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燳 作品

第152章 誓言

    同行的白令宗六位长老议论纷纷,“这……这是过的有多苦,才能把身子亏空的这么严重?还不是一个两个人。”

    宋瑾瑜看着众人涌过的城门之上,内外都写着这座城的名字,“渡厄城”。

    数万人衣衫褴褛扛着铁锹在其下而过,骨龄不过二三十,尽皆呈显老态。

    城门上“渡厄城”的‘渡厄’二字,愈发显得讽刺。

    名为渡厄,实为厄难之城。

    在众多普通人熙熙攘攘地回城后,其后跟随着几个皇境修为的和尚,待几个和尚进城后,这渡厄城的城门也随之关上了。

    虽说是正儿八经交了灵石进城的,可此刻的宋瑾瑜却不想自己这八人被几个皇境的小和尚给发现。

    低调行事,免得引得圣佛殿这帮疯子发狂。

    宋瑾瑜他们是不怕圣佛殿的这些和尚,可这城内还有数万无辜之人。

    万一圣佛殿再来个屠城什么的,惹不起惹不起!

    “都用上敛息的法子吧,咱们暂时尽量不跟圣佛殿的人正面冲突。”宋瑾瑜给众人传音。

    这回,他们用的是敛息的法子,寻常人能看到他们,却是关注不到,也记不得,想不起来。

    对付几个皇境修为的小和尚,敛息的法子是绝对够用了。

    层次迭起的人潮进城后不久,这漫天黄沙地里的天色亦是彻底黑了下来。

    纵使身在城内,也感觉周边变冷了许多。

    是真的冷,宋瑾瑜他们尽皆是修行之人,都觉得寒意侵人,不由运起灵力御寒,更遑论城内的普通人?

    “我们分头去探探这些西天圣佛殿辖下普通人的生活,俩人一组。”宋瑾瑜跟君楚战十指相扣,给白令宗的六位长老传音道。

    不待六位长老询问或者分组,宋瑾瑜跟君楚战已是一瞬便没了人影。

    徒留下站在原地的白令宗六位长老,于这渡厄城夜晚的寒意之中一片凌乱。

    炼体峰浑安长老先开的口,“我们还要不要继续敛息?总感觉小宋峰主在坑人呢。”

    “要吧,敛息还是必须的,万一我们真惹出什么事,想想小宋峰主旁边的那位……”

    一提君楚战,六位长老立马老实了。

    “可是,我们这两人一组的分组咋整?”孤鹜峰的长老开口问道。

    浑安长老大手一挥,“能咋分,就瞎几把分呗,要不咱俩一组?”

    看似大气洒脱的一句话说完,浑安长老看着孤鹜峰长老的眸子里明显带着几分期盼。

    孤鹜峰的长老连忙摆手,“别别别,我可惹不起你,我要跟云芮长老一组。”

    而后倚剑峰的长老拉了道真长老一组,最后只剩下浑安跟跟符箓峰的小透明长老大眼蹬小眼。

    小透明长老看着浑安的神情当中明显带着嫌弃,但也只能认命地跟浑安长老一组。

    浑安长老见终于有人跟自己一组了,上前猛地揽住符箓峰小透明长老的肩,“兄弟,你跟我一组往后咱俩就是兄弟了!”

    “嘶——”符箓峰的小透明长老在浑安的这一揽之下可不好受。

    他们符箓峰向来主修符箓一道,肉身什么的一直都是短板。

    而浑安长老是炼体峰的,小透明长老在浑安这一揽之下,只觉得肩胛骨都要裂了……

    道真,云芮等人看着小透明长老,眼中虽带着同情,却还是默默走开了。

    同门师兄弟,在这种时候就是用来卖的……俗话说得好,死道友不死贫道!

    再说宋瑾瑜跟君楚战二人,迎着路上的寒意,往之前与几个孩子一起堆砌黄泥城堡的地方而去。

    走到今日同几个孩子堆砌黄泥之处,宋瑾瑜闭目感知了一下周围,很快找寻到了那几个孩子的气息。

    几个孩子的家都在距离此处不远的地方,其中还有俩人是一对亲兄弟。

    在宋瑾瑜刚刚的感知中,他们正在一座黄土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