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堇夏雨 作品

第二百三十二章 皇先生:急着做我母亲的儿媳妇?【1更】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许久,终是传来一阵叹息。

    “你果然还在埋怨……对于你母亲的事,我很抱歉。”

    “行了,你有没有真的觉得抱歉,只有你自己清楚,没必要告诉我。”

    皇夜阑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冷漠的态度,对于电话那头的人没有给予一丝半毫的体谅。

    皇夜阑很清楚皇家的人到底是什么品性,在他面前表演慈父深情真是找错了对象。

    皇家人狡诈、阴险且善于伪装,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就连皇夜阑也是将自己归为这一类的。

    可电话那头的人丝毫没有气馁:“今年过年回趟家吧,我很久没见到你了,你也知道,我这把年纪时日也不多了。”

    皇老爷子今年八十五岁大寿,皇夜阑若不是回京参加老爷子的寿辰,也不会因此错过了黎玉琛的葬礼,更不会让黎梦雨遭遇那场车祸。

    往往一念之差,就可能铸成大错。

    皇夜阑没有回答,皇老爷子只好再加筹码。

    “听说,你身边最近多了个小丫头?”

    果不其然,虽然电话那边的皇夜阑依旧没有吭声,可沉默中危险的气氛更浓了。

    皇夜阑的情绪变了,皇老爷子自认为找对了攻克方向,声音里带了点喜。

    “带回来看看吧,你把她藏得再好,终究是要见人的。”

    是建议,也是忠告,但更多的却是威胁。

    沉默半晌的皇夜阑,终还是笑了:“从我踏出皇家大门之后,我就跟你们再也没了关系,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三年前我离京时没有带走您两个儿子的命,您应该烧高香庆祝了。”

    皇夜阑单方面挂掉了电话,令电话那头的皇老爷子迷惑不已。

    他过大寿时皇夜阑还曾回了一次皇家,虽然只是签了个名便走了,没有跨入皇家大门,但至少让皇老爷子觉得还有挽回的可能。

    怎么才过去几个月,就又突然大变样了?

    皇老爷子坐在浮雕龙纹太师椅上,吩咐身后的老管家。

    “查查他身边的那个丫头是谁。”思索了一下,又补充,“隐秘点,别让他发现。”

    老管家替老爷子斟好茶水,恭敬地垂下头:“是。”

    **

    皇夜阑在书房工作到凌晨两点。

    推开书房的门准备回主卧,脚下的步子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悄悄推开客卧的门,女孩正睡得香甜,没有一丝防备。

    皇夜阑在门口犹豫了半晌,终还是走了进去。

    虽然现在已是秋末初冬,椿城依旧闷热难耐,女孩房里开着空调,贪凉地将两只小脚丫露出被子。

    皇夜阑蹙了蹙眉,轻轻掀开被子一角,躺进被窝里,将小丫头捞了过来,替她盖好了两只冰凉的小脚。

    感觉到熟悉的龙涎香,小丫头往男人怀里钻了钻,找个舒适的姿势又睡熟了。

    皇夜阑替她拉了拉被子,确认盖住了女孩的肩头,才阖目养神。

    黎谨泽之前的警告并非空穴来风,皇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