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店的瓶子 作品

065、白菜被墨副连长拱了!

    第二天。 w?

    大清早的,二连战士们刚起来晨练,节目团队就全部抵达,在他们所要拍摄的地方安装摄像头。

    墨上筠请了假,这种事情无需她出现,指导员跟节目负责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就找了两个后勤兵跟着他们,以防出什么乱子。

    节目拍摄地是上面安排下来的,他们只能服从,但不该泄密的决不能乱拍,要注意的还是挺多的。

    墨上筠按照自己的体能恢复训练,去晨练了三个小时,七点准时抵达食堂。

    这一次,她提前去办公室拿了手机,在食堂拍了张早餐的图,然后发给了阎天邢。

    许是阎天邢没看到,许是阎天邢还在生气,墨上筠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回复,于是收了手机没再关注。

    “墨副连,我这里有份节目嘉宾的名单,你要看看吗?”

    墨上筠刚想去宿舍换衣服,就见朗衍神秘兮兮地来到门口,朝她晃了晃手中的纸张。

    “没兴趣。”墨上筠轻描淡写道。

    嘉宾什么的,还不如阎天邢发条信息过来能让她关注。

    反正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朗衍拿着资料走进来,笑着朝她道:“可能有你感兴趣的。”

    顿了顿,墨上筠偏头看他,挑眉道:“说说。”

    “有个叫郑素的。”朗衍将一张纸抽了出来。

    “然后?”

    “咳。”朗衍低头看了眼纸张上的介绍,道,“23岁,演员,16岁出道,代表作——”

    “不认识。”

    墨上筠中途打断他。

    她所认识的基本都是军人,真要说演员的,也就一个司笙。而且唯一的司笙,还是个半吊子,演技渣到让粉丝都夸不起来。

    平时也不关注娱乐圈,顶多看看剧和电影,但是哪个角色是谁演的,她都没兴趣了解。

    对墨上筠的也不意外,朗衍将纸张放好,然后道:“她爹你应该认识。”

    “谁?”

    墨上筠只手放到裤兜里,懒洋洋地问。

    “郑村,刚调过来的副团长。”朗衍抬头往上看了看,补充道,“咱们的直属上司。”

    墨上筠:“……”

    郑村,她倒是略有耳闻,不是说对方是他们的直属上司,而是这人在军区挺有名的,做过不少大事,特种兵出身,缉过毒、当过卧底,名声大振的一次是缴了一驻扎安城十余年贩毒团伙的老窝。从军二十余年,从一名士兵到现在的两杠三星,多少是有点能力的。

    以前没事的时候,跟朗衍八卦过这个人,当时有点儿兴趣。

    ——难怪朗衍会特地跟她说这个。

    不过,郑素是郑素,郑村是郑村,就算郑村参加国防教育节目,墨上筠都不感兴趣,更不用说他的女儿了。

    毕竟,阎天邢这个28岁的两杠三星,她到现在还没八卦完呢。

    “你不给点反应?”

    纸张卷成筒,朗衍将其在墨上筠面前晃了晃。

    “唔。”

    墨上筠微微点了下头,算是给了他点反应。

    “……”

    朗衍悻悻地收回视线,转身往自己办公桌走。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出门,去楼上换便装。

    *

    十分钟搞定,墨上筠穿着一身清爽的便装回到办公室。

    “墨副连,不是我说——”朗衍百忙之中抬头打量了墨上筠一眼,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平时穿军装也就算了,怎么穿个便装,你也得这么浪费你这张脸?”

    墨上筠莫名其妙地扫了他一眼。

    尔后,打量着自己的这身装扮——万年不变的白t、长脚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外加一顶黑色鸭舌帽。

    完美!

    干净简单,清清爽爽,不阻碍行动,墨上筠最心仪的便装打扮。

    “不好看吗?”墨上筠斜眼看他。

    朗衍万般无奈地摇头,“没女人味。”

    “哦。”

    墨上筠毫不在乎地应声。

    行动方便就行,要什么女人味。

    但——

    她走了两步,忽然就顿住了。

    “等等,”墨上筠颇为迟疑地看向朗衍,“你们男的,喜欢有女人味的?”

    “不然?”朗衍讶然地问。

    不喜欢有女人味的,难不成喜欢有男人味的?!

    那他不如去搞基好了咯。

    墨上筠抬手压了压帽檐,神情稍稍有那么点苦恼。

    见她神色不对劲,朗衍微微往前倾,八卦地问:“你是不是要去见你家媳妇儿啊?”

    “那倒没有。”墨上筠耸肩。

    “那这样,”朗衍提议道,“要不,你今个儿外出的时候,顺便买几套比较有女人味的衣服,等以后你出门见他的时候就换上。”

    “什么是‘比较有女人味的衣服’?”墨上筠不耻下问。

    朗衍一拍桌,热情地给她出建议,“就裙子啊,短裙,连衣裙,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买点儿牛仔短裤什么的也行啊。你要是真不知道,随便进一家店,跟人说‘把有女人味的衣服拿上来’,这不就行了?”

    “……”

    看出他话语里的幸灾乐祸,墨上筠丢了他一白眼。

    就在这时,丢抽屉里的手机嗡嗡嗡响起。

    本就是来拿手机的墨上筠,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将抽屉拉开。

    可是,低头扫到来电显示时,她的神情未免一顿。

    阎天邢。

    也没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