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碧瑶 作品

第四十三章 出事

    大夫人不敢拖延,带了人便往老夫人房里来,结果到了院门口,却被告知老夫人已经睡下了。

    老夫人的贴身丫鬟喜梅出来见的大夫人,大夫人把情况跟她说明,这会儿也不好去打扰老夫人休息。

    大夫人只好再三嘱咐,明天一早,务必尽快把这事回禀了老夫人,请她早做定夺。

    却说叶清浅在柴房里等了许久,再不见有人来。

    管事的报给夫人后,自觉一身轻松,叮嘱了两个婆子看管好叶清浅,自去忙他的了。

    茶房的人眼看也没有放叶清浅出来,想是偷盗的罪名十有八九,只是在等主子发落,因此对她十分怠慢,竟一个人也不再管她。

    叶清浅耳听着一开始还有人声往来,随着入夜渐深,大家都去休息了,那两个看管的婆子也都走了。

    感觉越来越不对劲,这不会是要关自己一夜吧,有些害怕的叶清浅开始拍门喊人。无奈柴房离住宿的房间较远,并没有人应答,估计就算是听见了,那些人恐怕也懒得理她。

    已过仲秋,白天虽然还有几分炎热,但是夜间却风冷露重,这柴房又四处漏风,在这睡一夜,跟露宿也差不了多少。

    反正外面也没人看管,叶清浅便试着自救。可检查了一遍门窗,手推脚踹都试了,还是打不开。

    门是从外面锁了的,窗户看着四处漏风,可是却十分结实,真不愧是侯府的建筑,质量真好,一点都不豆腐渣。

    叶清浅欲哭无泪,今晚看来注定悲剧了。

    这柴房里除了柴就是柴,实在没有什么可以保暖的东西。叶清浅开始还做做操、跑跑跳跳来取暖,后来实在困的累的扛不住了,找了个稍微背风的角落,蜷缩着迷迷糊糊的睡了。

    难熬的一夜总算是熬过去了,天刚蒙蒙亮,林修下值回来,一进院门没多久,长歌就慌慌忙忙从房间里跑出来:“少爷,你可算回来了。”

    “怎么了?”林修看着长歌一双眼通红,也不知是刚哭过还是熬夜熬得。

    “清浅出事了!”

    林修心头“突”的一跳:“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你慢慢说清楚。”

    “昨夜茶房的管事来报,说清浅被关起来了,你快去救救她吧。”

    “为了什么事关的人?”林修心下疑惑,难道叶清浅真是奸细,现在有所行动露出马脚了?不该啊,他先前派的盯梢的人都已经撤回了,什么人会关她?

    本来林修把叶清浅放在院子里,是为着方便派人监视调查,后来一直没什么动静,再加上书房那事,他索性把她赶出去了,也就没再让人继续盯着。

    长歌马上给了答案:“茶房管事说,是因为偷了什么东西。可是少爷,我了解清浅的为人,她是不可能偷东西的。”

    林修更疑惑了,偷了什么?茶房那里有什么好偷的,难道是在鸣泉院偷了东西,不会,这里自己放了守卫的,外人进不来的。

    若真是进来了,自然有自己的人报告,怎么会是管事的来报。

    长歌看少爷不语,以为少爷要见死不救,赶紧继续求情:“少爷,你可一定要救清浅啊,就算不看着大人的面子,也要看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啊……”

    林修吓了一跳:“什么孩子?谁的孩子?她有身孕了?”

    这个疑问三连,再一次巩固了他在长歌心目中的渣男形象。

    “还能是谁?自然是您的孩子啊!”长歌都快哭了。

    林修一头黑线,这都哪跟哪啊。

    “你从头再仔细把事情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林修压了脾气,再问一遍。

    “少爷,别再耽搁时间了,想必清浅已经被他们关了一夜,她怀着身孕,如何受得住,有什么事,等救她回来再说不迟。”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