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化红尘 作品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他不爱你,回南戎去吧

    所以,南戎皇帝与北凉皇帝商议,互相换回自己的子嗣。

    他深知,慕容燕璃坐上皇位之时,就是他韩九忱被杀之日!

    看着韩岩绪不可置信的眼神,他冷笑,“自小到大的事情,你真以为我都忘了?”

    韩岩绪震惊,却是大吼,“可那是我们的父亲!”

    “不!”韩九忱低吼,黑眸猩红冰冷,“那只是你的父亲,不是我的,若是有选择,我宁愿身上没有他的血!”

    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韩岩绪,“如今镇北侯已死,你就是凶手,明日午时处斩行刑,作为兄弟,我只是好心来为你送行。”

    韩岩绪仍是不敢相信,双手拍打着木桩,“韩九忱,你个狼心狗肺的畜生,你弑父杀兄,不得好死——”

    男人冷笑,俊容暗沉嗜血,“这是你们欠我的,我现在不过是将你们加注在我身上的还回去而已。”

    韩岩绪目光猩红,“你就怕我向皇上揭穿你吗?”

    “就凭你?”男人冷笑,袖袍一挥,牢房内骤然响彻一道凄惨的叫声。

    仅是一瞬,瞬间变成闷哼声。

    韩岩绪痛苦的捂着嘴巴,指缝里不停的流着血。

    看着地上的半截舌头,疼的在地上蜷缩着。

    韩九忱冷漠的看着他,“对了,临死前再告诉你一件事,所谓疼爱你的父亲不过是将你当作别人的替身而已。”

    他倾身上前,低沉的声音微压着,“在镇北侯眼里,你不过是慕容燕璃的替身而已,你难道没发现,你的眉眼和慕容燕璃的有几分相似吗?”

    华妃和镇北侯夫人是亲姐妹,生下的孩子,眉眼处都随了母亲。

    多少有些相似之处,镇北侯能对韩岩绪这般好,不过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已。

    迎着韩岩绪骤然放大的瞳孔,韩九忱冷漠离开,只是耳边再次传来一句话。

    “我们都是他利用的人,仅仅因为你的眉眼和他相似,我们的命运却截然不同。”

    韩岩绪想要大喊出声,奈何嘴巴痛的他要晕死过去。

    牢房内,不断的传来拳头砸着木桩,还有痛苦的呜咽声。

    *

    镇北侯布满了白布,大厅中放着棺材,里面正是死去的镇北侯。

    夜深人静,下人也被他吩咐退下。

    站在棺材前,他看着里面的镇北侯,目光冰冷。

    “你有没有想到,最后会死在自己最厌恶的儿子手中?”

    韩九忱走上前,双手撑在棺材边缘上,冰冷的目光终于有了一丝裂痕。

    仇恨,痛苦,还有许多复杂的纠结。

    “既然如此对我,当初为何不在我生下来就杀了我?!”

    他低吼出声,但却永远都得不到他的回答。

    月色黑沉,烛光摇曳。

    男人眸光骤然一凛,直起身后退两步,眸底所有的情绪在顷刻间化为一片暗沉。

    一望无际,深沉似海。

    身后传来沉稳极浅的脚步声,衣袍轻荡间,男人已行至他身侧。

    与他一同站在棺材前,目光冷冷的看着棺材里早已死透的镇北侯。

    慕容燕璃冷声道,“查出来是谁干的了吗?”

    韩九忱声音冷淡,“韩岩绪。”

    慕容燕璃却是嘲讽冷笑,“你这句话骗旁人可以,骗不了本王,究竟是谁?”

    韩九忱敛眸,目光落在棺材上,声音冷淡,“是韩岩绪,不过是误伤。”

    慕容燕璃俊眉紧拢,“此话怎讲?”

    韩九忱轻叹,“韩岩绪是为了用刀自尽,父亲上去阻拦,争执间,不慎划刺进了心脉。”

    慕容燕璃嗤然一笑,“真是真的很巧!”

    这句话,不论是信与不信,已然查不出任何证据。

    韩九忱转身,看着他,“四王爷如今可是昏迷之人,这般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本候府邸,不怕被人发现?”

    慕容燕璃转身,目光悠远,不明其意,“你的人若是不可靠,留着也无用。”

    男人拾步离开,轻嗤的笑声在夜里回荡着。

    韩九忱敛眸,看着棺材里的人,薄唇紧紧抿着。

    *

    楼杆旁,秦陌芫慵懒的坐着,单腿曲起,手肘搭在膝盖上,无聊的看着平静的池塘。

    诸葛千廷从远处而来,手里掂了两坛酒走来。

    站在她身侧,递给她一坛,挑了挑眉,“要不要喝点?”

    秦陌芫接过酒坛,取开盖子,直接豪爽的闷了一口。

    辛辣入口,伴随着酒香,烦闷的心情倒真是好了一些。

    诸葛千廷坐在她对面,亦是喝了一口。

    他用脚蹬了蹬秦陌芫的脚,问道,“你接下来怎么办?”

    秦陌芫敛眸,看着池塘里游水的鱼儿,兴致缺缺的回了句,“继续呆着。”

    诸葛千廷似是想到什么,倾身上前,神秘兮兮道,“后天是诸葛皇族去檀寒寺祈福的日子,二哥要在里面待上三日,你去不去?”

    檀寒寺……

    祈福。

    只怕檀寒寺里的和尚都不欢迎她。

    尤其是无绝老和尚,见了面就拿佛杖赶她走。

    还有无痕老和尚,若是祈福,他一定也在檀寒寺。

    若是去了,指不定会被他害死。

    不对,她如今是南戎太子,可以以南戎太子身份光明正大的去檀寒寺。

    如此一来,那两个老和尚都不敢对她放肆。

    更甚至不会让她在里面出事,她若是死在了檀寒寺,北凉和南戎便势不两立。

    酒坛一扔,她起身离开。

    动作迅速,吓的诸葛千廷手里的酒坛都吊在地上碎了。

    他追上去,蹙眉道,“你干什么去?”

    秦陌芫眸色幽深,望着远处,脚步极快,“去檀寒寺。”

    这行事如风,要不要这么快?

    诸葛千廷轻咳一声,跟在她身侧,凉凉的讽了一句,“太子殿下,现在可是深夜,檀寒寺寺门已经关了,你还是明早再去更妥当些。”

    秦陌芫脚步一顿,却让诸葛千廷一时不妨,猛地刹住脚,差点栽倒在地上。

    他恼火的瞪了眼秦陌芫,“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

    秦陌芫却是没有理会,转身看了眼他,“我先去睡了,明日去檀寒寺。”

    言罢,朝着厢房而去。

    诸葛千廷顿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愣是气的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蹦出来。

    *

    夜色浓郁,秦陌芫躺在榻上,辗转难眠。

    目光无神的望着窗外,一旦静下来,身上的痛意渐渐袭来,愈发的睡不着。

    翻转个身,看着冰冷的墙壁,将手臂和后背的伤不被压着。

    渐渐的,睡衣袭来,不到片刻便睡了过去。

    睡梦中,她只觉得手臂微凉,后背微凉。

    随着凉意,伤口的伤痛感渐渐的淡去。

    这种感觉太过真实,真实到不敢相信这是一场梦。

    秦陌芫猛地睁开双眸,漆黑的夜幕里,陡然撞进一双漆黑如墨的凤眸里。

    那双眸,冰冷,却又泛着一丝揶揄。

    来人一袭黑袍,若非浅淡的月光倾洒在他身上,她差点看不见他。

    男人脸上带着一顶黑面,黑面下,薄唇轻挑。

    秦陌芫这才意识过来,猛地坐起身,下意识看了眼身上。

    自己的里衣不知何时褪去,只着一层裹布。

    窗外清冷的凉风袭来,冻的她打了一个哆嗦。

    她慌乱的捡起锦被裹在身上,愤怒的瞪着坐在榻前的男人,怒吼道,“谁准你碰本宫的?!”

    眼前的人可不就是当初在祁安城救了她的兰荣吗!

    与她一起设计灭了慕容燕霖。

    许久未见他,却没想到竟然会在今晚相见。

    而且,还是以登徒子的方式相见!

    忽然间想起什么,她猛地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裹布,脸色蓦然一变。

    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她的女儿身了?

    果然!

    男人倾身上前,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强行拽过去。

    白皙如玉的指尖在她掌心写了一行字,“原来南戎太子竟是个女子。”

    指尖划过掌心,带起一丝酥痒。

    秦陌芫心头一颤,猛地收回手,脸色微变,沉声道,“这件事你绝不能告诉任何人,不然本宫杀了你!”

    男人凤眸含笑,兴味讥诮,再次拽过她的手,“你能杀得了我吗?”

    她冷眉,一字一句,“就算天涯海角,本宫也会杀了你,不信咱们试试看!”

    移开视线,沉厉丢下一句,“出去!”

    想要收回手,却被男人拽的紧紧的,无法挣脱。

    脸色愈发的冰冷,她正要发火,掌心蓦然传来一丝微痒。

    “回南戎去吧,不要再来北凉了。”

    这行字写完,兰荣松开她的手腕,站起身,长身玉立在榻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收回手,掌心紧紧攥着,忍着心里的颤痛。

    她讽刺抬头,冷冷的看着立于榻边的男人,低吼道,“本宫回不回与你无关!”

    见他还不走,转身拾起枕头砸了过去,“滚出去!”

    枕头砸在身上,男人伸手接过,将枕头放在榻上。

    秦陌芫转身,冷冷瞪着他,讽笑道,“你是来看本宫笑话的吗?若是,你成功了,可以滚了吗?”

    兰荣俊美微拢,转身离开。

    秦陌芫披上外跑跑下榻,将房门紧紧关上,无力的靠着门板,目光无神。

    缓缓蹲下身,双手掩面,清泪止不住的顺着指缝话落。

    呜咽的哽咽声不断溢出唇畔,却被她狠狠压下。

    蓦然间手腕一重,掩在脸上的双手被拽下。

    她泪眼朦胧,还未看清眼前的人,唇畔蓦然一暖。

    看着近在咫尺的凤眸,整个人彻底僵住。

    她怔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猛地伸手推开他。

    但!

    手刚伸出去,却被他再次抓住。

    男人拽着她起身,长臂将她箍在怀里。

    黑面泛着森森寒意,让她不寒而栗。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这才松开她。

    大手附在她的侧颜上,另一手在她掌心写了一行字,“哭够了?”

    秦陌芫懵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趁机挣脱他的大手,猛地抬脚踹过去!

    “再占本宫便宜,本宫阉了你!”

    兰荣微微侧身,大手捏住她的脚踝,眸底的兴味戏虐和嚣张。

    秦陌芫气的眼脾气狂跳。

    这下可没心情哭了,只想拍死眼前的男人!

    “你个死哑巴,王八蛋,完犊子玩意!”

    各种脏话她都飙了出来,边骂边打。

    男人却轻松的闪身避开,黑面下的笑意愈发的耀目。

    打累了,秦陌芫坐在软椅上,目光恨恨的瞪着立于对面,风姿绰约的男人!

    男人凤眸蓦然微深,袖袍一挥,榻上的外衫便飞了起来落在秦陌芫的身上。

    眨眼的功夫,一袭黑袍的影子便消失在房间。

    秦陌芫又是一懵,低头看了眼已经拢起的外衫,一时反应不来。

    房门蓦然传来轻响,诸葛千廷的声音自门外传来,“慕容芫,你怎么了,在里面大吼大叫的?”

    她这才反应过来兰荣为何忽然离开。

    原来是察觉到有人来了。

    有内力武功真特么了不起,大老远的就能发现别人。

    没等到秦陌芫的回应,诸葛千廷大力拍门,“不说话本王可要撞门了?”

    “本宫在打老鼠,没事了。”秦陌芫懒散的走到榻边躺下,“天色不早了,八王爷别打扰本宫休息了。”

    诸葛千廷拍打门的手一顿,错愕的眨了眨黑眸。

    他打扰她休息?

    是谁大半夜大吼大叫的?

    还打老鼠?

    他的八王府会有老鼠?!

    诸葛千廷只觉得火气嗖嗖的冒着,却又不敢反击。

    现在这位可是南戎太子,贵客,脾气还爆。

    惹毛了,他吃不了兜着走。

    瞬间,他感觉自己领了个活祖宗回来,打不得骂不得,还得好吃好喝的供着。

    *

    这么一闹,秦陌芫当真是困急了,闭着双眸,沉睡过去。

    第二日一早,她便换了身行头,拉着诸葛千廷直接奔向檀寒寺了。

    毕竟她是南戎太子的事情北凉的人不知情,带着诸葛千廷证明更好一些。

    一进檀寒寺,可谓是所有的和尚都诧异的看着她。

    毕竟这位秦施主在檀寒寺可谓是出了名。

    当初阡冶禅师可是天天将她带在身边,处处护着她。

    诸葛千廷不悦蹙眉,跟在她身侧嘟囔了一句,“本王平生最讨厌秃驴,你带本王来檀寒寺,是故意和本王做对吗?”

    秦陌芫笑眯眯的,“相反,本宫喜欢这里。”

    这里是她和阡冶的回忆。

    许是她的到来让一些和尚偷偷跟檀寒寺的老方丈通报。

    还未踏进佛殿,远处蓦然传来一道充满敌意的声音,“秦陌芫,你还敢来!”

    那声咆哮惊动了所有人。

    檀寒寺的老方丈即便是皇帝都要给几分薄面。

    诸葛千廷更是不敢招惹,吓的赶紧退后几步,离秦陌芫远远的。

    远处,无绝握着佛杖怒气冲冲的走来,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往常威严高冷的方丈形象在见到眼前的少年后,形象全无,俨然一个老顽童。

    秦陌芫负手而立,唇角噙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老和尚,好久不见。”

    无绝吹胡子瞪眼的,握着佛杖的手紧了又紧,“你还敢来?”

    周围的小和尚围在四周看着这一幕。

    秦陌芫勾唇浅笑,“本宫为何不敢来?”

    本宫?

    无绝一愣,看了眼她身后的诸葛千廷。

    什么意思?

    诸葛千廷似是察觉到他的疑问,很小心的回了一句,“无绝主持,这位是南戎太子殿下。”

    啥?

    南戎太子殿下?

    就她?

    一个野蛮不知礼数的土匪?!

    无绝好半晌没有回过味来。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目光由深变浅。

    最后,直接举起佛杖,训斥道,“不论是谁,只要进来檀寒寺,都别想在老衲面前摆架子!”

    说完,佛杖直接举起,朝着秦陌芫砸了过来!

    靠!

    死老和尚!

    诸葛千廷也吓了一跳,快速躲远,看着好戏。

    秦陌芫闪身躲开,再一次的借力跳到了房梁上,恼怒道,“老和尚,你不打人能怎么?”

    无绝气的拄着佛杖,指着她怒吼道,“有本事你别下来,不然老衲非打死你!”

    秦陌芫站在房梁上,望了眼远处,眉心一挑,戏虐道,“本宫不下去,本宫去里面好好转转。”

    说着,转身在房梁上走着。

    而后,在所有人目光中,走向了檀寒寺的里面。

    身形一跃,不见了!

    无绝这才反应过来他说得是何意。

    这死土匪顺着房梁跳到了后面的禅房里!

    带着一身怒意,冲着后院的禅房走去。

    吩咐人一间间挨个找秦陌芫,找到了通知他。

    最后,一个小和尚在禅房里找到了秦陌芫,于是,大吼一声,“主持,她在你的禅房——”

    话刚落,无绝拄着佛杖冲了过来。

    冲进禅房,刚想怒骂,却在看到禅内的景象时,骤然闭了嘴巴。

    秦陌芫慵懒的坐在软椅上,手里拿着几本佛卷。

    而另一只手拿着火折子,弯头笑眯眯的看着无绝,“老和尚,有本事来打本宫呀?”

    在她冲进无绝老和尚的禅房时,便看到他桌上整齐宝贝放着的佛卷。

    唯有拿这个才能让他安静一会,不然得累死她。

    果然,无绝气愤的瞪着她,却是一步也不敢上前。

    一双眸子紧紧锁着她手里的佛卷,咬牙切齿的问了一句,“放下它。”

    秦陌芫翘了个二郎腿,笑眯眯的,“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无绝气的咬牙,却无可奈何,那可是他几十年来最宝贝的佛卷,承载了他十几年的情感。

    眼珠子一瞪,“能!”

    秦陌芫挑眉,收起火折子,将佛卷别在腰间。

    迎着无绝更加恼怒的眸光,手肘撑在桌上,笑眯眯歪头,“让他们出去,本宫与你好好谈一谈。”

    无绝摆了摆手,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