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店的瓶子 作品

118、挑战【16】吾命休矣

    丁镜的拳头在跟墨上筠的脑袋亲密接触后,终于停止了攻击。? w?

    与此同时,这边把床板都能震响的动静,总算将隔壁两人给震醒。

    原本面对着墙躺着的秦雪,翻了个身,朝这边看了过来。

    她睁开眼,一眼就见到四肢纠缠在一起,连同被褥不知如何卷着的二人——她们俩昨晚睡一床的动静她是知道的,但从未见过有人睡在一起可以睡成这种状态。

    隔壁床的唐诗也有了动静,她是直接从床上坐起身来,因为太困而睁不开眼,她抬手用手背揉了揉眼睛,眯着眼朝对面床铺看了一眼,迷迷糊糊地问:“怎么了?”

    “没事儿。”

    回应她的,是墨上筠冰冷的声音。

    简单的三个字,让唐诗听得一阵头皮发麻,顿时感觉清醒不少。

    这时,丁镜也从睡梦中清醒,意识渐渐复苏,慢慢的,根据两人“身体交缠”的情况,以及右手拳头的触感,让她迅速在两秒内意识发生了什么。

    她不由得眨了眨眼,觉得甚是尴尬,尤其是在听到墨上筠的声音后,只觉得一股浓烈的杀气顿时将自己包围,她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反抗。

    糟了,有血光之灾!

    犹豫了下,丁镜清了清嗓子,近乎谄媚地喊道:“呃,头儿——”

    说话的时候,丁镜尝试着想从墨上筠这里将手给缩回去。

    然而,她的字音还未落地,手腕就倏地被抓住。

    一种“小命不保”的危机感迅速蔓延全身,丁镜还未来得及做任何保命措施,就感觉墨上筠的膝盖顶在了自己腹部,紧接着随着腹部一阵翻天覆地的疼痛,丁镜整个人被从床上抛了下去。

    丁镜:“……”靠,这么残忍!

    她——忍!

    在被抛到空中的时候,丁镜的大脑没有经过任何思考,身体就下意识地有了防护动作,乃至于她被摔落在地的时候,并没有摔得过于狼狈,也未伤及身体要害。

    但,这一下摔的动静,实在是有点大。

    唐诗本来还很困,可在眯眼看的时候,冷不丁瞧见对面有一个人影腾空,然后飞出了床铺,又重重地滚落在地。

    唐诗:“……”彻底清醒了。

    受到了过度的惊吓,唐诗竟然没有吭声。

    与此同时,身为一个心怀愧疚的戏精,丁镜必须配合地往地上一倒,然后四肢摊开停顿两秒后,倏地用右手手肘撑着自己,只见她格外艰难地从地上半起身,左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甚是忧伤地抬眼看向上面的床铺。

    “吾——命——休——矣!”

    丁镜压抑着声音喊出四个字,嗓音沙哑且虚弱。

    但是,她这话刚一喊完,就见头顶有什么被丢下来。

    先是枕头,直接砸到她脸上,然后是被子,重重往下一砸,猛地把她砸得躺回去。

    丁镜尝试着想把糊脸上的被子给扒开,但刚动了一下,就听到墨上筠冰冷刺骨的警告——

    “起来你就死定了。”

    丁镜:“……”她还可以抢救一下。

    于是,极具求生欲的丁镜,默默地躺了回去,一动不动地做躺尸状。

    墨上筠说完话后,把自己枕头往中间一放,然后把被子给盖好,侧身睡觉。

    唐诗坐着看了一会儿,渐渐地好像将事情给串联起来。

    最后,她决定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重新躺回了被窝。

    刚刚所见到的,就当是一场梦吧。

    而隔壁床的秦雪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重新翻了个身,背对着外面,继续闭眼睡觉。

    *

    四点整,墨上筠准时睁开眼。

    因为昨晚丁镜的折腾,让她整晚都没怎么睡好,现在也不如以往清醒,于是她在床上躺了三分钟后,才翻身起来。

    她这一动静,很快就惊扰了没有睡着的丁镜。

    ——本来就是入睡困难户,加之躺在冰冷的地面,虽说有被子盖着,但身体是直接跟地面接触的,她还穿着短袖呢,冷得她那叫一个爽快。

    于是在听到动静的时候,丁镜立即掀开被子从地上起身。

    这时的墨上筠正在穿衣,注意到下面的动静,便拧着眉头朝下面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丁镜立即凑过来,笑着问:“头儿,需要什么?”

    “滚。”

    墨上筠没好气地回了她一个字。

    妈的,现在一看到丁镜就想揍她。

    天知道她怎么那么脑缺,竟然会让丁镜跟她一起睡!

    “好嘞。”

    丁镜麻利儿应声,然后往后退了几步,站在了一边。

    这站姿还贼标准,跟领导视察时的立正一样,教科书的模范,硬是挑不出一点儿错。

    但,杵得跟个柱子似的盯着墨上筠,让墨上筠不自觉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奶奶个熊的,上天派丁镜这尊大神下凡,就是见她太优秀了,故意在她的人生道路上设置障碍的吧?!

    墨上筠做事带风,迅速利落地将衣服穿上。

    她习惯在起床的时候叠被子,现在早已将昨晚“让丁跑腿叠被子”的决定抛在脑后,抬手就将被子给掀开。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