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握你的小手

    “我这不是已经行动过了吗,谁知道那丫头怎么那么命大,昨晚派去的人失手了,我估摸着是姓成的人在帮着她,你也知道姓成的厉害,我哪里可能是他的对手,再给我三天时间缓一缓吧,这三天,你每天少借给我一点就好。”只要够他付那笔一亿巨款的利息就好,过了十天,那一亿就归他支配了,江君亮越想越是惬意,等他资金周转过来,就什么都是他的了。

    “休想。”“嘭”,尹晴柔挂断了电话。

    可很快的,江君亮又打了过来。

    定定的看着手中不住闪烁的屏幕,尹晴柔一阵烦躁,她的病如今已经好了很多,可她不想好起来,若彻底好了,江君越就再也不会管她了。

    蒋翰说江君越是因为伤口发作,感染了很特别的病毒,所以医院把他隔离了,甚至连他都见不到江君越,她原本还不信,可盯了蒋翰两天,发现蒋翰的确没有在照顾江君越了,却也没有离开m国,便说明他的话有几分可信。

    可她就是觉得哪里不对。

    看不到江君越,她就是不踏实,还有,蓝景伊那小贱人一天不除掉,她就一天不能安心。

    可她又不能四处去找江君越,她的病一定不能好,好也不能好。

    这样,江君越才会多照顾她些日子。

    她相信只要多给她一些时间,早晚她会把他从蓝景伊那里抢回来的。

    她的越越是她的,永远都是。

    又闪烁了几次,她这才慢吞吞的接起,那边江君亮急切的道:“晴柔,你别挂我电话,我答应你,后天就帮你杀了她,后天是老爷子的葬礼,到时候我想办法亲自弄死那个女人,这样你总放心了吧。”

    “你确定?”微带了几分讥讽,对于江君亮的本事,尹晴柔真的很怀疑,可是眼下,除了江君亮,她也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

    “确定,我亲自出马,绝对差不了。”

    “行,那就等你后天办妥了事情再来找我请功。”

    “别呀,这两天你就再帮我一下,再转点钱给我,不然我连找杀手的钱都没有,哪里帮得了你杀人,你说是不是?”<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好吧,这两天我还转给你那个数,后天若是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告诉你,你真的就永远也别想从我手中拿到一分钱,还有,我绝对会把你的事情捅出去,说不定就在老爷子的葬礼上。”清冷的说过,想着是江君亮找人打中的江君越,那一枪,早晚她也会跟江君亮算帐的,江君越是他的,谁也不能动。

    “知道啦,晴柔,你什么时候回来?”嘻皮笑脸的一问,江君亮的脑海里闪过尹晴柔的小脸,那女人看着不错,绝对够味,上起来也一定很美味,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热血沸腾,这些日子他真是太紧张了,以至于从老爷子去了到现在连个女人都没找过,今个就等尹晴柔转过钱来,他就出去开个荤,也过过做男人的瘾。

    “他回去我就回去。”

    “哦。”见尹晴柔说起江君越,江君亮一下子没了兴致,他现在最不爱提的就是江君越,若不是尹晴柔逼迫他,他也不会允许江君越取保候审。

    “行了,挂了。”

    很不屑的女声,尹晴柔似乎很讨厌他,可再讨厌又能怎么着,她想办什么现在也只有他才能帮得上她,他们两个就象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其实谁也离不开谁,早晚有一天,她的身体也会离不开他的,女人吗,一旦尝到了一个男人的美味,早晚会上瘾的,到时候,她从姓李的那里弄来的那两亿可就是他的了。

    到时,他要把她最近给他的折磨连本带利的全收回来,不论是人,还是钱,全都是他的,任他揉扁搓圆。

    拿定了主意,江君亮心情大好,等收到了尹晴柔转过来的钱,便换了一身衣服,大摇大摆的去迷天会所了。

    那能泡到女人。

    够野的才有味道。

    “景伊,江君亮出现了。”江君亮才一跨进迷天会所的大门,李雪凤就得了信,这都盯了几天了,猎物终于上了门,让她声音里都透着兴奋来。

    “嗯,他若是赌,他坐哪一桌,你让咱们的人也坐哪一桌,陪他玩几把,先输后赢,玩死他。”

    “收到,必须的,我去办了。”这个,李雪凤很有经验,想当初这可是江君越教她的,还把蓝景伊给唬了几天呢,这她强项。

    天,又黑了。

    阳台门侧的那点血迹保洁阿姨下午就擦干净了,可蓝景伊的目光仿佛受了牵引似的,总会不由自主的瞟向那里。

    拿了本书翻看着,以此来消磨时间,很快就夜里十点多了,李雪凤那边还没消息,看来,一定是江君亮还在迷天会所里。

    是了,越是夜深,那里越是热闹。

    睡吧,万事都等明天再说。

    哈欠一个接一个的,蓝景伊歪倒在了床上,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可,白天里看到的那点血迹就象是刻印在了她的心口一样,即使睡着了也不安稳。

    手心里一片汗湿,小脸深埋在了枕头里,小嘴轻开,时不时的发出一些她自己绝对不知道的呓语。

    “倾倾……倾倾……”又做梦了,又一枪打中了江君越的头,“你快闪开,闪开呀。”她着急的低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小手,突的一紧。

    一只大手紧握住了她的小手,淡弱的墙壁灯的光线下,一张冷峻的面容静静的看着床上的女子。

    “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