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店的瓶子 作品

076、混乱【六】墨墨被阎家知晓【四更】

    二楼,办公室。nv生小说网

    开完会回来的阎天邢,刚将会议资料放到桌上,就听到敲门声音。

    “叩。叩。叩。”

    门被敲响。

    阎天邢拧起眉头,“进来。”

    步以容便推开门,拿着一叠照片从外面走进来。

    “这是他们早上拍的‘燕子’的照片,让你选一张。”

    一走过来,步以容就将照片都递给阎天邢。

    “你来送?”

    接过那一堆照片,阎天邢拧了拧眉。

    副队成跑腿的,也是挺奇葩的。

    “我正好没事,”步以容勾唇轻笑,道,“你开完会火气大,所以他们让我来送。”

    对此,阎天邢没有反驳。

    墨上筠不喜欢开会,这不是特例,多数人都不喜欢开会。

    阎天邢素来是有的会议能拖则拖,可这个关头却没法子,因为正值年底关键时刻,回首过去一年的表现,展望新一年的发展……只要没趴下,就得赶去开会。

    阎天邢不喜欢,但这是死命令,没办法。

    每年这段时间,任何队员见到他都要绕着走,生怕被他给无中生有加一条什么规则,整的这个年都没法好好过。

    不到十张照片,阎天邢粗略的扫了一遍。

    但,视线却在某一张图上顿住。

    不知是谁抓拍到的墨上筠。

    墨上筠站在燕寒羽面前,没有吊儿郎当的闲散状态,而是非常严肃谨慎的态度,被拍出来的半张脸上差点儿没写上“誓死效忠祖国”几个字了。

    站在燕寒羽跟前,墨上筠老老实实收敛了气势,褪去那一身悠然自得的狐狸气质,俨然像是一只被大灰狼盯上的小白兔。

    早听墨上筠怕燕寒羽,却没亲眼见到过,这般场面,倒是让阎天邢心情好了不少,忍俊不禁。

    “教官和学员……”仔细看了眼那张照片,步以容笑问,“要选这张吗?”

    “不选。”

    阎天邢淡淡说着,第一时间将那张图抽出来,丢到了办公桌上。

    然后,他从中挑选了一张燕归在燕寒羽跟前紧张敬礼的照片,丢给了步以容,道:“就这张。”

    “这是……”看着照片,步以容辨认了下,然后问,“‘燕子’他弟?”

    “嗯。”

    步以容便多看了两眼。

    刚刚有墨上筠的那张图,明显拍得更好一些,光线角度都到位,而且很有气氛,相较之下,有燕归的图片却显得逊色些。

    不过,碍于燕归和燕寒羽的关系,效果应该也不错。

    随后,步以容问:“取什么名?”

    顿了顿,阎天邢随口道:“难兄难弟。”

    “……”

    大过年的,阎爷竟然这么幽默。

    不过,几分钟后,这张图片真的以“难兄难弟”的名义,贴在了一楼的照片墙上。

    *

    从今日起,持续半个月,取消基地的信号屏蔽,手机可以随意使用。

    在办公室处理了些资料后,阮砚便回了宿舍洗了个澡,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

    两人宿舍,他来的时候都是两人搭配的,所以专门给他空出了一间宿舍,他也无所谓,乐得清静。

    在信息支队待了几天,昨日又陪学员在雨里站了一天,有点累,阮砚本想睡个觉的,但不知怎的,想到那个照片墙,他不自觉地将手机给掏了出来。

    手机对他最大的用处,不是联系人,而是玩游戏。

    放到左上角第一个位置的,就是某叠方块的游戏。然后就是整整三行的游戏,有休闲游戏,有生存游戏,也有手游等,多种多样。

    不过,他也不是多爱玩游戏,只是多数时候在外时,与其听人叨叨、被人搭讪,还不如低头玩游戏来得清静。

    阮砚把相册打开,浏览着上面的图片。

    极少。

    不到一分钟,全部看了个遍。

    手机是年初换的,没有保留照片的习惯,于是里面拍的图,多数都是因工作原因拍下的资料。

    翻了两遍,最后,阮砚的视线定格在九月底拍的照片上。

    ——这是当初跟墨上筠比赛的时候拍的。

    准确来说,是墨上筠用他的手机让其他人拍的,两台电脑,坐在电脑前的两个人,以及同一款游戏上非常明显的分数差距。

    他和墨上筠二人只有个剪影轮廓,重点在电脑屏幕上。

    阮砚觉得,可以。

    于是,半个小时后,办公室一楼空着的黑板上面,又增添了一张关于某个叠方块游戏的照片,配的文字是——

    【愿赌服输】。

    简单明了。

    这图放上去后,不到十分钟,就围聚了一堆的吃瓜群众。

    ——“我去!真的是玩方块游戏把阮砚给骗来的?!我还以为这只是个段子呢!”

    ——“一直听说听说听说,还惋惜没有亲眼见到这经典的场面,结果竟然拍了照?!”

    ——“小墨妹妹的背影也好看嘞,啧啧啧,一看就是游戏大佬的气质!”

    ——“闭眼夸真是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