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坏事了

    大殿中,白衣女人静立在舜王旁边,瑾朔黑着脸带着小珺赶了过来。

    舜王与瑾朔说起话来文邹邹的,仿佛每一句都是话里有话,小珺听的直犯困,但目光一扫到那白衣女人身上,她立刻就精神了。不是因为别的,因为那个女人从小珺入殿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紧盯着她。没有一丝情绪与温度的目光让小珺有些不寒而栗。

    从两人一来二去的话里,小珺得知这个女人名叫白子禾,传教而来,是舜国祖神寺的一名真女,说白了就是一名女祭司。

    这种宗教名不见经传,可庆王却异常信任这个白子禾。

    舜王希望太子妃齐小珺可以去祖神寺接受祝福,瑾朔拗不过舜王,只得让白子禾带小珺去往皇城后方的祖神寺。

    祖神寺并不大,一条河隔开了寺与山。比起庆国的清远寺,小珺十分不喜欢此处,也许是这寺庙中的僧人看起来并不慈眉善目,甚至每个人的眼中都隐隐透着几分执念。

    “愿真上庇护太子妃。”

    水淋在了小珺的身上,面前的白衣女人手中拿着一个小瓶子。瑾朔站立在一边,沉着脸看着这一切。

    那水让小珺浑身一冷,仿佛几双冰冷的手臂缠绕着她的身躯一般。就在此时,耳边传来一个极为怪异的声音,她被吓的一哆嗦,瞬时伸手去捂住耳朵。

    也正是这一瞬间,白衣女人手中的瓶子被小珺伸起的手打落在地面。

    砰———一声,粉碎。

    祖神寺内,所有僧人纷纷停下手中的事情,齐刷刷的跪了下来。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珺被这阵势吓得不轻,大惊失色。

    只见那白子禾手僵在了半空,面色一闪而过的阴霾。小珺更是惊呆,因为从见到这个女人开始,小珺就认定了此人脸上不会出现任何多余的表情。

    一旁的瑾朔若有若无的眯起双眼。

    “无事。”女人恢复面无表情,淡淡扫了小珺一眼道:“太子妃殿下还未能得到真上的认可,您若是每日来我面前祈愿或许会有所帮助。”

    小珺被今日这阵势吓到不轻,急忙摆手拒绝:“不必了不必了,我毕竟是庆国人,还是不用了吧。”,白衣女人点了点头,飘一般的离开了。

    徒留呆楞在原地的小珺与睥睨着此处的瑾朔。

    “别发呆了,走吧。”瑾朔示意小珺离开这里。

    回东宫的路上,小珺越想越觉得后怕,不禁同四娘议论道:

    “四娘,你说这舜国怎么回事,我怎么看那个女人怎么像个邪教头目,我看咱们还是少招惹她为好。”

    四娘慌张的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她小点声,一旁的瑾朔还在呢。

    小珺耸耸肩,毫不为意的冲瑾朔喊道:“喂,你该不会也是什么教徒吧?”

    瑾朔一路上都似是在忍受着什么一般,他闭了闭眼,上前一步便捂住了小珺的嘴。

    “我不想听见你的声音。”他的指间的木质气味直钻入鼻。

    小珺身旁的几名带刀侍卫立刻竖起刀,示意他放开小珺。

    小珺则露出一双眼睛得意的冲他弯了弯,似是在说“你奈我何?还不快放开本宫。”

    她本以为他会气急败坏,却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手从她脸上滑落。

    糟了...他不会认出自己了吧。

    小珺赶忙向后退去:“臣妾暂先告退...”转身就溜。

    瑾朔失神的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是了,方才她的那个表情,那个眼神与七七太像了,但,这怎么可能呢?齐小珺,那个心肠狠毒的人,怎么可能是七七呢。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