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南花 作品

第六十七章 转机

    鹿二爷眼神幽深的看着他们,像是盘身于幽暗处的一条毒蛇,嘶嘶的吐露声息,他轻描淡写的和鹿天煌对视一眼,眼底有着化不开的浓郁。

    鹿烨右手渐渐握紧了扶手,脸色暗沉的看着鹿芊芊等人,当看到他们身上残留的血迹以及污浊的衣衫时,更是隐隐带着些愤怒。他深吸一口气,冷静问道:“怎么回事?不是让你跟着寅叔叔吗?”

    鹿芊芊听着公子的话,又觉得委屈了起来,身子向着公子,眼睛却狠狠的看向了右边那位,“禀告公子,今日三房大比,我听公子的话,随寅叔叔在晨时一同前往比武场,却没想到竟然有人从中作梗!偷换了通往比武场的空间隧道,派人在对面截杀我们!”

    底下的宾客瞬间哗然,本以为只是来参加个宴会,却没想到听到这么大的八卦。这其中知晓鹿族禁地真相的并不多,但却到底有几个。此时听见芊芊的话,都是暗地一笑,心想这鹿族今年的确该倒霉,族长都重病不起了,你们三房暗地里还争夺得起劲,不如快些倒了,我们也能抢抢这霸族的位置。

    鹿芊芊的眼神那么明显,就算鹿烨不看,也知道她说的是谁。他沉默了良久,终是做了决定。就在此时,二长老右手微抬,明明看上去苍老无力的手,搭在他肩上,他却觉得像一座大山压了下来、二长老缓缓摇了摇头,无奈道:“别让人家看我们笑话。”

    鹿烨低头无言,身子还保持着刚才想要站起来的样子,却僵硬不动了。只觉得心底有些酸楚,坐在这个位置上,所思所想都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

    他回手拍了拍二长老,示意他自己知道了,鹿芊芊在大公子身边多年,自然明白他这个动作的意思,像是从来不认识他一样,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就在此时,远处忽然传来几道破风声,因为速度极快,就连风都有了瞬间的停滞。鹿芊芊骤然朝那边看去,脸上露出了笑意,大喊:“寅叔叔!”

    鹿宗寅右手提着鹿四,满脸喜色落在高台上,大跨几步走到芊芊身边,向着鹿烨躬身一拜,“公子!我来晚了。”

    鹿烨见他终于回来,长叹了一口气,只是他此刻心神动荡,倒没注意到跟在他身后的那几人。

    这怎么又来一出?今日到来的宾客觉得甚是满足,这瓜是吃了一个又一个,鹿宗寅大家都晓得,鹿族顶尖高手,那他手里提的,就是之前说的埋伏的人?

    “诶,那是鹿四。”

    “鹿四?这是谁啊?”

    “你傻啊,人家姓鹿,肯定是鹿族自己人呗。”

    “自家人坑自家人?没想到这鹿族之内的争斗也这么厉害,那这是二房还是三房的?”

    鹿宗寅听着四周传来的议论声,渐渐皱起了眉毛。他在路上便想过,若将二房暗杀一事在大庭广众之下捅出来,不仅损伤鹿族面子,大公子也难做。只是听底下人的意思,怎么所有人都知道这事儿了?

    鹿芊芊此时也是反应了过来,小脸逐渐变得苍白起来,之前过于生气,不曾考虑到后果就把事情说了出来,难怪大公子脸色这样难看。

    她羞愧的低下头,轻声向鹿宗寅解释道:“寅叔叔,糟了,我刚才一着急,把事情都给说出来了。”

    鹿宗寅闻言一愣,暗叹自己没说清楚,小孩子哪懂这些,还以为是告状呢,他揉了揉鹿芊芊的头,柔声道:“没事,公子会帮我们的。”

    说到这件事,鹿芊芊又觉得生气,嘟囔道:“才不会呢,公子变了。你不知道方才,他都不打算帮我们的。”

    “别胡说,公子做事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现在族里关系紧张,他也为难,我们要体谅他。”

    说完这话,鹿宗寅淡淡看了一眼晕倒的鹿四,心里瞬间想到了几种方法,面朝鹿烨拱手道:“回禀公子,芊芊这孩子年幼,误会了今日之事,其实我与鹿四早已约好,所谓截杀一事,当不得真。”

    好一个误会,给了双方一个台阶下。

    就算是别族的人也不得不感慨,若自家族里也有鹿宗寅这般法力高强,还能看懂局势的人在就好,这得节省多少时间啊。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