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店的瓶子 作品

451、梁之琼【17】小梁吃醋了

    傍晚时分。 w?

    阎天邢临时有点事去处理,一直在营地那边忙活,所以没空陪墨上筠。

    闲到发慌的墨上筠,跟苏北二人陪完下午的训练后,就捧着一碗各种中药熬制成的汤,坐在训练场地附近的草地上,并肩看着夕阳、研究着汤里的中药成分。

    “他就给你吃这种玩意儿?”

    刚尝了一口汤的苏北,皱着眉头说了一句良心话。

    没有浅尝欲望的墨上筠,淡漠地应声,“嗯。”

    苏北又试了一口,说了几样中药药名,然后眉头拧得越来越紧。

    “太狠了。”苏北由衷地说道。

    能想到用中药来惩罚人的,绝对不是一般的角色,怎么说也算一奇人了。

    “是吧!”

    墨上筠赞同道。

    她深吸一口气,打算将碗中的中药一饮而尽,然而刚到嘴边,就听到苏北问:“你就没想过跟他分手?”

    “噗——”

    墨上筠一口汤就这么喷了出来。

    苏北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不分手也不用这么大反应吧?

    殊不知,墨上筠已经面对过无数类似的询问了。

    一个个的,不是问她什么时候分手,就是问她有没有想过分手,有的甚至干脆催她分手。

    而且,说这些话的,都不是一般的角色,比如夜千筱和阮砚,现在还来个苏北……

    “为什么?”

    墨上筠看了眼碗中的汤,然后朝苏北问道。

    挑了挑眉,苏北坦然道:“考虑下段子慕啊。”

    “你不觉得阎爷比段子慕要帅吗?”墨上筠问。

    “……”

    这样一句理所当然的反问,竟然问得苏北哑口无言。

    靠。

    这理由太充分了,她完全无法反驳。

    “不过,再这样下去……”

    慢悠悠地说着,墨上筠憋了口气,然后将碗中的汤一饮而尽。

    这混蛋再这样折腾她,非得让他好瞧不可。

    苏北只是因为好奇,顺便让炊事班班长给一点,而且分量也好,见她都喝得这么豪情壮志了,苏北也没有退让,将碗中的汤喝了干净。

    只是她估摸着,今后怕是不会再碰什么中药药材了。

    “墨上筠!”

    刚想去喝点水缓冲一下味觉的墨上筠,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就听见梁之琼那略带愤怒的声音。

    墨上筠抬眼看去,只见梁之琼怒气冲冲地走过来。

    明显还对苏北有一定敌意,梁之琼目不斜视地走来,看都没看苏北一眼,而是径直来到墨上筠的跟前。

    “我有事找你。”

    一停下来,梁之琼就加重语气强调道。

    墨上筠掀了掀眼睑,“你说。”

    梁之琼一哽,暴躁地瞪了苏北一眼,然后道:“我就想给你一个人说。”

    墨上筠顿了顿,估摸着她要说的事跟苏北有关,于是看了看苏北,苏北也没有在意,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耸肩,墨上筠将空碗交给苏北,然后从地上站起来,同梁之琼走远了些。

    走出一段距离后,梁之琼停了下来。

    她双手攥成拳头,转过身,面对着墨上筠,面带怒气地强调道:“墨上筠,我不喜欢你跟她在一起。”

    刚经历过苏北劝分手事件的墨上筠,停顿两秒,思考了下线索后,才意识到梁之琼的“她”指的应该是“苏北”。

    “怎么?”墨上筠有些莫名。

    “她很讨厌,还针对我,你没看到吗?”梁之琼深吸一口气,恼了,“你不帮我就算了,还跟她一起吃饭,一起喝汤,一起看夕阳!”

    墨上筠尝试着去理清她的逻辑关系,但很遗憾的是,墨上筠觉得这个很难用逻辑来理清。

    “手怎么样了?”墨上筠果断转移话题。

    梁之琼将手缩了缩,“你知道?”

    墨上筠道:“格斗时划伤的,我看到了。”

    不止看到她怎么受伤的,还看到了她受伤后的表现。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梁之琼各方面的成长速度都超出了墨上筠的想象。

    以前梁之琼稍微受点伤都能咋呼,虽然不跟陌生人抱怨,但在熟悉的人跟前肯定会念叨几句。可在这里,她不仅没当回事儿,还忍着熬过了接下来所有的训练——要知道很多项目都是在海边进行的,海水浸到伤口的疼痛非同小可,而类似于圆木训练的项目都得靠手掌来支撑。

    但是,她没拿这点伤说事儿,并且瞒着一直到训练结束。

    成熟了很多。

    尽管,依旧单纯而幼稚。

    可,并不能否定她的成长和强大。

    刚在跟苏北聊天的时候,也聊起过梁之琼,苏北是单纯觉得梁之琼有趣,同时也期待梁之琼之后的成长。

    对墨上筠来说,这也是带兵的乐趣之一。

    “哦。”

    梁之琼撇了撇嘴。

    算她还有点良心。

    “那你跟苏北很熟吗?”梁之琼问话的时候,少了点暴躁。

    “认识几天。”墨上筠如实回答。

    闻声,梁之琼傲娇地抬起下巴。

    哼。

    那她跟墨上筠认识的时间要长多了。

    而且,生死之交的关系,不是苏北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