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店的瓶子 作品

317、丁镜【02】司笙来路【一更】

    车开出一段距离,确定周围不存在“眼线”后,墨上筠才找个位置将车停下来。 w?

    丁镜正在打电话,对方是今日中午见到的武警。

    她们“临阵逃脱”,本以为武警会很生气,没想对方冷静地听完,就没再有其他的表示,而是详细地询问了下她们所见的场面。

    丁镜一一回答完,最后将墨上筠给的照片都给发过去了。

    尽管她们也能猜到,不可能只有她们俩监视,也不止她俩汇报消息,但她们需要装作不知道,并且做好自己该做的。

    武警问完后,让她们在原地等消息,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我们就这么干等着?”丁镜手里把玩着手机,好奇地朝墨上筠问。

    “等着呗。”墨上筠道,“军令如山。”

    丁镜冷笑,“越级的命令。”

    墨上筠揶揄道:“别这么讲究。”

    丁镜:“……”这是事实,不是讲究!

    这个一点都不讲规矩的女人!

    丁镜嫌弃之。

    墨上筠拿出手机,拨通了司笙的电话。

    过去那么久,司笙已经处理完那几个少年的事,如今正准备打道回府,结果刚喘口气就见到墨上筠的电话,司笙哀叹一声,心想真是欠她的,任命地拉了接听。

    “事情解决完了?”

    “嗯。”

    意识到丁镜将一切都同墨上筠说了,所以司笙也没有再瞒着她的意思。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警方和家长赶到,学校也派出了代表,其中一个的家长还算是有点权势的,但国家禁毒强度之大,他也不敢触碰,儿子身上发生这样的事,对他的仕途都会有影响,算是被亲儿子坑了。

    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个人渣都会得到相应的教训。

    “我刚看到苏恒了,”墨上筠说,“他在面馆里给人打工。怎么着,你们保护的是面馆老板的儿子?”

    司笙笑道,“那,档次还是要稍微高一点的。”

    “面馆老板一家?”

    “……”您倒是跟面馆较上劲了。

    过了几秒,司笙也察觉到墨上筠现在的任务似乎跟他们之间有些关联,所以她问道:“互相交个底?”

    墨上筠道:“我们有保密措施,不能说。”

    言外之意,只能司笙和苏恒将他们的事转告给她,但她却不会将她们的任务告知司笙和苏恒。

    这就有点强盗性质了。

    不过司笙似是习以为常,也对墨上筠的工作表示理解,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公平。

    司笙对部队不算了解,但她知道墨上筠是个军人,也佩服墨上筠那样随性的性格竟然会选择限制自由的工作。在她看来,墨上筠是真正用自己的能力去做实事的人,为人民、为国家,生活在这样一个安定的国家,司笙总归不会对这种做实事的人太过放肆,更何况对方还是同她一起长大、习武的小师姐。

    司笙爽快地选择“配合工作”这一选项。

    他们接到的任务,是保护云城某富商的儿子。

    这个儿子作天作地,以为自己是正义使者,硬是要跟黑暗势力做斗争,从小到大都是这么作过来的,明明可以顺遂一生,但经常因为“作”而住院,被人背地里偷摸蒙布袋揍那是常有的事儿,有时候被打得住院了还不知打他的是谁。

    所以富商经常请保镖围绕在儿子身边,不过说是保护儿子,倒不如说是制止儿子“作死”。

    但最近这儿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前段时间,他的兄弟被人坑害吸毒,因这玩意儿难戒,他兄弟又不敢说,只能私底下找他借钱,当时他还不知道缘由,后来是他兄弟在学校被爆出吸毒,直接被学校开除,他才意识到他兄弟频繁借钱是什么缘故。

    后来,他兄弟消失了一段时间,因难以忍受毒品带来的煎熬和前途被毁,最后选择了自杀。

    事情本该到这里结束的。

    可是,富商的儿子容忍不了兄弟因这种理由而毁掉一辈子、最后落到自杀的结局,所以他背着他父亲,经常去他兄弟被坑的酒吧转悠,最后终于找到来源,他一个未成年的学生,胆量一点都不小,硬是想办法抓到其中一人贩毒的证据,提供给警方了。

    他确实做了一件好事。

    不过这样一来,可就惹恼了其余的毒贩,虽说他是富商之子,不是那么容易接近,但想要弄他,这些人有的是办法,所以就算是在诸多保镖的保护下,他们还是成功将这作死的儿子送进了医院。

    还好抢救得及时,不然直接嗝屁了。

    富商见到儿子又住院,且惹到了跟以前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后,急了。本想找点关系用钱摆平这档子事,但还没有实行就被他儿子知道了。

    少年是个浑身正气宁折不屈的好儿郎,得知事情后当即威胁他父亲,如果他父亲胆敢跟毒贩接触、而且给他们送钱的话,那他就跟他兄弟一样,从三十楼一跃而下,准保他连被送进医院的机会都没有。

    儿子以死相逼,富商这种溺爱儿子的,只能选择妥协。

    退而求其次的,富商选择多找一些靠谱的保镖。

    因为司笙和苏恒年少的时候做过不少疯狂的事,在道上闯出点名声,能力也是数一数二的,虽说苏恒“金盆洗手”多年,但司笙一直有接活儿,作为搭档的苏恒就不会被遗忘。

    理所当然的,富商抱着尝试的心态,找到了司笙和苏恒。

    司笙本来不想答应的。

    刚结束上一个任务,司笙打算出国度假,游玩一段时间,但对方开的价格实在是高,所以她在了解一下事情的缘由,又跟苏恒商量过后,最终决定答应了。

    毕竟报酬足够,干完这一单,苏恒可以几年不用工作,而且这位年轻气盛的少年挺有意思的。

    尽管两人来了后,他们好几次都觉得这少年太欠揍,恨不得自己把他给揍上一顿。

    “然后呢?”

    墨上筠挑着眉问道。

    手机放的是免提。

    丁镜在一旁也听清楚司笙的讲述。

    除了对故事本身感兴趣外,也对司笙和那个叫苏恒的有了一定兴趣。

    俩保镖……?

    没有经历过特殊训练,竟然也能走到这种地步,那还是挺能耐的。

    “他闲不住,就跟着他转了几天,结果对方得知他身体好了,而且跟个没事人似的到处乱转,果然又找上门来了。”司笙不紧不慢地讲述着。

    结果很显然,这次因为有司笙和苏恒守在一边,所以这小子毫发无伤。

    一开始这少年英雄还挺瞧不上他们的,觉得他们只是空有虚名罢了,跟其他的保镖一个德行,有那么点能力但派不上用场,与其说是保护他不如说是监视他,所以他对司笙和苏恒二人表现出非常强烈的敌意。

    经过那一番保护行动后,少年英雄直接拜倒在他们的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