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你我姓 作品

一百一十八、确实去了

    村子里的人挖了一夜,先后挖出了两位老人。

    樊嵘国在老人被挖出来后,立马就跑过去检查,很不幸,都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跟村子里的人在大雨里折腾了一夜,最后还是没有救下两位被压的老人。

    樊嵘国看着两位老人经自己的手检查,最后被自己通知说没有了生命体征的两位老人先后被村子里的人抬走,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山中的雨还在下,一点停的迹象都没有,樊嵘国和晏维鸿此时像极了这个山村的大多数人,因为连夜的大雨和死人的缘故,导致所有人情绪低落,都无神的呆坐在这避雨的地方。

    刘树泽一早就早早的起床了,同时弄醒了还在睡觉的王寅楚。

    刘树泽接连叫了好多声,可王寅楚只有声音,却没有一点起床的痕迹,于是刘树泽只好推门进了卧室,坐在床边,逗着王寅楚,在王寅楚用手去扒拉刘树泽的手时,刘树泽抓住王寅楚的手,把躺着的王寅楚从床上拉了起来,即便是这样,王寅楚依旧眯着眼坐在床上睡着觉。

    刘树泽无奈,扶着王寅楚的肩膀,摇了摇王寅楚,想彻底的把王寅楚弄清醒,这可倒好,只见王寅楚直接身体前倾,爬在了刘树泽的怀里,头倚靠肩膀上继续睡觉。

    爬在刘树泽怀里的王寅楚有点小得意,笑了笑,同时呢喃到:“我就再睡一小会,就立马起。”

    刘树泽侧过脸思量了一下王寅楚说的话,微微笑了笑,拍着王寅楚的背,不在说话。

    爬在怀里的王寅楚有点不安了,她还在等刘树泽下一部的行动呢。

    刘树泽突然停下了手,对着王寅楚的耳朵说到:“你要是想继续睡这,我去给房东阿姨打电话吧。”

    听到这个装睡的王寅楚立马睁开了眼,假装打了个哈欠,也还是不起,继续瘫软无力的爬在刘树泽怀里。

    刘树泽轻轻的推开了王寅楚,并说道:“快起床,我要收拾一下,不然我怎么按时搬走。”

    王寅楚装作懵懵的样子,用无神的眼睛看着刘树泽,同时点了点着头后就把头耷拉着。

    刘树泽看着王寅楚,笑了笑,站起身来,摸着王寅楚的头说到:“我出去了,千万别在继续躺下。”说完话后,还有弄了弄王寅楚的头发。

    而后,刘树泽就出门了,在带上门的瞬间,还有看了眼还呆坐在床上的王寅楚。

    低头坐在床上的王寅楚,眼角的余光看到刘树泽出门还把门关上时,立马恢复了精气神,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下去,踩在地板上发出了“咚”的一声,感觉到自己的动静有点大了,立马收起了自己的动作,悄悄的穿上了拖鞋,同时做出暗自高兴的动作和表情。

    听到卧室发出的巨大声响,正在做早餐的刘树泽,微微笑了笑。

    晏维鸿拿着两个馒头坐在了樊嵘国身边,把其中一个递给了樊嵘国,同时说到:“来,吃点吧,都折腾一晚上了。”

    樊嵘国接过馒头,把馒头捏在手里,一点吃的迹象也没有。

    晏维鸿看到了,把自己手里的馒头掰成两半,拉过了樊嵘国的手,拿出了拿手里捏着的馒头,把掰开的馒头重新递给了樊嵘国,同时说到:“昨晚有一批部队已经冒雨进山了,马上大部队就会到这个村子了,没事的,快吃点吧。”

    樊嵘国听到部队都连夜赶来了,其他地方一定灾情很严重,立马转过头去双眼放光的看着晏维鸿开口问到:“村长有说,里面的几个寨子什么情况吗?”

    晏维鸿吃了一口馒头并说到:“村长说,山洪很大,有很多人失踪了,现在还在找,已经受伤的人被转移到了村委会集中救治,被房屋埋的人村子里的人和解放军还在挖。”

    听到这个,樊嵘国立马站了起来,饭也来不及吃,拉着晏维鸿说到:“走,带我去找村长。”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