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次相遇

    青元322年,初秋,夜晚,城防营附近。

    月朗星稀,清风徐徐。

    两条黑影一晃而过,其中一人的肩上还扛着一个人,动作迅速丝毫不受影响,半响后,两人悄无声息的在一处草丛边落下。

    却见被扛着的那人分明没有了生气。

    “就丢这里了,红月,你守着,我这就去将人引过来。”其中一黑衣人说罢便将人丢了下来,后腾身而去。

    被丢下的那人,落地的瞬间手微微晃动了一下。

    奚若雪感觉到无限的黑暗还有未知的恐惧,可双眼似乎沉的很,怎么都睁不开,此时耳间却传来了清晰的女声。

    “主上还是太仁慈,死了还要保全你的清白之身。”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

    便是那被唤作红月的人小声嘀咕着,月光下,她一身黑色的夜行衣,突然,她迅速的将地上躺着的人衣物全部解开丢到一边,面上用外衣盖着,“呵,纵使你再骄傲,如今不也这般凄凉,我倒要看看你这般模样到了阴曹地府还如何看不起人!”

    语带幽怨,听起来似乎曾被伤过,可惜脸上用面巾蒙着,看不清表情,只余一双眼冰凉透彻。

    话音刚落,随即抬头望了一眼前方,远远的一道黑影后面似乎还有一道刺眼的白衣跟着,见此情形,快速的隐了去。

    奚若雪猛一挣扎,睁开了眼睛,清澈的眸子里满满的疑惑,死了?死了还要把衣服脱光?什么主上?

    抬眼,明月当空,冷冷的月光扑洒在夜间,犹可以看清近在眼前的绿色草丛,星星点缀,忽闪忽闪的,还有阵阵轻风拂面,可以微微听到草动的声音,明显能感觉到周身冰冷,还有感觉,似乎没有死呢?

    “荒无人烟”“恐怖”这两个词瞬间蹦到了奚若雪脑海里。

    可自己怎么动不了了,动了动嘴唇,只有“唔唔唔”似蚊子一样的的声音发出来,也说不出话来?也没有被绑着,嘴巴也没有东西塞着,那不就是传说中的被点了穴道?可能吗?

    这又是在哪里,刚刚说话的人怎么也不见了,啊啊啊啊,奚若雪脑中此时有十万个为什么需要解答。

    可自己明明是被劫匪从六楼推了下去,那现在难道做梦了,还是梦中梦?

    懵了又懵,转眼又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自己竟然光着身躺在草丛里,这要是什么虫啊,蚂蚁咬了怎么办,会不会有蛇啊,啊啊啊,这到底是哪个变态干的,谁来救命啊?

    纵使内心再抓狂,可回应的不过是死一般的沉寂,害怕,无助……

    “啊!”只听身侧一声惨叫,然后是人倒地的声音,奚若雪正沉浸在无边的绝望中,便被这突如的情况打断了。

    斜眼看过去,清冷的月光下,一白衣男子手执长剑,剑锋还在滴血,奚若雪心慌乱跳的,惊恐之色四处蔓延,却避无所避。

    这一刻恨不得立马昏死过去,自己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倘若这一剑指过来自己不也横死在这草丛中,而且还是赤身裸体,我的天,太恐怖了。

    心定,迅速作出反应,先装死。

    等等……他穿的是古装!猛的又睁开了眼,便对上了一双清冷的眸子,只好顺势露出灿烂的笑脸,她可不想死啊,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大侠一定要剑下留情啊。

    借着幽幽的月光,大致能看清面前人俊美的轮廓,奚若雪暗自祈祷人帅一定要心美啊。

    “是你,整个京城翻遍了都没找到你,果然……”语气不温不淡,尤其是最后两个字声音很轻,飘散在清冷的微风中,完全可以忽略。

    奚若雪闻言喜不自禁,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熟人嘛,小命算是安全了,这声音自带磁性,还如此飘逸,分分钟让人沉沦,可这一切难道都是梦?

    “唔唔唔”奚若雪此时却无意研究,眼下处境很不乐观可惜说不了话只能这样提示一下,转瞬清丽绝伦的的面容浮现出巨大的惊恐,她似乎感觉到了身上有什么爬行动物正在滑行。

    “怎么,平日里巧舌如簧的第一大才女这会竟然没有什么要说的。”话落,凤羽竟幽幽的坐了下来。

    奚若雪心里害怕极了,此时面容够狰狞,眼眸眨个不停,这个时候就要豁的出去,生平最怕这些软体动物,这丫的绝对是故意的,才女?才女也有落难的时候吧。

    男子见状面上露出丝丝笑意,转瞬笑容凝固不见,似乎明白了什么,迅速伸手解开了奚若雪的穴道。

    奚若雪“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直接抱住眼前的人,双脚顺势扒了上去,这一刻只觉得那软体动物的恐惧超出了一切,来不及考虑其他。

    凤羽猝不及防,抱着奚若雪向后倒了下去,触手是一片光滑细腻……

    两人瞬时都反应了过来,伴着一声惨叫,凤羽毫不留情的将人推了下去,这下好,刚刚还有一件外衣遮挡在胸前,现在全部暴露无遗。

    “啊,你,你……”奚若雪本能的叫了起来,整个人也慌乱中不知所措。

    更不知所措的是这声音,如此陌生,声色清脆动听,显然不是她所熟悉的。

    凤羽此时满脸通红,侥是他如此淡定的人,此时也不淡定了,赶紧转过身去,只余“嘭嘭”的心跳提示刚刚他看到了什么。

    空气凝结了一秒后,奚若雪迅速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