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耳听风 作品

257、意外(一更)

    她带起来的雪屑飞扬,纷纷落下了城墙,白牡嵘伏在城墙上,这小山城一角进入视线当中。

    果然是个北方的小城,灯火稀稀拉拉,房子也稀松平常,尤其是接近这城墙的房子就更不怎么样了。很多房子都塌了,显然不住人很久了。

    观察了一下,白牡嵘随后纵身一跃,便跳进了城内。

    从这儿走显然更方便,比城门那里好走多了。当然了,如果没有身手的话,想从这城墙翻过来也不容易。

    在破落又满是积雪的城中走动,接近主街的地方,这街道总算是好走了一些。只不过,光线依旧昏暗,没有多少商铺亮灯笼。

    街上也没什么人,偶人的有人走过,都脚步匆匆,甚至带着小跑,显然是想尽快回家。

    不过,没有普通百姓,却是有军队在巡逻。他们骑马而行,动静挺大,白牡嵘也不得不躲起来,避开他们。

    寻常百姓和她还是有差别的,经验丰富的兵士,一眼就分辨的出来。

    夜里很冷,她把狐裘披风裹得严严实实,在城中转悠,寻找这小山城原来的城府。

    这小山城中最好的建筑,就是城府了,宇文玠和宋子非的线报都有交代,宋子婳和楚夫人她们就住在城府里。

    大概谁也想不到在这种寒冷的夜里还会有人找上门来,这城府虽然守卫森严,倒也并不是特别的紧张。

    白牡嵘观察了一会儿,就找到了空位,冒着严寒,进了城府。

    城府果然是这城里最好的宅子了,灯火比之外面也要多得多。来往的人也较多,不管是兵士还是下人,各个裹得严严实实像个豆包。

    她停停走走,没有先去找宋子婳的住处,反而先进了一个无人的房间。房间没点灯,她进去后便直奔火炕,冻死她了。

    如果是杀手的话,在这种天气中,成功率会大打折扣。

    她穿的靴子是极好的羊毛靴,里面的羊毛厚达两个指节,十分绵密。但即便如此,这寒冷的天气也依旧把她的脚冻得没了知觉,可见这极北之地有多严酷。这就不是个适合人生存的地方,可以作为避暑地区来用。盛夏之时来到这里,必然凉爽。

    盘膝坐在这火炕上,她暖着身体,一边借着外面朦胧的光线打量这房间。虽说不大,但是摆设什么的却不错。而且,有一股淡淡的熏香味儿,还挺好闻的。

    也不知是谁居住的房间,但看这样子,不像是下人的房间。但也没点灯,又不像是主子的房间。

    身体外部的冷很快就被火炕给融了,但身体里面还是冷,而且能感受到冷气正在顺着皮肤往外钻,这种感觉真是前所未见。

    她之前也不是没经历过寒冷,但这么冷,还真是第一次感受到。

    就在这时,她猛地听到有走路的声音传来,尤其外面地上还有一层扫不净的雪,人走路踩在上面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就更清楚了。

    她迅速的穿上靴子,本想出去,但这会儿出去保不齐得被人看见,她身体一转,就直接转进了火炕边缘那衣柜和墙壁之间的夹角处。

    把狐裘大氅尽数的缠裹在自己的身上,她正正好好的卡在了那夹缝之中,也就是这时,这屋子的房门被打开,两个人走了进来。

    “好冷。快,把蜡烛点亮了,黑乎乎的,谁能看得清?就算是节省,但也没必要节省这几根蜡烛。而且,我看她们屋子都亮的刺眼,这节省俩字儿是专门用来对付我的吧?”熟悉的声音,带着强烈的不满。因为无法当着人家的面儿说,她就背后吐槽。

    一听这声音,白牡嵘就知道是谁了,根本不用去看,是长公主。

    原来这是她的地儿,一个外人,能给她安排个住处就不错了,没让她去和下人睡在一起呢。

    很快的,这房间燃了蜡烛,但是光亮并不清晰,朦朦胧胧的。甚至白牡嵘所在的夹角,还是黑乎乎的,光线根本照射不到这儿。

    能听得到长公主换衣服的声音,悉悉索索的,而且,她一直都在抱怨,不满的对象是楚夫人和宋子婳。

    白牡嵘屏息,听着她在那儿抱怨,摆明了这里当家做主的就是楚夫人和宋子婳,一切都是她们说了算。

    虽说她投诚了她们,但很显然她们俩也没太把她当回事儿,她在这儿就是个完完全全的外人。

    早就猜到是这结果,白牡嵘无声的嗤笑,还真以为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长公主呢。

    她就是有毛病,只要她老老实实不作妖,就算是待在皇城,也没人会把她如何。

    但她似乎并不甘心于此,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来,脑子出问题了。

    她身边应当是有个侍女,只是一直都没言语,只是默默地做事。

    打水,给她洗漱,然后又保养了一阵儿,之后才看到她上了火炕。

    白牡嵘站在这儿,能看得到火炕上的一举一动,当然了,如果火炕上的人能够偏头往这衣柜与墙壁的夹角看一看的话,也会发现她。

    只不过,火炕上的人根本就没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