巳时泗 作品

160 错爱(四十)

    “她有这般善心?”墨德孞听了涟笙的话之后,下意识便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哎哟喂,这话...这说话的人。

    眼下这个男主是当真被她给弄到女主的对立面去了?

    涟笙心中不停腹诽着,但面上却依旧是那般良善的面不改色。

    墨德孞很快反应过来,这话不应当是出自他一个男子的口中,这样让涟笙听着,总归是有些不好,若是再误会了自己,那又该是如何?

    想到这里,墨德孞便干咳了一声道,“本殿的意思是,你这妹妹比你心眼儿多得多,又是自小在这京城中长大,若是想要算计着什么,那便是如虎添翼般简单。”

    “......”涟笙眼神晃了晃,对于墨德孞说这话是没了脾气。

    什么叫比她的心眼儿还多得多?

    他这是在说她的心眼儿多?

    不得不说,涟笙此时自己都不知晓对于墨德孞的态度熟稔地,都开始有了抱怨之意。

    “多谢殿下提点,小女记下了,只是...”涟笙顿了顿话语,“珍慧是我的妹妹,这些日子来又一直主动来与我交好,想来,殿下是多虑了。”不是说她心眼儿多吗?

    那便从他面前开始加倍!

    原本涟笙与墨德孞之间的话,倒是直来直往自在的很,但是现在...

    呵呵。

    听着涟笙这开始耍了小心眼的话语,墨德孞心中蓦然一囧。

    虽然他不知晓自己哪里说得惹了面前的人,但是...令她这般模样,便是自己错了吧。

    不过...

    墨德孞不敢与涟笙争辩一二,倒是将这小心眼儿的话听进了心里。

    他这几日有些忙乱以及与云陵周旋,所以,倒是极少从暗卫这里打听涟笙的消息。

    所以,墨德孞还不知晓,朴珍慧竟然在这几日里,对涟笙的态度突然这般好了起来?

    俗言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几日前看过来,这朴珍慧还排挤着涟笙,除开每每用着那些汤汤水水来讨好朴国公夫妇这一对耳根子软的,还有那一来之后,便要从自己身边撵着涟笙离开的架势,你说会突然想明白了,与涟笙开始相亲相爱,莫要说涟笙这个心眼儿亦不少的,如同小狐狸一般的女子,便是个普通人亦不会轻易相信。

    所以...

    小狐狸这是在向他讨要明日帮扶的人?

    想到这,墨德孞便努力压下心底那反驳自己念头的声音,笑着对涟笙说道,“好,既是如此盛宴,明日本殿便亦要去参观一二才是。”

    什么样的侍卫保护能够比得上他亲身守护?

    这护花使者的身份,若不是他当真是忙得很,他定是不会让给那些侍卫暗卫,哪怕那些皆是他的人亦不行。

    这些想法念头,亏得涟笙并不知晓。

    不然,她定是要以傻子一般的眼神去看待墨德孞了。

    她的原意根本就不是这个!

    涟笙只是想着这时候再给女主上上眼药。

    虽然说墨德孞如今看朴珍慧已是反感了,但是...

    要知道这是一本书,书里的世界那是很少讲什么逻辑的,作者想要怎样便怎样,当然女主的光环想要怎么改变后续就怎么改变。

    所以...

    在那光环加厚之前,定是要再多多上点眼药。

    时间长了,除非男主光环是让墨德孞眼瞎心瞎,否则,就不会因为女主光环而再接纳女主在一起!

    可是眼下...

    她只为得到墨德孞一个更为不悦的眼神,亦或者皱眉,可没有想到这人还想跟过去?

    想到这里,涟笙不得不又在心中盘算了一番。

    最终竟然是觉着就让墨德孞跟过去那便是最好。

    这样...能够让墨德孞进一步更深的了解到朴珍慧这个女主的...心眼到底多深。

    “既是如此,那小女明日等着看殿下大放光彩了。”

    不过,对于朴珍慧的算计算一块,而对于墨德孞的心眼儿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