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迩 作品

第六十八章 真是一个蠢货,朕不想在见到你!

    张柬之闻言也笑道:“陛下所言甚是,但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他能救出吉利可汗,替吉利可汗复国,消弭了两国之间的刀兵之灾,间接促使吉利可汗拜服于天朝阙下,真可以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两国之间免去了一场征伐,武则天也面露笑容,显然心情高兴了不少。

    张柬之见状又接着说道:“还有,狄公在幽州,养民生息,清除叛党,宣传教化,时王化泽披于万民,委实是可敬可佩呀!”

    武承嗣、武三思两人闻言,刚要出列说话,张柬之见状,心中冷笑一声说道:“反正不管别人如何想,臣是佩服万分,若是有人诋毁狄公的话,恐怕是小人行径!”

    张柬之的话截断了二武出列的欲望,二人心中暗恨不已,目视张柬之,眼中仿佛要喷火。

    张柬之仿佛感受到武承嗣、武三思的目光,转头问道:“咦,两位大人是不是也认为老夫说的对?”

    “我……”两人恨不得杀了张柬之,由于在使团案开始的时候,武三思曾经阻扰过武则天起复狄仁杰查使团被杀案,结果被武则天用一句“要不,朕把此案交给你处理,限期三个月,逾期严惩”的话,把武三思吓得肝胆俱裂。

    所以此时此刻,他们二人被张柬之将了一军,非但不敢反驳,反而说起来狄仁杰的好话。

    这样武则天非常满意,武承嗣、武三思二人没想到失之桑榆,收之东隅,顿时大为振奋。

    张柬之微微一愣,随后拱手说道:“陛下,未知狄公所奏之事,该如何?”

    武则天龙颜大悦,笑着说道:“狄卿所奏,不必交吏部与兵部核查,照准便是!”

    “敕封已故的千牛卫中郎将虎敬晖一等忠勇伯及立下大功的原甘南道游击将军李元芳为检校鹰扬卫中郎将,幽州司马吴益之升为户部巡官等等皆可照准。”

    “但幽州刺史方谦迁为江南东道按察使,幽州长史邱静迁为崇州刺史,这两位地方大员的升迁,陛下的意思是?”张柬之说道。

    武则天闻言沉吟了一下,说道:“狄卿这是老成谋国之举,虽然方谦、邱静、吴益之三人破贼有功,但幽州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发展壮大,他们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朕从未见过狄卿如此推崇过某人,既然这个方谦如此有本事,那就让他来神都述职,朕要亲自考较考较他,至于邱静、吴益之两人一概找准。”

    “同时,翌阳郡主未曾罹难,实在是可喜可贺,令狄卿好言抚慰之后,继续赴突厥和亲,不得有误。”

    “以上内容凤阁拟旨用玺之后,立即派钦差赴幽州告知狄卿。”

    张柬之闻言立即说道:“臣遵旨!”

    ……

    朝会结束之后,武则天开始闭目养神,毕竟这些天来为了两国之间的战事,她可从来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

    可惜的是有内侍蹑手蹑脚的前来禀报,梁王武三思求见。

    武则天眼睛都未睁开,开口说道:“宣!”

    武三思入内行礼之后,武则天问道:“你有何事?”

    武三思斟酌了一下语气说道:“陛下,那个幽州刺史方谦用不得啊!”

    武则天闻言饶有趣味的问道:“哦?这是为何?”

    “陛下,您有所不知,这个方谦乃是李唐旧臣,他心想前朝,根本就未曾将陛下放在眼里,若将他放在江南东道那膏腴之地,恐怕会变生腋肘啊!”武三思用一副忧心忡忡的语气说道。

    武则天问道:“是吗?他如何不将朕放在眼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