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临凤 作品

第一百三十章 王府王妃4

    见到苏锦昔并不在意,钱南新更觉有些羞愧。

    “不过......”

    苏锦昔想起方才在自己的花园中瞧见了扮作自己模样的苏锦年与钱南新纠缠不清的场景,那双狭长凤眸渐渐有了些许狡黠之意。

    想起之前在阁楼下方,眼前之人的所作所为,钱南新心下一紧,难道这个二王爷打算现在就给她个下马威?

    “方才是民女唐突了王爷,王爷若要怪责,那便责罚民女?”

    不如自己先认个错,毕竟在别人屋檐之下,受点屈辱又如何,何况当时那境况,任谁都会避之不及,钱南新如此想着。

    风携细雨,冷冷而不自怜!

    听着钱南新的言语,苏锦昔一时错愕,不知钱南新这话中是何意思,难道方才自家弟弟与她有了什么误解之事?

    “方才?”掀扇遮脸,歪头看向一旁的邵阳公公,苏锦昔期许着邵阳公公能给他出出主意。

    邵阳公公会意,上前一步,弓身道:“钱姑娘,时候也不早了,老奴这就带你去润慧院。”

    “就这么去吗?”看看身上的衣衫,钱南新倒是觉得可惜了,若是方才不与这二王爷斗气,估摸着现在就已经从浣衣阁那儿领了衣裳了。

    “当然不是!”邵阳公公眼力极好,看出了钱南新的顾虑,便回头让在一旁等候的几个婢子上前,奉上她们手中捧着的衣裳。后才说道:“这些都是王爷给姑娘准备的,早前便想送过来,是老奴糊涂了,没及时命人送到润丰院,王爷得知,甚是大怒,这不,领着老奴来润丰院给姑娘赔礼道歉!”

    钱南新有些不相信的抬头看向一旁立着的苏锦昔,总觉得现在这人与之前在花园中遇到的那个人,不太一样。

    “放肆,本王的容颜岂是你等能够直视的?”苏锦昔忽地一声呵斥,着实吓着了钱南新。

    “贱婢,贱婢不敢!”说话的是桔禾,颤颤发抖的声音,着实让人心怜。

    原本以为是自己得罪了苏锦昔,这才招来他嫌恶之语,不曾想到竟是身后的桔禾。

    桔禾并无过错,有错的是被桔禾包庇过的兰箬,却不想这二王爷竟通通将罪责压在了桔禾身上,兰箬重新回了德事房,而桔禾却留了下来,原以为是二王爷仁慈,不想这二王爷依旧的不待见桔禾。

    不经意,钱南新与苏锦昔四目相对,那苏锦昔虚掩折扇后的双眸,微含笑意。

    只不过那笑眼略有收敛,不够张扬,但是那意味却是明显得很。

    看吧,本王替你教训了那多嘴得桔禾!

    应是这意思吧,钱南新眉头一皱,不知可否。

    钱南新匆匆低下头,不敢直视苏锦昔的双眼,只想着这二王爷快快离开润丰院,自己好早点解脱。

    只是一想到方才在阁楼下方,二王爷那意味悠长的话语,又想着方才王爷那双笑眼,钱南新开始有些迷茫了,到底是那儿有些不对劲呢?

    “钱姑娘?钱姑娘?”

    唤钱南新的是邵阳公公,他从身后婢女那儿看了一眼,寻了一件中意的衣衫,便转身递给钱南新,见她一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