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小浩 作品

第286章 打媳妇

    太破败的景象,除了一张掉漆的桌子,还有几条长凳,而长凳板面上坐的黑亮,供台上放着一个黑白电视机,再没多余的一件家具,家徒四壁也不能形容这种贫穷。

    由于房子不是南北朝向,常年照不进阳光,房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霉味,第一次经历这种惨状的宁翔天总不自觉地捂着鼻子,满眼嫌弃和厌恶地左顾右盼。

    这种景象宁翔天能进来已经是给宁冰儿莫大的面子了,他强忍着满心的厌恶和反胃,硬逼着自己安静地坐在那,陪着冰儿聊天。

    时不时回头看一眼不耐烦的男人,宁冰儿虽然心中不满,可还是很能理解宁翔天此时的心情。

    但为了破案,为了早日回家,宁冰儿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没有谁能帮助自己。

    “王叔,孩子多大了?身体好吧?”宁冰儿抬起白搪瓷口缸,轻轻地抿一口水,微微抬起头,慵懒地眯着眼,看着坐在门槛上抽旱烟的农民,那双如猎鹰般敏锐的眼眸躲藏好它的锋芒,表现出困顿和无心,淡淡地随口一问。

    还是一样的,听到孩子一词,原本放松地吸烟筒的动作忽然停滞,脸上的表情僵硬,苦笑着猛抽一口,星亮的烟火已经全部被烟嘴吞噬,而他依然不放弃地继续深吸。

    吸烟的力度加深几分,把头埋进烟筒里更长时间,不愿抬起回答宁冰儿问出的问题。

    漫长的几秒过后,王明抬起头,一脸暗沉,那双昏黄地老眼满是哀愁地看着远方,慢慢站起身,把烟筒放在角落,从包里拿出一支烟,熟练点燃,看着烟火慢慢燃尽,最后闭上眼,像沉思,也像反省。

    耐心极好的宁冰儿一直静静看着他做这一连串的动作,平静而淡然地等着他舒缓心中压抑的情绪,这个男人,被生活摧残得已经没斗志,没有希望,没有理想,卑躬屈膝地一路前行着。

    深呼吸一口,狠狠把烟蒂丢在地上,用脚使劲踩踏,捻灭成灰也不甘心一般,还在地上搓几下,最终与尘土不分你我。

    “王叔,不想说就算了,不为难你。”宁冰儿先他一步开口说道。

    “冰儿,你不知道情况,诶......”一声长长的叹息声,又一次把头沉下去,久久没有抬起。

    这一声叹息,包含太多无奈和惆怅,更多的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这是一个被生活逼死的男人发出的叹息声,一种发自内心的呐喊,可是这样的声音太微弱,声波太短,才出声就被微风吹散。

    一直冷眼旁观的宁翔天也被王明的叹息声惊扰道,转头看向低头发愣的男人,被着光,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那佝偻的背映在地面上更加驼。

    “王叔,两次造访,虽然都是无意,也是缘分,我是学医的,比较喜欢小孩,并没恶意,如果真有顾虑,咋们不聊这个话题。”宁冰儿另辟蹊径想用欲擒故纵的招数打通王明的任督六脉。

    “窝囊废,你就是一个窝囊废,才会被人家欺负成这样也不敢吱声。”王明媳妇端着两盘菜,忽然走进客厅,冷冷讽刺着自家男人。

    突然门口发声,宁冰儿和宁翔天意外地看着进来的胖女人,一脸惊疑地看着她,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宁翔天的表情更加真实,更多的惊讶和疑虑写在脸上,而宁冰儿内心是兴奋和满意的,只是为了配合情况,脸上也是挂着惊讶。

    “诶......”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声,王明无奈地又一次抬起烟筒,点燃旱烟,继续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