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离 作品

第361章 危险而又迷人

    温莎极力的克制住自己脸上的表情,在刚刚的愣神之后,僵硬的抬着头,亦如十年前的她那般抬着头望向向她伸出那只手的主人。

    冷峻帅气的面容和十年前在脑海里面挥之不散的那张面容瞬间重合在了一起,只不过是现在的这张面容比之十年前少了一些青涩和年少轻狂,多了一些稳重和沉着。

    是冷凌天,也是他第二次向她伸出手,就像十年前的那样带给了她无限的希望。

    温莎一时之间整个人都是懵了的,只知道呆呆的望着站在车外边向她伸出手的冷凌天。

    冷凌天看着还坐在车厢里面发呆着的温莎不禁微微蹙了蹙眉头,温莎看着那微蹙着的眉头立即回过神来,下意识的连忙将手放到了冷凌天的手掌上面。

    十指相触的那一刹那间,温莎只觉得一道电流顺着冷凌天那修长又好看的手指流遍了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原本已经稍微好一点了的双腿现在变的更加的无力了起来。

    温莎只能攀附着冷凌天温暖的手掌从车上下车。

    而对面咖啡厅里面的埃克尔的目光一直直勾勾的望着排在第三辆的宾利,握着咖啡杯的手都不自觉的握紧了几分,她会来么?她会出现么?十年了,整整十年了,他一点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一直找不到她的人,他跟他那个老顽固的父亲提过好几次意见,带人直接去冷羽把她给抢回来,可是他父亲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他,所以最后他实在是按捺不住等不到自己父亲死后才传位给自己,才做出了弑父上位的举动,这一切都是为了她而已。

    今天,她一定会出现的,他费了那么多的心机和心思,她一定会出现的。

    然后埃克尔便看到了第三辆宾利车上率先下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面容英俊的男人,一张英俊的无可挑剔的脸上表情总是冷冷的,埃克尔只是一眼便就猜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份已经就是冷羽组织的首领了,因为那种常年身居高位而自带的那种气势是没有人能够模仿的出来的。

    冷羽的首领都过来了,那么她肯定也就在车子里面,埃克尔的心里竟然惊动的无可抑制的开始有些紧张了起来。

    下一刻埃克尔便看见冷羽的那个首领伸手牵着一抹淡紫色的身影缓缓的走下了车来。

    从埃克尔的这个角度看过去,从车上刚下来的人都是背对着他的,他看不清楚脸,但是就只是这个背影埃克尔便就已经认出来了这抹身穿淡紫色身影的人就是他找了整整十年的温莎了!

    虽然是十年没见,但是温莎的身影却已经是早早的就深深的刻在了埃克尔的心里面了。就算是化成了灰埃克尔也会认的出来的。

    刚下车的温莎已经站在了冷凌天的身旁转过身去朝顾念西和苏离墨那边的方向走了过去,才走了几步温莎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还是下意识的握着冷凌天的手的。

    温莎脸上顿时闪过抹不好意思,目光看都不敢看冷凌天一眼,其实不用看温莎心里也知道了,冷凌天的脸上肯定是一脸不悦的表情了,因为冷凌天原本就不喜欢温莎的靠近,刚刚冷凌天出乎意料的向她伸出手来扶着她恐怕也只是看她腿麻了在加上也不想因为她而耽误了自己妹妹婚礼的吉时,所以才想着要伸手扶她一把的。

    想着温莎赶紧将握着冷凌天的手给放开了,微低着头加快了脚步往顾念西那边的方向走了过去。

    那这边咖啡厅里的埃克尔在温莎转身的过去的那一瞬间时,埃克尔便已经看清楚了温莎的侧脸了,一直晦暗不明的眼眸里面顿时涌出来了一股狂喜,温莎,终于是找到你了,这次我可是不会让你在逃走了,哪怕是搭上一切!

    埃克尔扯了扯唇角目光十分贪恋的盯着对面教堂外面的温莎,目光却是不经意间看到了对面的温莎正牵着那个男人的手。

    晦暗不明的眼眸里顿时一暗,在一看温莎脸上闪过一抹不好意思的扭捏情绪,埃克尔顿时便明白了过来,温莎是喜欢这个男人的!

    埃克尔在十年前之前可算的上是最最最了解温莎的人了,他们是彼此最好的对手也是彼此最好的伙伴,没有人会比他们彼此还要更了解彼此。

    温莎的性格一直以来都是大大咧咧的样子,以前的时候跟异性勾肩搭背的都算是常事了却从来没有看见过温莎露出这样一副小女人的样子。

    一想到这里埃克尔在看着温莎跟冷凌天两个人牵着的手时,晦暗不明的眼眸里面顿时闪过一抹杀意,若不是等下还想着要把温莎给带走,这个时候埃克尔肯定会忍不住冲过去直接一枪爆了冷凌天的头,在把他牵过温莎的手的那只手给直接剁下来喂狗!

    越是想着埃克尔的心里控制不住的愤怒,手中紧握着的咖啡杯也不禁握的越来越重了起来,最后只听咔的一声响声,埃克尔竟然直接将手中的咖啡杯给大力的捏碎了,杯子里面剩余的咖啡直接给洒了一桌子,咖啡杯破碎的残渣碎片溅的满桌子都是的埃克尔的手掌更是被一些碎片扎的流了不少的血,看着那样子还真的是挺恐怖的,于是就挨着埃克尔坐在旁边的叶梦珊突一听见杯子破碎的响声的时候立即就吓了一大跳,毕竟上一秒钟还好好的,下一秒钟叶梦珊便明显的感觉到埃克尔身旁的气息一下子变的可怖了起来,而且在加上这声刺耳的玻璃声响,叶梦珊下意识的望过去的时候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