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店的瓶子 作品

082、过年【二】叨叨叨叨【四更】

    燕归目送着自己那“注孤生”的亲哥离开,难免在心里叹了口气。? w?

    果然是他哥啊,在对墨墨的欣赏程度上——都是完全一致的!

    “燕归。”

    旁边格外纠结的柴心妍,温柔地喊了燕归一声。

    “柴姐,啥事儿啊?”燕归立即笑眯眯地朝柴心妍问道。

    “你哥是不是对……”柴心妍觉得难以启齿,但奈何内心实在好奇,于是慢吞吞地道,“对墨上筠……”

    “当然啦!”没等柴心妍说完,燕归就兴奋道,“我哥别提多喜欢墨墨了。我哥这人吧,就是不善表达,但从小到大,我真没见他这么欣赏一个人。小的时候吧,我被墨墨揍了,我哥还帮着墨墨教训我,啧,真不知道是谁的亲哥……”

    说到这儿,见柴心妍脸色越来越难看,燕归心里喜滋滋的,但面上却似是忽然想到什么,他左右环顾了一圈,然后稍稍靠近柴心妍,低声道:“柴姐,这事儿可不能说出去哈。”

    “嗯,那当然。”

    柴心妍心里在流泪,但面上却保持着平静地点头。

    燕归默默在心里给墨上筠三鞠躬表示道歉——前面有他那低情商的亲哥引来误会,他就是实话实说而已,真不是故意引战的。他真的是觉得柴心妍憋屈的时候……挺好玩的。

    “马上训练了,我先走了哈。”

    “嗯。”

    柴心妍皮笑肉不笑地应声。

    燕归便刷的一下给溜了。

    *

    打下午训练开始,墨上筠就发现燕归在避着自己——这是燕归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后特有的状态。

    纳闷了几个小时,后来,墨上筠隐隐感觉到柴心妍视线里的敌意,于是便在心里有了个底。

    不过,她现在满脑子“墨沧知道她和阎天邢交往后”的反应,以及她该怎么用不太强硬的手段解决掉这件事儿,所以无心去管燕归和柴心妍这档子事儿。

    六点十分,心不在焉的墨上筠结束训练,然后去了食堂。

    临走的时候,墨上筠还看到梁之琼绝望且求助的眼神,她同情地看了两眼,然后果断地转身离开了。

    反正,她也帮不上忙。

    出乎意料,可能是因为中午“补训练”的比较多,所以很多学员都决定先吃了饭再回来训练,于是墨上筠发现跟自己一批去食堂的有不少。

    一路上热热闹闹的。

    有的人在谈论接下来花多少时间补齐训练,然后畅聊剩下的时间该如何安排;也有……让墨上筠觉得匪夷所思但又极其正常的对话。

    “反正没有人监督,咱们就当自己完成了,也没什么区别吧?”

    “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他们特别标明了,‘必须完成所有训练’‘我们无处不在’,说不准他们就在背后盯着我们呢。”

    “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虚张声势好吧!我都检查过了,真没发现什么人的踪迹,他们故意吓唬我们呢。而且,不是快过年了吗,他们有这个心思躲在暗处监督我们?”

    “我也觉得是这样,他们只是为了让我们老实完成训练,才这么标注的。而且,就算我们没有按照他们的训练方案来,我们也去练了别的,又不是在偷懒。更何况,他们这些训练都没什么意思,还不如我的针对性训练呢,好歹还能克服自己的弱项。”

    “……那,行吧。”

    墨上筠将诸多议论都收入耳中。

    对那些“弄虚作假”的,她也只是一笑而过。

    她可不觉得,那些挑衅的标注是“虚张声势”。

    虽说她没有发现什么迹象,但隐隐有种被“偷窥”的感觉,而通常情况下,她的第六感都很准。

    *

    不知是不是燕归和任予中午“作死”的行为,今日的晚餐相较以往更是惨不忍睹。

    三菜一汤,本来是两素一荤的,但现在荤的里面见不到肉,辣椒炒肉里是青辣椒炒红辣椒,看着新颖又时髦,其他俩素菜的量也是少得可怜,至于所谓的“汤”,那就更是惨不忍睹了——葱花汤。

    墨上筠盯着那碗“葱花汤”看了很久,甚至还用筷子搅拌了一下,估摸着这碗葱花汤里只有水和葱后,尝试着喝了一口,然后……心情慢慢回归于平静。

    唔,连盐都没放。

    应该是将水给烧开,然后将葱花切好,直接往开水上一撒完成的——省时省力,太棒了。

    墨上筠欣然接受。

    对比之下,其他桌的人就无法保持淡定了。

    ——“我问过了,据炊事班的人称,这汤应该是葱花蛋汤,不过可能做菜的时候忘了放鸡蛋了。没事儿,不放鸡蛋的葱花蛋汤就不是葱花蛋汤了吗?做人不要太苛刻!”

    ——“这都要过年了,伙食费肯定不够,有葱花就不错了,还希望有蛋?!呸!你们这些不知道满足的人,能不能可怜一下辛勤劳作的炊事员?”

    ——“哇,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处处长见识呢。我改天回家后,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