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迹残月 作品

第一百三十八章公平批卷

    “丁艳,丁艳。 w?”方龙绅神念沟通,说的话好像是在丁艳的脑海里。

    丁艳吓了一跳,不过她是知道方龙绅的厉害,不动声色想转过头。

    “别动,我来说,你来做,你有许多错的地方。”

    丁艳很开心,倒不是为做题目开心,她是无所谓的,只要和方龙绅在一起,学不学习都不重要,没想到绅哥还念着我的成绩。

    “填空题第五个,应该是---”方龙绅开始教丁艳。

    他口述,丁艳写,用了不到十几分钟,丁艳的题目全改对了,最后就是作文,那要看丁艳自己的水平了。

    方龙绅看了下,丁艳的作文写的还是蛮好的。

    帮完了丁艳,方龙绅又去帮方智强。

    和前面一样,方龙绅一叫他,方智强也吓一跳,他是有过经历了,方龙绅在拘留所叫过他,但是还吓一跳,没想到考试也能这么做。

    “别回头,我来说,你来改。”

    “嗯嗯嗯。”方智强得意了,这下好了,我爸说我考的好有奖励,我正愁怎么才考的好呢。

    方龙绅先后指导完丁艳和方智强,神念了受不了,当场往桌上一趴,就睡起觉来。

    监考老师有两个,都看到方龙绅在睡觉。

    不过没人管他。

    方龙绅现在也很出名,因为上次被套路的事,学校开除了几个老师和学生,都是方瘟神惹的,现在方瘟神之名学校众老师也是如雷贯耳,个个有所了解。

    语文因为有作文,所以对方龙绅来说有点难度,其他课程,方龙绅那是写的行云流水,一会的功夫,而且每次考试都帮丁艳和方智强指导一遍。

    不过考虑到自己可能是满分,他没让丁艳和方智强也满分,让他们都扣几分,省的到时震惊学校。

    期中考试很快就结束了。

    考试一结束,方龙绅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方甜。

    电话打通后,自然是我的甜儿,心肝甜甜,宝贝甜儿,肉麻一番,肉麻到方甜实在受不了了,伪怒道:“快说,什么事,别恶心了。”不过那心里啊,甜滋滋的,女人就是这样,再肉麻的话,嘴上会说,心里觉的很甜。

    “那个啥,你们什么时候批试题。”

    “你又想干啥了?和你说过,这个做不了弊,而且,以我的师德,也不会帮你作弊。”

    “你家方龙绅是这种人么。”方龙绅义正言辞的怪叫道:“我这不是和人打了赌了。”

    “我听说了,魏蓉和我说过,是你自己找死,我看你怎么办。”方甜幸灾乐祸,你不是神仙吗,看你这次怎么办。

    “

    你别幸灾乐祸啊,我要输了,你也没好日子过,你那个胸部的疤……还要做一个疗程才会好的啊。”方龙绅威胁方甜。

    “那你想我怎么样?”方甜甜笑着:“违反原则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她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为了方龙绅,方甜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不过现在这事,她真是无能为力。

    “我就想知道什么时候批试卷。”

    “这个……”方甜想了想:“这个,我真不知道,你可以去问校长。”

    “我和校长又不熟。”

    “你是神仙嘛”方甜轻笑几下,这才正式道:“今天下午校长好像去局里开会,教育局知道在那不?我只知道这些。”

    “明白了。”方龙绅摸摸鼻子,还要我亲自出马呀。

    “喂,那啥,什么时候,再帮我一个疗程。”方甜想到疗程,脸都有点红了。

    “最近没空啊,仙气消费过度,等我把考试的事搞定。”方龙绅推脱一番,又哄了几句方甜,然后挂了电话。

    接着赶到校长室的楼下,丢了一枚神念在校长身上,然后就回家了。

    校长叫钟进伟,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当初陈圆案时方龙绅见过,为人还算不错,方龙绅是经过他手上转进一中的,估计对方龙绅还是有点了解的。

    方龙绅一枚神念留在他身上,钟进伟见到听到的所有事情,方龙绅也都能看到听见。

    下午一点半,钟进伟到学校,处理一下事情,二点钟的时候开车去教育局开会。

    会上有教育局长说了一些事情,其中谈到批卷的事。

    这次城东区三所中学将集中起来,所有批卷老师在一起批,然后打乱试卷,防止作弊。

    这样的话,一中的老师,可能批的二中或三中的试卷,二中的老师可能也是批的一中或三中。

    钟校长开完会议,确定了批卷时间和地点,又开着车向学校去。

    方龙绅这时还在学校装模作样的上课,听清楚的批卷时间和地点后,正准备收回神念。

    突然就见那钟校长在路边停下了车,拿起了电话。

    手机上面有几个字。

    “唐建平”

    方龙绅的神念看了下,这名字有点熟的么?

    对了,方丰民的老婆唐海蓉的哥哥,市教育局副局管事。

    “唐局你好。”钟校长接起电话,语气十分尊敬。

    他是区下面的校长,人家是市局副局管事,差了好多级的。

    他们虽然叫市一中,但并不是永寧市的第一中学,以前城东区叫城东市,后来撤市

    改区,所以别人叫的时候,还是喜欢叫市一中。

    真正的永寧市一中校长,那基本和唐局管事是一个级别的。

    “最近方龙绅怎么样?”唐建平语气很平淡。

    “还好,没惹什么事,听他班主任和几个任课老师,都对他表现比较满意。”

    呃,这钟校长不错,方龙绅听了,满心欢喜。

    不过钟校长肯定不知道唐建平对方龙绅不满意的。

    马上唐建平语气就不好了:“但我听说,他和别人打赌,要是考试不好,要爬出学校。”

    “这个……”钟校长一头汗水:“小孩子赌气之言,未必当真,未必当真。”

    “他平时成绩是不是很一般?”

    “是的。”

    “那他为什么这么有把握?”唐建平语气也越来越不善:“如果他考试作弊怎么办?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唐建平语气越来越严厉,说的钟校长目瞪口呆,又惊又惧。

    不是吧,把他转来的是你,现在你的话的意思?有点耐人寻味。

    钟校长不知道方龙绅的来头,但这事是唐建平办理的,本以为是唐建平的亲戚什么的,现在一看,唐建平对方龙绅也不待见啊。

    这是什么情况。

    钟校长更不明白唐建平这电话是什么意思。

    说到最后,唐建平更严厉的语气道:“你们要认真好好的批卷,千万不能出笑话。”

    钟校长哭笑不得,什么时候唐局长你关心起我们的批卷了,不过他终于听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