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店的瓶子 作品

238、计中计!

    猝不及防地一脚刹车,让还在艰难行驶的面包车骤然减速,司机和后座的人因惯性冷不丁往前冲了过去,欲要连续跟墨上筠发动攻击的壮汉控制不住方向,只得下意识抓住驾驶座的座位,稳住自己重心。

    至于墨上筠,在一脚直接往下踩到底的时候,用车门卡主了摩托车,直至面包车快挺稳之际,伸手夺取了面包车的车钥匙,身子紧随着往后一退,便踩在了摩托车上面。

    紧随着,抓住面包车车顶,将后座的车门给拉开。

    壮汉冷不丁就提着刀冲了出来,墨上筠紧紧抓住车顶,两腿往前一伸,两脚夹住了那只拿匕首的手,狠狠一拧,匕首随之掉落。壮汉脸色疼的发紫,另一只手欲要去抓墨上筠的脚脖子,然,墨上筠已经往里一跳,两脚踩在他胸口处,生生把探出半个身子的他给踢了进去。

    墨上筠也随之进入车内。

    在将壮汉踩倒在车内的那一瞬间,不知何时挂在腰间的锤子再次落在手中,墨上筠眸光一寒,面无表情地往他抬起的手一砸,狠狠的,没有半分手软。

    “啊——”

    手掌骨头碎裂的疼痛,让一米八以上的壮汉发出杀猪的叫声。

    他疼的满头大汗,但仗着体能优势,纵然被墨上筠踩在座位上,也跟墨上筠交手几招,只是处于碾压优势的墨上筠,完全是他无可反抗的存在。

    不过十来秒,身上就被锤子砸出各种伤痕。

    不砸脑袋、不砸身子,专挑手指、手肘、肩膀等活动的关节处砸,一砸下去,顿时丧失攻击能力。

    “小心你女儿!”

    眼角余光瞥见慌乱地在驾驶位置旁观的司机,壮汉冷不丁用蹩脚的普通话朝司机喊了一声。

    听到‘女儿’这两个字,司机脸色顿时一白,他的手颤抖着拿起手边的长雨伞,似是下定决心一般,隔着座位朝墨上筠砸了过去。

    墨上筠眼神一狠,抬手间锤子砸在壮汉的下巴处,砸的人发出惨叫的那一瞬,她一起身,直接抓住了从一侧砸来的雨伞,手中用力,立即将雨伞给夺了回来,下一刻,那把雨伞的伞柄狠狠砸在了壮汉的脸上。

    紧随着,墨上筠在壮汉右手手腕处踩了一脚,借着力道,在壮汉嗷嗷大叫的声音里,从后面跳到了前方的驾驶座,正在寻找工具再次跟墨上筠发动攻击的司机,刚刚摸到一把水果刀,还没来得及将其抽出来,墨上筠的拳头就不遗余力地砸在了他的下巴!

    力道冲击太大,一个八九十公斤的男人,生生被墨上筠给砸的往后倒。

    下一刻,墨上筠的拳头收回,抓住了男人的手腕,一拧,手腕顿时传来剧烈的疼痛,让司机疼的惨叫连连。

    对付基本没有练过的人,墨上筠下手还算轻了一点,直接把他从副驾驶位置的车门处踢了下去,为车内腾出了一定的空间。

    短短时间内,原本被揍得毫无还手能力的壮汉,也费力地从后座站起身,再一次打起精神来朝墨上筠发动攻击。

    这样的战斗,倘若不拼死反抗,等待他的结局只有残忍!

    墨上筠身形敏捷,避开了壮汉连番攻击,随后退出了车门,一个翻身来到车顶处。

    壮汉紧追不舍,可刚冒出个头,墨上筠这次就毫不留情地将锤子往下一砸,顿时砸的他眼冒金星,血流如注。

    墨上筠没有再跟他耽误时间,直接从车顶一跃而下,再将神志不清的壮汉抓住肩膀,直接从车门处给强行拖了出来。

    两分钟后。

    墨上筠用后备箱内的绳子,将壮汉的双手双脚全部捆绑住,死结,绳子近乎勒到了他的皮肉里。

    没有给他任何可以反抗的机会。

    至于司机,被吓得脸色苍白,倒在地上愣愣的看着这一幕,迟迟没有缓过神来。

    等墨上筠做完这一切,径直朝他走来,微微蹲下身,直接揪住了他的衣领。

    虽然意识到对方是受害者,可既然跟她发动攻击,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墨上筠也不会对他太客气,只能保证不对他太狠了。

    “什么情况?”

    微微低下头,墨上筠神情冷冽地盯着他,一字一顿伴随着雨声砸落。

    那一刻,给这位中年司机的恐惧,并不比那几人要少。

    “你……”司机颤颤巍巍的出声。

    皱了皱眉,墨上筠懒得跟他多说,直接放下话,“不想你女儿回来,就继续结巴。”

    女儿。

    司机浑身抖了抖,当即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用最快地速度组织语言,跟墨上筠说明情况。

    大概二十分钟前,他开着车跟七岁的女儿一起回家,因为要顾及女儿,所以就算下雨了,他开车的速度也很慢。

    结果,被一辆轮胎很扁的面包车追上。

    直接拦在他的车前。

    他停了,意识到不对劲,可还没来得及报警,面包车上就下来三个人,直接把他给强行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