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小渊 作品

第五十章 东海保卫战(九)(收藏过500的加更!)

    一直等到中午,雾隐都一副缩头乌龟的样子。

    木叶小股突进想冲破营门,也因为雾隐忍者集团化施放同一忍术,被打退了回来,好在冲在最前面是秋道,倍化之术+肉弹战车,虽然没能冲破雾隐营垒,但也护住了后面的同伴。

    那就不攻吧。

    回营后,立马“回光返照”1的瓜平烦躁得来回踱步。

    其实他还有法子,但是他不想用:雾隐怂了是吗,他都快“死”了雾隐还怂,那就真的“死”一次看雾隐还怂不怂了!

    但这装死人实在太不吉利了,瓜平真不想。

    可眼下没别的办法了,加上瓜平想到,他在这个世界连真死都不怕,装一回怕什么?

    次日一早,木叶大营内外到处都挂满了白绫,恸哭声震天......

    雾隐终于有动作了,当天未时刚到,雾隐就出军到了两营中间的地方,并缓缓前进,不知是在试探还是在干什么。

    “朔茂,雾隐已经过了那里了吗?”

    “是的老师。”

    “好好好,看来澄涛没有辜负我的信任。可以了,安排下去吧,两路依照计划行事。”

    七里半,七里,六里,五里......

    雾隐前排的叫骂声传来,这是在激将叫阵。

    其实元师没指望这个能有用,因为木叶完全可以学先前的他们雾隐那样龟缩着,但元师也不担心。

    他认为接下来无非几种情况:一,木叶出来了,那就打,他们雾隐兵力一千七,应该比木叶多一些;二,木叶龟缩,但他不像那个团藏死得快了只有一次机会,他可以慢慢啃,破了营门基本就是大战一场,能有斩获就是胜利;三,木叶援军从火之国西部大本营赶到,那他跑就是了,老年人皮厚不怕丢人。

    很好,木叶居然出兵了,果然没了主帅就是不行啊,元师心里感慨。

    三里,雾隐停了下来,那是元师觉得胜利在望,他想尽一尽“仁义”,给木叶一个整军的机会。

    “多少?”

    “报告元师大人,只有一千二百。”

    “哈~哈~哈~哈~,原来木叶一直在虚张声势吗?也好,那今日必胜了。三代水影大人万岁!”元师绝口不提他怂过的事情,开始带士气。其实他也不觉得之前犯怂有什么不对,稳妥起见嘛。

    “水影大人万岁!”

    千余木叶忍者整备完毕,却在中间空开一条道来,雾隐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

    中门大开,锋矢阵型一冲不就一分为二了吗?在雾隐看来本就兵力较少的木叶再被分隔成两部分,那这仗不要太好打!

    “死了一个团藏,木叶连懂排兵布阵的人都没有了吗?还是说他们根本看不起我们雾隐,以为余下这等庸人就以为能胜过我们?同胞们,我们被木叶小看了,怎么办?”

    “杀!杀!杀!!!”雾隐方喊声震天。

    可就在这时,一辆轮椅从木叶军阵中的空道儿里被推到阵前,轮椅上坐着的正是瓜平!

    他一拍扶手,从轮椅上跳下来:“元师前辈,别来无恙啊!”

    雾隐军中不是人人都认识瓜平的脸,还在喧闹,让脸已经黑得能当锅底的元师越发烦躁,他连压了几下手,才让部队安静下来?

    “你...你居然诈死!!!”

    “哈哈哈,正所谓兵不厌诈嘛。”

    可元师似乎想到什么,又冷静下来,他问道:“我想不明白,你诈死,就是想引我出兵对吧?”

    “正是。怎么,有什么不明白的,我得尊重前辈,一定细细说与你听。”

    “就是这里不明白。你们木叶出兵的时候是有两三千才对,我一开始不出兵正是担心,担心除了依营帐数推算出来的一千五,你们还有兵力在别处,不日就会过来。可是没有,看来是被我们水之国几千壮丁给磨掉了。那时我还是以为你们有一千五左右的兵力。

    所以后来我又想,你们到底有一千五兵力的样子,我们两边兵力差不多,既然你快死了,何不等你死后开战来得稳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