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温柔

    顾君之探出头,缓慢却理所当然的滑到郁初北身侧,无聊的转个圈,手臂找了好一会位置,才搭在她的扶手上,目光顺着她的目光一起看过去。

    郁初北没有管他,将教导视频播放一遍,谈不上会不会,以她的年龄,总会见母亲做过,不算什么难事,只是为确保万一,她又放了一遍。

    好像……也不难。

    郁初北将线缠在长针上。

    顾君之探着上半身,恳切要求:“……我来。”

    “别闹,安静看着。”

    “我行……”

    “行什么行,再给我弄坏了。”

    顾君之倔强的伸出手:“我会,我看了。”而且:“你没对……”

    “你对,你什么都对,一边玩去,弄好了请你吃饭。”

    “我会……我看了,我会……”顾君之伸手去抢。

    郁初北连人带椅子把他踹出十厘米:“会很长脸吗!男孩子家家的会这个干嘛,边去边去。”

    顾君之轻易的借着她胳膊的力道又将自己拉回来:“我要做……”

    “没完了是不是。”

    顾君之不松手。

    “放开。”

    不。“……”

    “听话。”

    不:“……”

    “行行行,欠你的。”郁初北将东西甩给他:“我也算是一掷千金博君一笑了。”何况葛总的位置如果到手了她未必还看到上一件衣服。

    但不是还没到手吗,郁初北重新输入关键词,想着等他玩尽兴了还可不可能补救。

    五分钟后,郁初北回头。

    顾君之眼睛闪亮亮的看着她,衣服完好无损的在他手上。

    郁初北眨眨眼,笑笑,摸摸他的头:“乖。”

    ……

    乐瓶安的镜头十分苛刻,就像她每天心情,只取最快乐的记忆。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温柔的拂过每一寸角落,凉风习习,每一个瞬间都像诗文里的诗句。

    乐瓶安打开相机,镜头捕捉阳光下的金盛,这座依旧在崛起的企业就是她以后为之奋斗的地方。

    镜头拉近。

    顾君之从车上下来,黑色的裤子,蓝白条纹的体恤衫,稀碎的头发盖住眉峰,安静、温和如一道光照亮镜头里所有的事物。

    乐瓶安怔怔的举着相机。

    易朗月和顾君之说了什么,转身去停车。

    少年转身,向大楼内走去。

    光影一点点消失。

    乐瓶安回过神,快速向里面追去。

    ……

    乐瓶安今天一上午都有些无精打采的,她已经假公济私的从二楼找到二十五楼,都没有找到早上的身影,可明明她是看着他进来的啊,怎么会没有。

    更可气的是,她竟然看帅哥看到忘了按下快门,她是不是傻了,是不是傻了!她乐瓶安,从小生活优越,成绩顶尖,审美在线,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什么绝世珍品没有摸过,竟然对着一个人忘了按快门,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乐瓶安托着生无可恋的身体回来,莫非只是来公司办事的,以后是不是都看不到了。

    乐瓶安趴在桌子上,过了一会又起来,她太伤心了,她要充电。

    乐瓶安起身颓丧的向最后一排走去,她需要模型减压。

    郁初北看着画着烟熏妆,爆炸头,头上绑着七八条粉色丝带,一身宽松休闲服的女孩,欣赏的笑笑,不愧是部花,美丽的能放大所有的潮流,让一切过时成为流行,明天整个金盛估计又要有小姑娘绑七条丝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