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谂 作品

第266章:狼人杀7

    古暑端起咖啡杯,一口气喝完,拿着车钥匙离开咖啡馆,走到马路对面的停车位,开车门,驱车离开。

    从始至终,都有一双眼睛透过望远镜盯着古暑。

    古暑路过菜市场的时候,突然想起,家里没有辣椒面,而且,她好久没有吃过“秦记”的酱牛肉。

    古暑找好停车位,将车子停好,直奔着秦记的牛肉铺子,这家铺子生意数十年如一日的好,古暑粗略数了一下,光是排队的就有四五十人。

    古暑正要去排队,被慕千阳拉住了胳膊。

    话说,古暑对这个爱豆,当初是火热的崇拜,只不过这一年多发生太多的事,连搏击馆古暑都不常去,何况去看比赛。

    古暑和慕千阳打了个招呼,慕千阳上下打量着古暑,没想到你这种继承过亿家产的女富豪,也喜欢逛菜市场。

    古暑摆了摆手,我就是个粗人,慕先生玩笑了。

    这时,一个身材中等,穿着黑色裤褂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此人,正是秦记酱牛肉的老板,秦东风。

    古暑露出礼貌不失尴尬的笑容,慕先生,我还要去买菜,就不打扰你。

    古暑对着秦东风颌首示意,直奔西摊尽头的辣椒店,基本走过东西摊的分界线,海娃杂货铺,耳根子一下就清静了

    “萧玺?”

    ……还有一个男人。

    古暑和萧玺的嘴角都带着笑意,俩人几乎同时开口,你怎么在这里?

    古暑问出这话,觉得自己傻逼了,萧玺是警察,能来这里,肯定是查案子。

    萧玺拍了拍古暑的肩膀,主动和古暑介绍,我的同事封俾。

    封俾,一米九的个子,干练的寸头,戴着黑色蛤蟆镜,凌厉的眉峰,高挺的鼻子,薄唇轻抿成好看的弧线,价值不菲的黑色长风衣,牛仔裤,滑板鞋,和整个菜市场格格不入。

    古暑双手抱胸,上下打量着封俾,是哪个“bi”,如丧考妣的妣吗?

    别说是萧玺,封俾都差点儿没忍住笑了。

    封俾(bi),好多人都读成“封闭”,只有古暑这一个奇葩,能理解成“如丧考妣”的妣字。

    辣椒店的老板娘阿婶走了出来,亲昵的挽住古暑胳膊,亲昵的骂道,没良心的崽娃子,多长时间都么来?

    阿婶看着古暑,又看了下两名警官,不解的问道,你们认识?

    古暑连连点头,拍了拍萧玺的肩膀,我新交的朋友,在公安部门上班儿厉不厉害?

    “那个?”

    古暑看了下封蔽,对着阿婶解释道,对象。

    阿婶正要说什么,就让古暑打断了,谁说同事就不能谈恋爱?

    “走吧!”

    “进屋喝水!”

    古暑搂着阿婶的胳膊,萧玺和封蔽跟着,三个人一块儿去了里屋,留下凶狠的大黑头看门。

    古暑从抽屉里拿出纸杯,给萧玺和封蔽倒了杯热水,然后,和阿婶一左一右坐在炕头。

    阿婶还是有些不信,拍了拍古暑的胳膊,又问了一遍,他们真的是你朋友?

    古暑嗯了一声,都是我的朋友,关系特别好。

    之前,我不是说过,等我有了钱,就把咱们这个店铺重新装修,做最地道的秦城辣椒店,就连店铺都是他俩帮忙找的,我手机里还有图片,阿婶要不要看看,古暑说着,从口袋里掏手机。

    阿婶笑的嘴都合不拢了,看着萧玺和封蔽的眼神,瞬间就不一样了。

    古暑将手机放在桌子上,看着阿婶,阿婶用力的点了点头。

    萧玺点了点头,古暑就出去了,顺便关上了房门。

    半个小时后,房门打开了,阿婶率先出来了,脸上有点儿担忧,古暑搂住阿婶的脖子,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阿婶一下子就高兴了。

    阿婶千叮咛万嘱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