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笑有毒 作品

第399章 被暗算了

    岑祺似乎是有些累了,挥挥手,让黑衣人退了出去。

    凌德昌自然不会允许自己失手,因为岑祺允诺他的条件,实在是太诱人了。

    故而,大婚的前一天晚上,凌德昌便已经带着小厮去了凌欢的院中。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回了凌府,你是否也应该将四姨娘的遗物交给我。”

    院中,凌欢微微皱眉,看着站在院中的凌德昌,语气有些不悦。

    凌德昌今日穿了一身灰色的长袍,眉眼之间倍显疲惫,他看了凌欢一眼,似乎有点欲言又止。

    “欢儿,让你的婢女先下去吧,为父有点事情要和你说。”

    说着,他也不等凌欢同意,就径直进了房间之中。

    “小姐……”寒霜在身后,不放心的看了房门一眼。

    凌欢微微摇了摇头,“不碍事,你在门口候着吧。”

    “好。”寒霜只得答应,左右自己就在外面,如果小姐遇到什么危险的话,只要稍微喊一句,她便会闯进去。

    凌欢转身进了房间。

    这几日,因为苏氏的特别“吩咐”,以及凌德昌的默许,凌欢一直被关在小院子里面,不能出去一步。

    明日就是她大婚的日子,眼下看着面前这个便宜父亲,凌欢的心中掀不起一丝波澜。

    看见凌欢如此冷淡的模样,凌德昌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道:“你和你生母真像,不仅容貌相似,就连脾气也一模一样。”

    凌德昌的语气带着淡淡的哀伤,好像想起了往事一般。

    凌欢心中冷漠,精致的小脸上面无表情,根本不想和凌德昌多说。

    在她看来,凌德昌此来,不过是来卖弄感情,想要借机让她心软的。

    过去从来没有维护过父女情谊,以为这个样子就能够挽回了吗?

    “遗物。”凌欢伸出了两根手指,轻轻扣着面前的桌子,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

    凌德昌脸色一变,似乎是要发作,可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硬是将脸上的怒意将压了下来。

    好半天之后,他才从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来,安慰道:“你不必担心,既然答应了要给你,为父就一定会给你的。”

    说着,他从袖口里面掏出了一样东西放在面前的矮桌上面。

    看着面前的东西,凌欢挑了挑眉梢,不置可否。

    这是一个十分精致的锦盒,泛着淡淡清香的檀木,上面雕刻了许多精致的花朵图案,边框还小心翼翼的用金丝线缠绕了起来。

    光是看着,便已经知道面前的东西不一般。

    凌欢动了动眼眸,没有伸手过去接。

    她信不过凌德昌。

    倒是凌德昌伸出手来,一边主动的将锦盒给打开,一边说道:“这锦盒里面装的是你生母留下来的玉佩,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打开看过,就是为了留给你。现在你也长大了,这东西就交给你,以后你放在身边当一个念想。”

    说话之间,锦盒已经应声而开。

    凌德昌将锦盒放在了凌欢的面前,讨好道:“你看看。”

    凌欢低下头,只见锦盒里面放着一块色泽上佳的玉佩,只是这块玉佩的形状十分的奇怪,是半边月牙形的。

    她伸手将玉佩拿了起来,发现玉佩触手生凉,小小的一块玉佩通身剔透,没有一丝瑕疵,就连玉佩的上面也没有雕刻多余的东西,握在手里面十分的光滑。

    原来这就是四姨娘留给四小姐的东西吗?

    凌欢叹了一口气,将玉佩放回了锦盒之中,心想着,若是有机会的话,她一定会亲自去四姨娘的坟前,将这枚锦盒还回去。

    四姨娘不过是一个姨娘,按理来说不会拥有这么名贵的东西,可是对方不仅有,还将这玉佩留给了自己唯一的女儿。

    如今凌欢占了四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