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难对付的夜灵草

    原本正在熟睡的凤九歌,凤眸微微一动,身体对于危险的本能,让她立刻脱离了俗熟睡,开始变得警觉。

    察觉到怀中的人对危险本能的动作,楼千凰下意识的皱眉,眼底流淌过一道心疼。

    刹那间,那双犹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其中一只泛着沈蓝色的光芒,仿若从地狱走出来的王,杀意犹如实质!

    那些正准备冒头的绿色光点,似乎僵了那么一下,有将近一息时间的停顿。

    飞白飞羽立刻察觉到了自家王上的动作,也感应到了山洞当中那隐隐约约要冒出来的危险,立刻警惕性地靠近自家主子。

    不过,还没有等他们开口,楼千凰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两个人瞪大了双眼!

    收藏的手臂微抬,把怀中的人揽得紧了些,眸光移动,他们所处的整片空间都瞬间停止!

    如果此刻凤九歌是清醒着的,必定能够发现这一幕似曾相识。

    在紫林大陆,她就曾经见识过楼千凰定格空间的能力。

    如今能够按照正常时间移动的,除了他们三个人,整个山洞当中的人,也就只有无忧还算是清醒。

    他毕竟不算是晓星大陆的人,所以对这个世界的空间法则也稍微的有些排斥,即便楼千凰定格了他们所处的一寸空间,无忧虽然说人是动不了的,但他的精神力却是依旧可以察觉到周围的变化。

    当那些绿色小点点一出来的那一刻,他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而如今那些绿色帮忙同样的被定格在了那里,动弹不了半分。

    无忧不知道楼千凰究竟打着什么主意,但是,飞白和飞羽却是一清二楚。

    果然,两个人猜的是对的,将近两个时辰过去,周围的空间还是定格在那里,时间稍纵即逝,就好像一眨眼一眨。

    凤九歌觉得这一觉睡得无比舒服,连日里几日都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了,她是被自己肚子里面的小家伙给踹醒的。

    一睁眼就瞧见了楼千凰温柔到几乎宠溺的目光,凤九歌只觉得心头一暖,“我被他踢醒的。”

    楼千凰目光一僵,瞬移到了凤九歌的小腹处,目光微微的冷了几分。

    他这么努力,耗费精神力定格住这边空间,就是为了让自家小媳妇能够多休息一下,这两日她都没怎么睡觉,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如今好不容易陷入了沉睡,自然是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扰,包括肚子里的这个娃娃。

    察觉到楼千凰骤然变化的情绪。凤九歌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我睡饱了,不要怪他。”

    楼千凰的情绪这才好了一些,“嗯。”

    虽然是点头,可他心底的冷意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消失,果然,这小家伙就是个碍事的。

    “所以,现在可以收回你的精神力了吧?傻瓜,哪有你这么浪费精神力的?”

    凤九歌几乎是一睁眼就发现周围的空间被定格了,但是想到他这么做的原因,凤九歌只觉得自己都被泡在了蜜缸里,不愿意爬起来。

    楼千凰轻笑,“只要小歌儿休息好了就成,如果没有这些碍事的人,为夫早就在你进入魔兽森林的中央了。”

    凤九歌挑眉,“那要不然,我们甩掉他们?”

    楼千凰点头,“为夫恰好有这想法,小歌儿果然和为夫心有灵犀。”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有一个想法,便在心里逐渐形成。

    自家媳妇儿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楼千凰自然也没有必要浪费自己的精神力让周围这些人舒服,手指微微一动,整片空间都似乎活了过来!

    凤九歌几乎是立刻,便发现了那么不对劲,看来他猜对了,就是因为这玩意儿即将出来,所以,楼千凰才定格了这片空间,“阿凰可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

    楼千凰摇头,“反正不是魔族的,想来应该是在这魔兽森林里面滋生出来的物体,并未出现在书籍之上,也没有任何的记录。”

    凤九歌这下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忧,“这么说,我们还是第一批见到这玩意的人了?我该为此感到骄傲吗?”

    空间里面的河洛眼神一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凤九歌,“这玩意儿有些像夜灵草,不过我并不能够确定。”

    凤九歌眼神顿时一亮,对了,他空间里面还有一个活了上万年的人呢,他怎么给忘了,“夜灵草?那是什么?”

    河洛的长眉瞬间皱了起来,几乎皱成了一个川字,“我并不能够确定,那些绿色光点还没有出来,完全似乎只是刚刚觉醒,我只是觉得有些相像,如果真的是夜灵草的话,我们怕是遇到麻烦了。”

    凤九歌心里一个咯噔,连河洛都觉得麻烦的事,那必定是极其难以对付的,如今,他们这里还有这么多人,总是会有拖后腿的。

    把自己的精神里抽了出来,趁着这段时间告诉楼千凰,“河洛说,这东西有些像夜灵草,不过,他并不能够确定。”

    话落,凤九歌的精神力便再次进入了空间和河洛沟通,“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快说与我听听。”

    “这夜灵草是出现在上万年前,就连我也只是跟着老主人见过一眼,那个时候,神魔发生了一次小规模的争斗,我同老主人一起,在神魔战场上面,曾经见过这种灵草,那个时候我们被困在了一个山洞里,山洞里面也长有这种灵草,我们进去之前,也是用精神力探查都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然而,就在我们熟睡的时候,异象突变,我们都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好在老主人反应极快,我们才没有被那灵草偷袭,我根本就来不及看清楚那草长什么样子,老主人便当即便同那灵草缠斗了起来,那林草很是可怕,好像杀不死一般,会不断的分裂出分身,那些分身,每一支上面都有剧毒,但凡是闻到它的气味,或者是说被那灵草上面的枝叶稍微溅到一点,都立刻会被融化!而且,那夜灵草似乎像是有灵智一般,还懂得如何堵住出口,如果不是当年老主人身上有紧急逃生的空间灵器,当年我们怕是要折在里面了。”

    这件事情时隔这么多年,河洛如今谈起还是有些心有余悸,连当初她的老主人这么强大的人物都被那灵草差点要了命,可以见得,这东西究竟有多么可怕。

    凤九歌心头一沉,原本她还想着,就算真的有什么东西,他们用尽全力想来也应该能够对付,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可如今瞧着,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阿凰虽然说是魔族的王上,可河洛的老主人也并不是简单的人物,连他都无法对付的东西,想必阿凰对起来也极为困难,一时间,凤九歌眉宇之间都染上了愁绪。

    刚想跟楼千凰解释这东西的来由,周围的那些绿色光芒开始越来越重,甚至已经开始有绿色的光点冒了出来,就像是两只绿色的眼睛一般盯着自己,凤九歌一瞬间就觉得浑身发麻。

    那是一种仿佛被看穿了灵魂的感觉,让她觉得从脚底到心头都是凉的!

    能够察觉到自家小媳妇儿身上的变化,楼千凰大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