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小笔 作品

第149经 葫芦

    白灵看着熟睡的鸢黎,感觉自己不是很困,便倚在窗前,看着楼下,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于是白灵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敛秦是知道白灵的,虽然她身份不低,也有些特殊能力,但是没有丝毫法力,就这样跌下来,即使不死,也少不了重伤。于是敛秦也来不及多想,连忙冲了上去,接住了白灵。

    “果然是你呢?怎么不在你的荒郊野外,来了这里?”白灵感觉到自己落在了敛秦的怀里,当敛秦落地之后,白灵又一个翻身,站在了敛秦的对立面。

    “以后别做这种事了。”敛秦突然明白了这是白灵的恶作剧,于是挥了一下衣袖,语气也变的冷漠起来。

    “是是是,大师教育的是。”白灵微微一笑,从敛秦的身边走过,留给一阵香。白灵又走向敛秦冲出来的方向:“果然,这个小的也在呢。”

    墨瞳看着白灵冲向自己,有一些吃惊,他觉得自己躲藏的很好,但是现在白灵不止找到了他,还揪着他的耳朵,将他提溜了出来。

    “你又何必欺负一个孩子呢?”敛秦看着直喊疼的墨瞳,赶紧上前劝到。

    “是啊,这个是孩子,鸢黎就不是孩子了吗?”白灵松开了墨瞳,墨瞳赶紧捂住耳朵,白灵又看了墨瞳一眼,墨瞳又赶紧捂住了另一只耳朵。

    “你知不知道你们做了什么?杀人啊,这里是人类的地盘,不是你们妖界。”敛秦虽然有些气愤,但是也只能用无奈的语气说出来。

    “我懂了,你们去搞辆马车吧,鸢黎那孩子怕是受不了这种长途跋涉。”白灵也不好说什么,明明之前已经答应了敛秦不杀人的,白日里冲动了当着敛秦的面杀了不少人,也难为敛秦没有责怪自己了。

    “我知道了,你先去睡吧。”敛秦长叹一声,看了一下墨瞳,决意让墨瞳在这里看着,自己去搞马车。

    “我好像睡不着了,我们一起去吧。”白灵也大概知道了,这俩人守在这里做什么,虽然还不知道为啥这两人就想通了,不过至少证明了这俩人还是值得信任的。

    “那你陪着墨瞳吧,我自己去就行了。”敛秦才不想带着白灵了,他自己去是买马车,带着白灵就不知道是偷还是抢了,他可不想再做违反法纪的事了。

    “这…”白灵话还没说完,敛秦就赶紧跑了,无奈之下,白灵只能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墨瞳,墨瞳还是有些怕白灵,唯唯诺诺的躲在黑暗之中。

    “别这样,我又不会吃了你。”白灵找了一处空闲处坐下,然后又看着墨瞳依旧很警惕的样子,觉得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别不说话啊,我知道我错了。”白灵又换上了笑容,极力想表现自己的亲和力,但是墨瞳依旧躲在阴影之中,不肯出来。

    “我这不也是为了鸢黎么,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我们能不多照顾照顾吗?”白灵依旧维持着自己的笑容,但是内心却想着,要是墨瞳还这样,她早晚要搞个机会整一下墨瞳。

    “其实那晚,我看见了。”墨瞳蹲在黑暗之中,声音不大,但是白灵却听的一清二楚。

    “你在说什么?”白灵有些没搞懂,但是本着这个孩子是不能杀掉的原则,觉得搞清楚状况。

    “你就是妖怪,我看见你从一个男人变成了女人。”墨瞳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站了起来,冲到白灵面前。

    “这就是你害怕我的原因吗?”白灵突然明白了墨瞳为何一直这么害怕自己,但是她不明白的是,为何即使如此,墨瞳对于自己还是有些偏袒。

    “是的,我见过那种眼神,那是杀人如麻才有的眼神。”墨瞳不卑不亢的看着白灵,他看着白灵无时无刻不在‘勾引’敛秦,所以他想试试,哪怕只有一次,可以保护一下师父也好。

    “然后呢?现在除魔剑在我手里,我这双手,也不怕再多染上你一个人的血。”白灵拿出除魔剑,擦拭着,时不时又看看墨瞳。

    “你可以杀我,你可以现在就杀了我。”墨瞳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他并没有退缩,他不知道师父为什么对这个妖这么偏袒,但是只要白灵杀了自己,那师父就一定会为自己报仇,这样一来,敛秦安全了,鸢黎也安全了。

    “送死是吧,我还偏就不杀了。”白灵收起除魔剑,然后躲了一下墨瞳,这孩子到底是啥情况啊,就一会没见,咋这变化这么大呢?

    “为什么不杀了我?你不是妖怪吗?”墨瞳也不知应该高兴,还是应该伤心,他这条命都是敛秦捡回来的,死固然可怕,但是由着师父被这个妖孽污染,墨瞳也是不愿的。

    “你为什么想让我杀了你呢?你告诉我,没准我觉得你的理由我喜欢,我就杀了你呢。”白灵还是有些好奇的,一个连死都不怕,那么能让他赴死的理由,也必然有趣。

    “因为你是妖,你勾引我师父,还勾引鸢黎!”墨瞳几乎是脱口而出的,他看着眼前这个可男可女的妖物,以前种种皆是为了鸢黎,现在这个妖害得鸢黎要和自己分开了,那么他就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这个…那个…不是…我说…”白灵搞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完整的话来,虽然自己是有勾引敛秦的嫌疑啦,不过敛秦自己都没放在心上,而且自己也只是恶作剧而已。至于鸢黎,谁会勾引自己女儿!

    “满意了吧,满意了就动手吧。”墨瞳看着在自己身边踱来踱去的白灵,然后拉住了白灵,对白灵说到。

    “是这样的哈,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跟你讲清楚。你师父这件事呢,你要相信你师父是吧,鸢黎这件事呢,我是真心待她好,不求回报的那种。”白灵陈恳的看着墨瞳,墨瞳一时之间也愣住了,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从没有正视过哪个妹子。

    “咳咳。”敛秦也不想看见这一幕,作为捉妖师的土地,与妖界公主的深情对视。不过既然看见了,就只能打断了。

    “你总算回来了,我看看啊。”白灵正盼着救星呢,敛秦就回来了,于是白灵赶紧钻进了马车里面,看了一下里面的设施,白灵还是勉强满意的,但是想着以后可能就要住在马车里面了,白灵又看了一下坐垫啥的,决定回客栈拿点现成的。

    看着白灵走远了,自己徒弟还在脸红,敛秦决定跟自己徒弟好好谈谈,虽然墨瞳也到了这个年纪,但是有些人真的不能碰。

    “那个,墨瞳啊,你听我说,你长大了,为师很高兴,但是有的人吧,她…”谈起这个话题,敛秦突然有一些不好意思,一会看着地面,一会看着天空,然后又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