婉的笑了,无比庆幸地说道。

    “就是因为我没有陪着你,才这么担心嘛。”

    林繁伸过头来蹭了蹭她的肩膀,像个小孩子一般,宁宜君笑了,戳了戳她的头。

    ”多大的人了,还这样撒娇,你嫂子要笑你了。“

    “嫂嫂才不是这样的人。”

    林繁立起来,笑嘻嘻道。

    “那我是什么样的人?”

    玉衡颇有兴致的看着林繁,这个小姑,就是个从小被宠大的单纯孩子。

    特别天真,也特别容易相信人。

    “是个美人儿,哥哥肯定会喜欢的美人儿。”

    林繁煞有介事的回道。

    玉衡乐不可支的笑了,这个小姑子,说她漂亮她相信,但是她真的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说他哥哥的吗?

    还喜欢美人儿,喜欢男的美人儿吧!

    宁宜君扶额,无奈摇摇头。

    说实话,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儿子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将军府一直养着那几个小倌倌,连从军儿子都要带着,说不相信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但是她又没见儿子晚上去过那几个小倌倌住的院子。

    这个将军府中,怕是只有她婆婆方氏一直坚信儿子喜欢女人吧。

    “瞎说什么呢!”

    宁宜君连忙止住她。

    “我才没有瞎说。”林繁吐吐舌头,不服气的说道。

    “又贫嘴了。”

    “我说的都是实话。”林繁小声嘀咕。

    玉衡笑意吟吟的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看着林繁和婆婆说笑。

    和谐有爱。

    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吧。

    “好好好,不说这个了。”宁宜君打住话题。

    “那你让我跟着去光明寺不?”林繁拉了她的手,摇晃道。

    “行行行,一起去总行了吧。”

    宁宜君状若无奈才应下。

    “嘻嘻,那就好。”

    林繁这才放下宁宜君的手。

    “早饭都吃过没有,没有就在这里用了,我还没吃呢。”

    林繁摆摆手,向玉衡问道,“我吃过了,嫂嫂也吃过了吧?”

    “我也用过了。”玉衡笑了。

    林繁站起来,“那我去你的院子玩吧,我今天请了赵大哥他们帮我架秋千,院子很乱,不想待。”

    “行,我今天正好要装饰院子,你也来给我参考参考。”

    “那感情好。”

    林繁立马迫不及待的朝宁宜君说再见,“娘,那我先陪嫂嫂回去了,你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