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婉颜 作品

第一百一十一章 饕餮

    帝卿和容祈对视一眼,心领神会地合作出了一招,帝卿放出天火,容祈使出空间罩,很快,一个个小型弹药便制作完毕,投入战场之中。

    战场上因为天火弹药的加入,很快便清理出了大片大片的空地。魔域之人与其他人一样,无论是不是火属性的,都抵抗不了天火的侵袭,更何况,帝卿的天火可是身为火系元素之中的火灵暗中优化过的,威力自然非同一般了。

    正当帝卿和容祈准备一鼓作气,将这些还在屠杀无辜百姓的魔域刽子手们一网打尽,远远地传来一声熟悉的打招呼声:“嗨!卿儿小姐,容祈少主,我们又见面了!”

    “上官子邪!”帝卿咬牙,她现在可真是越来越讨厌这家伙了,怎么哪儿都有他的身影,真是阴魂不散。

    “哎!是我!”再一声,声音已是近了许多,似乎就在百米之外,“难得卿儿小姐这么记挂我,我这不马上就赶过来了吗?”

    帝卿看着上官子邪渐渐显现在面前的身影,冷笑道:“确实很记挂你呢,记挂你什么时候魂飞魄散,不是吗?可惜呀,你怎么就不如我的意呢。”

    上官子邪眸色一暗,但很快又不着痕迹地压下情绪道:“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哦。卿儿小姐一句话,我立刻就可以魂飞魄散,只是现在还有未完成的心愿,在下暂时还不能如了卿儿小姐的意。”

    容祈看着上官子邪微笑的脸庞,皮笑肉不笑道:“没事,总有机会的。”

    “确实,”帝卿同样冷笑道,“总有机会的。”

    上官子邪不以为意地笑笑,他早就习惯了别人对他恨之入骨的样子,他甚至有些快意地觉得,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的价值和存在似的。

    “我这次来可不是来和二位叙旧的呢。”上官子邪转移了话题道,“这次来,主要还是来送个大礼物的。你们一定会很惊喜很惊喜的。”

    帝卿看着上官子邪莫名兴奋起来的神色,厌恶地皱眉道:“你又想干什么?”

    “嘘——”上官子邪兴奋得有些癫狂,“别急,时间还没到呢。马上,马上了。”

    “上官子邪!”清润悦耳的声音仿佛自天边传来,水铭突然出现在上官子邪身后,沉痛道,“停手吧!为什么要让自己变成这样呢?”

    上官子邪颇为不耐地皱了皱眉,这个水铭,以前还很正常的,这次他来到下界的时候,水铭这家伙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对他管这管那的,还一直跟着他,弄得他在沧烈边界的战场都没有完全布置好,就赶来沧澜边界了。

    和现在的水铭比起来,容祈都莫名顺眼了许多。

    水铭见上官子邪故意不理会的样子,无奈道:“不管你怎么想,不管你接下来怎么做,我会一直跟着你的,直到你停手为止。”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上官子邪气笑,转身对水铭道,“你又不是我的谁,你管我啊?!跟了这么一路的,你不嫌麻烦,我都嫌麻烦了!”

    终于等到上官子邪回话的水铭眼眸一亮,清润的面庞上酝酿出一抹温和的笑意,道:“我是你哥。”

    “我哥?!”上官子邪气笑,“我说你就算想造也请打听清楚了再造行不?先不说你是沧烈皇室成员,我来自沧渊皇室。就说我原来最根本的身世,我的家族可是被灭了门,最后只剩下了我这么一棵独苗的哎!哪来的哥哥?”

    “我真的是你的哥哥。”水铭认真道,“一母同胞的亲哥哥。”

    “不可能。”上官子邪都懒得跟他解释了,就这么断然地回了一句,便想再次转回身去。

    水铭见他似乎又不想理他了,想着下次能够理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顿时也顾不上帝卿和容祈在场了,急急道:“你的背上,有一个胎记,血红色的蔷薇花,不是吗?”

    上官子邪微微一顿,也只是短暂地一顿而已,他很快笑道:“又是从哪里听来的乱七八糟的小道消息,这么不靠谱的消息你堂堂沧烈皇子居然也信?”

    “我信。”水铭紧紧地盯着上官子邪,眼中有淡淡的悲伤划过,“因为我也有,同样在背上,浴血而绽的血色蔷薇。”

    上官子邪彻底僵住了,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那里,目光飘忽不定,有些不知所措。

    水铭继续道:“我知道这很难以置信,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成为沧烈九皇子,而你成为了沧渊太子,但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我确实是你的哥哥,你也确实就是我的亲弟弟。”

    上官子邪垂眸不语。

    水铭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上官子邪的半点回应,他试探着想靠近上官子邪,刚刚移动了半步,上官子邪突然失控道:“不可能!你骗人!”

    如果水铭说的是真的,那他这么多年以来的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之所以成为初尘的弟子,帮他做了这么多事情,只是因为初尘当初答应帮他复活被屠杀的家人,可如今看来,水铭还在,说不准,再细究下去,他也不是什么满门被灭的孤儿。

    那他这么多年的坚持是为了什么,他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所遭受的白眼,又是为了什么?!

    水铭悲伤又温和地看着失控的上官子邪,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来安慰这个新得来的弟弟,他此时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可能制止他继续做不好的事情,并监督着他,让他的余生都为了之前做下的事情赎罪。

    当然,他会陪着上官子邪一起,为他之前所犯的罪行,赎罪。

    上官子邪捂着脑袋,突然睁开了他那双已经变得血红色的眼眸,邪邪一笑道:“你们都联合起来骗我!怎么,为了制止我,居然连我的身世都不放过,还来装作我的亲哥哥?卑鄙,自认为正派之人,卑鄙起来,简直比魔道中人还要卑鄙千万倍!”

    水铭沉痛地看着他。

    “哈哈哈哈!”上官子邪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既然你们这么想制止我,我就偏不让你们如愿,这次的大礼物,也是时候送给你们了!”

    上官子邪抬手,帝卿、容祈和水铭还来不及反应,一只巨大的魔兽突然凭空出现在底下的战场上,光是出现,就凭借巨大的体型,踩死了一大片人。

    古籍有云:“鉤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是食人。”还有野史记载:“饕餮,兽名,身如牛,人面,目在腋下,食人。”两处指的其实是同一只魔兽。

    也就是现在底下这只,号称上古四大魔兽之一的饕餮!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