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伯兰 作品

162.酒后真言

    沈昕璟看着陈山,似乎是想确定答案,陈山只是靠在沙发上,笑着看沈昕璟,意味深长。

    “好,今天我就陪陈总喝个痛快!”沈昕璟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干,陈总!”

    沈昕璟拿起桌子上的酒杯,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然而,在这帅气身影的背后,隐藏了他们无尽的艰辛。每天上膛几百次,手上结下厚厚的老茧。

    出枪速度提高0.1秒,就要反复练习上千次。“闪电枪手”究竟是如何训练的呢?

    每一名“闪电枪手”练成的背后,都没有捷径可言,是他们的辛苦付出铸就了这把利剑!

    没有向往过诗和远方,却常常见到凌晨三点的月亮。当我写完这封信的时候,正值凌晨三点,我抬头看看星空,如今才知道什么叫光阴荏苒,岁月匆匆.....

    “兰兰,你还记得康瓦西吗?你跟我讲它的故事,我们一起去那里驻训。

    数九寒天的雪域高原,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气温,滴水成冰,特战分队集训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

    全体特战队员如出山猛虎,有的攀登,身手矫健;有的通过400米障碍,形如闪电;有的快速射击,枪响靶落……训练场上热火朝天,剑拔弩张,训练火药味浓厚。

    车子飞驰在新藏线上,我坐在运兵车上,看着两边景物不住地向后飞去。荒无人烟的戈壁滩,没有树,没有水,浑黄一体。

    战场需要什么就练什么,战斗力提升,迫在眉睫,一刻也不能等;坚持把打造过硬特战尖刀,作为新年度军事训练的第一项重点工作。此次集训突出基本技能、军事体育和实战化快速射击训练,真正做到了一开训就竖起了标准,立起了目标。

    以“使命任务不等人,‘暴恐分子’不择天气”的责任感和紧迫感,重点围绕攀登、综合战术、快速射击等重难点课目,严格落实夜训要求,采取超负荷、超极限、超强度的措施,科学严密组织训练。

    正无聊之际,驾驶员突然伸手指向远处,兴奋地叫道:“前面就是康西瓦!”

    我连忙欠身,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康西瓦,一个一直在心里回响的名字。

    在祖国西部边陲,有些地名是注定要承载动人故事的,后来我才慢慢知道了神仙湾、红柳滩、甜水海、狮泉河……

    当时,你跟我说,在你心底印刻最深的是康西瓦。

    我军有一战在昆仑山打响,前指便设在康西瓦。战争结束后,前指撤离,留下83名烈士的遗体,后人便在这里修筑起中国海拔最高的烈士陵园——康西瓦烈士陵园。

    后来因公牺牲的军人也陆续葬在这里,截至如今,共有106位烈士长眠于此。

    我记得你讲到这些时,声音变得虔诚,眼睛里也隐约闪着泪花,让我深受感染又心生向往。

    回到宿舍,我翻开地图,顺着219国道蜿蜒向南,找到了康西瓦。海拔4700多米的康西瓦烈士陵园并没有守墓人,但地图上仍标以居民点的图例标识。

    顺着驾驶员指引的方向望去,远处的山脚下,灰白的矮墙围了一个方圈,中间矗立着灰黑的纪念碑。在周边灰黄的山体映衬下,它孤零零地坐落在那里——这就是康西瓦烈士陵园!

    康西瓦是个很神奇的地方,附近的驻军不管是谁,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康西瓦向烈士报到,还自觉地定期过来汇报工作,都形成传统了。”你坐在旁边,跟我讲起了关于康西瓦的神奇传说,让我感受到行走在新藏线的军人对这片土地满怀的崇敬之情。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