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顽抗

    【今天又用防盗顶一下qaq】

    霍云浅出现在秦王府门口时,许珵正在屋里看书。

    说是看书,不过是对着桌上的书本发呆,直到何飞容和唐棋进来汇报事务时,才转向他们听取汇报。

    听到下人来报,唐棋瞬间期待地往自己的主子看过去。

    银屏的死已经过去了八天,银翘也被嫁出去,唐棋内心是前所未有的煎熬。

    可是这八天里,主子没有一丁点反应,只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顺便把那个祁慧儿给软禁了起来。

    祁慧儿的事自然也传到了祁家夫妻的耳中,祁大夫拗不过妻子,递了帖子过来求见许珵,自然被拒之门外。

    唐棋有些不明白,以前县主是那么的喜欢王爷,王爷如今也是真正的想对县主好,两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形同陌路了?

    好在县主今天竟然主动上门了,看来事情还有转机!

    听到霍云浅的名字,许珵眸光微闪,脸色却又沉了下去。

    见到主子的这个脸色,唐棋的心也沉了下去,不料随后许珵却开口道:“带她来这儿,来二楼。”

    唐棋顿时又开心了,等到转身出去,才醒悟过来:

    王爷刚刚说的是,带县主来二楼!

    除了他们几个亲信,以及已经去世的王妃和世子,王爷可是从来不会让人上福熙阁的二楼的!

    ……

    ……

    随着唐棋一路走来,霍云浅看到路上遇到的丫鬟小厮,无不都是战战兢兢地对她行过一礼,然后飞快逃开。

    可见先前的立威的确生效。

    霍云浅依旧冷着面孔,可唇边微微勾起的弧度显示了她的好心情。

    唐棋走在她身前,不时回头想看她,又似乎不敢,手抬起来又放下,一副很懊恼的样子。

    霍云浅无奈摇头,只得道:“你只管用手语吧。先前都是我骗你的,我真的懂手语。”

    唐棋眼睛一亮,还是犹豫地先用手语“说道”: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

    霍云浅扶额,这种原因还有什么好问的?她一时怒火攻心说气话还不行?

    她叹了口气,也用手语回道:这不重要。

    唐棋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问道:那个丫鬟,她还好吗?

    霍云浅的脸色微冷,走出几步,才冷淡地道:“她的丈夫是庄子上的管家之子,她嫁过去之后不用再给人当奴婢,你觉得她的日子会过得不好?”

    唐棋垂下头,轻轻点了点头。

    走到熟悉的福熙阁前,唐棋做了个手势:王爷请你上楼。

    “哦?”霍云浅倒真是有些意外了,但既然是许珵主动邀请她去他的秘密基地,她又何必扭扭捏捏地拒绝呢?

    霍云浅昂首大步上楼,唐棋则留了下来看守大门。

    即使是前一世,许珵也只是在只言片语中隐约提到,二楼是他的私人空间,不会让不相干的人踏入半步。

    自然,前一世的霍云浅从来没有得到机会进来。

    可就是有一种直觉在指引着她,让她笔直地穿过那条整洁而布置精致的走廊,一直走到了尽头。

    “既然已经来了,为什么在门边徘徊?”屋内传出低低的声音。

    霍云浅立即“砰”地推开了门。

    刚踏进一步,眼前便笼罩下一层阴影。

    她抬头看去,许珵正站在她面前,面色温和地看着她。

    “过来坐。”

    这样一副面孔,倒让霍云浅心里很是意外,她还以为会看到他的冷面呢。

    霍云浅来到桌边坐下,许珵却没有坐,反而缓缓踱步到她身后,轻声道:“扈戈的事,我已经知道了。难为你还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先谢过了。”

    他的声音丛头顶传来,霍云浅突然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