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时代 作品

第87章 扯不清(给所有小可爱们加更)

    回到书房,田先生和庄颢已经候了一会儿。“小将军!”

    夏臻朝惊墨看了眼。

    “是我叫的两位先生。”惊墨回道。

    “嗯。”

    惊墨把查到的情况跟夏臻等人说了,“京里在平定有几拔人,平时他们并不活动,这次活动的这拔竟不是我们以前熟悉的,好像是新来的。”

    田先生微讶:“新来的?”

    “是,先生!”

    夏臻皱眉,“京城现在怎么样?”

    田先生连忙回道:“从京里传来消息,上头那位身体很不好,怕是……”

    夏臻抬眸,眼中显现的凌厉早已不是二十岁,像是三十岁,“襄州府那边呢?”

    庄颢回道:“回小将军,听说秦王与那边走动频繁,我们这边被老将军挡了,几个王爷争储,那一边都没有站。”

    “我知道!”夏臻双手背在身后,微微仰头,这姿势一点也不像武将,简直就是深谋远滤的文官。

    田先生又道:“小将军,襄阳府的兵力只是我们翼州的一半,我们二十万的大军太招人眼了,三年前,大旱灾调了不少粮,京里争储的几位,总想做手脚,要不是皇上调了姚大人,还真不知结果会怎么样,这两年他们还想从粮食上制肘我们,幸好平定周围长了双季粮,顶住了他们的制肘。”

    夏臻蓦得掀开袍角,大刀阔马的坐到太师椅上,冷冷道:“看来这个冬季又要奔波了。”

    田先生点头:“北边游牧要是知道那位身体不好,肯定会大肆进犯。”

    “传我令,加紧边防,与襄州接壤的地方,砸粮砸银。”

    “是,小将军!”田先生领命去办事了。

    第二天,麻敏儿和单家签了单小单雇用合同,她就算是自己的正式丫头了。

    单小单他爹嗫嚅:“那……那个小东家……”

    “单老伯,有话请直接说,没关系。”

    单老头道:“小东家,听说你铺子不少,俺们能不能到你铺子干活?”

    “可以呀,只要你们想干、认真干,我都会收的。”

    “多谢小东家,多谢小东家。”单老头高兴极了,他们家终于告别了漂泊不定的日子。

    单小单见家人也有了着落,高兴的松了口气,如果爹娘也能在麻家干活,以后见到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铺子巡完了,丫头也收了,就差劫匪了,麻敏儿问:“秋掌柜查到了吗?”

    秋白砚低头,“对不起……”

    “针对你?”

    “是,小东家。”秋白砚抬起头,“如果……”

    “他们想干什么?”

    “让我回京城。”

    “那你呢?”麻敏儿眯眼问。

    “没打算回去。”

    “为何?”

    “我突然发现鸡头挺适合我的。”

    麻敏儿愣了一下,仰头大笑,“哈哈……”

    秋白砚面无表情站在廊下,任凭小东家大笑不止。

    大笑过后,麻敏儿摸摸下巴,“我恐怕罩不住你。”

    秋白砚叹口气,“以我们的力量,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你身后有……”

    “停——”

    “小东家……”

    “我不想麻烦别人。”麻敏儿冷冷的说道。

    “可据我所知,小将军的人已经把他们吓跑了。”

    麻敏儿转头看向秋白砚,“这就是你淡定的站在这里,不向我辞行的原因?”

    秋白砚再次低头。

    麻敏儿呼了口气,自从昨天夏臻一出现,她就该知道,他已经帮自己挡了妖魔鬼怪,怎么办呢?她跟他之间似乎怎么也扯不清了,感觉很烦燥。

    “要是让小东家为难,我……”

    麻敏儿伸手,“别说了,生意一天天做大,我必须得面对这些问题,只是没想到,首先面对的是人才流失。”

    “小东家。”

    “安心做事吧,一切有我。”

    秋白砚没想到十二岁的小娘子会说出这样的话,除了她背后站着镇国将军府的小将军,他认为,更多的魄力来自于她自己。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小娘子。

    “我会好好做事的。”

    麻敏儿看向远方:“希望明天春天,我们的纺纱作坊,能成为翼州府,甚至整个北方最大的。”

    “小东家,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到的。”

    “那就好好努力吧。”

    “是,小东家。”

    既然知道事情的根源在那里,麻敏儿也不去愁了,准备出城回家,“去后院看看大家练得怎么样?”

    “好,小东家。”

    麻敏儿又道:“以后,要是有什么江湖奇才身手好的,你看人品不错的,就收下来做商行、商队的护院吧。”

    “嗯,这事我已经做了。”秋白砚回道。

    “辛苦你了。”

    “这都是我应当做的。”

    麻敏儿转头:“小有脑子挺灵光的,帮我……”

    “我懂,我一定会为小东家陪养几个能干人。”

    “多谢。”麻敏儿笑了。

    后院,场地大不,十几个护院正在练习拳脚功夫,老叫化子背着手,站姿笔挺,一点也看不出跛足,神情相当严肃,不时伸出背在手后的棒子,练得不好的,啪就是一下子。

    “不进去了。”看到这里麻敏儿放心了,千两银子还没真白花。

    “那我送小东家。”

    “你忙吧,我自己出门回去就行。”

    “那怎么行,该有的礼还是要的。”

    秋白砚把麻敏儿送到了铺子门口,马上明白小东家为何不让自己送了,原来跟小将军约好了。

    鬼才跟他约好了,要是麻敏儿知道别人是这样的想的,一定会大嚎一声。

    “小将军……”麻敏儿抬眼。

    夏臻倏一下从马上跳下,站到她跟前不言不语。

    “什么事?”看到对方一本正径的,麻敏儿有些吃怵。

    “小将军要去守边了。”惊墨站在他身后回道。

    麻敏儿忙问:“外敌来犯?”

    “嗯。”这个点头回应的是夏臻。

    “那……那什么时候走?”

    “马上。”

    “这么快!”刚才还有些不耐烦的麻敏儿现下又不舍了,“那……那……”她不知道能为对方做些什么。

    “我想吃碗羊肉面。”夏臻低头轻语。

    “哦,那跟我来。”麻敏儿连忙转身,带着夏臻朝铺子后厨去。

    厨房连着后院,两人经过时,后院内的老叫化子一个抬眼看到他们,笔直的腿打了晃,瞬间就显现了跛足,谁都没有发现,他背在身后的手,不停的抖动着,双眼却一本正径的看向练拳的护院。

    厨房内的人居然又看到小东家和小将军来了,连忙聚在一道行礼,“小将军,小东家……”

    “你们都出去吧!”

    “是,小东家。”

    厨房内三五个人都出去了,出去后,还被惊墨往边上挡了挡。

    厨房内,想吃羊肉面的小将军却抱住了麻二娘,头埋在她纤弱的小肩膀上,吓得她一动也不敢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麻敏儿轻轻道:“你不想吃羊肉面了?”

    “抱着你更好。”

    “孩子气。”麻敏儿推开夏臻,“还是吃碗面吧,这样路上也暖和。”

    “可我想抱着你。”

    麻敏儿笑笑:“低下头。”

    夏臻愣神。

    “不低啊,那我去煮面了。”

    夏臻连忙把额头送到她面前。

    麻敏儿被他的动作逗笑了,“你这只可爱的兔子。”说完,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乖乖听话,别打扰我!”

    说完,到灶台上煮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