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杨芊雪痛恨的睨向她,眼泪夺眶而出:“你们联合起来骗我,以为我是傻子吗?昨天晚上你们还撵我滚,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信了,我已经活够了,孩子是我这个世上唯一的牵挂,所以我带走他,只要从这里跳下去,以后所有的痛苦,统统都不会再有了……”

    “你怎么那么极端!!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母亲吗?你看孩子吓成什么样了,你想死就自己跳,别剥夺了孩子活着的希望!”

    静雅已经气极,她无措的抓住叶北城胳膊:“老公,怎么办?”

    嘟嘟哭的嗓子已经哑了,叶北城的心从未像现在这样痛过,痛的简直不能呼吸,他缓缓的向前一步,笃定的说:“芊雪,我发誓,只要你别做傻事,你想怎样,我都答应你。 ”

    “那我要你离婚,和你身边的女人离婚!!”

    “好,我答应你,你把孩子给我!”他又上前一步。

    “我要你现在就离婚,当着我的面签下离婚协议书……”

    静雅没想到她这么过分,忍不住吼道:“都已经答应你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咄咄逼人?!”

    “那是因为我被你们已经逼的没有退路,我不给自己找一条出路,就只有死路一条。”

    叶北城眉头紧蹙,耐心的安抚:“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办到,只要你过来,我们现在马上去签离婚协议。”

    “不!!!”杨芊雪咆哮,把手里的孩子又举高一点:“现在就签,当着我的面签,立刻,马上,我已经跟你们耗够了!我再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是签还是不签!”

    嘟嘟的哭声渐渐弱了,小小的孩子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惊吓,双眼呆滞的凝视着前方,想哭嗓子已经哑得哭不出,想喊爸爸却同样也喊不出,一张小脸苍白的没有血色,静雅痛苦的闭上眼,连她这个非亲非故的人看到孩子这样,都痛得仿佛要窒息,可想而知,叶北城现在是什么心情……

    “李达!”他突然转过身:“去拿离婚协议书过来!”

    静雅不敢看叶北城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紧握成拳的双手,那么压抑,那么隐忍,却又,那么无奈。

    事关人命,李达纵然再怎么惊诧,也不敢有丝毫停顿,他答应一声:“好。”迅速消失在天台。

    静雅的眼泪呈一条直线,顺着鼻翼落了下来,她虽然答应杨芊雪,会把叶北城还给她,可那只是权宜之计,她并没有想要真的把谁还给谁,可是显然,叶北城要来真的了。

    “芊雪,可以冷静了吗?”

    叶北城声音沙哑的质问,目光一片清冷。

    “我一直很冷静,是你们逼得我无法再冷静,叶北城,你记住,如果你敢出尔反尔,我早晚还会死在你面前,并且,带着我的孩子……”

    顶楼上开始有记者陆续赶来,摄影机对准目标,咔嚓,咔嚓,镁光灯闪个不停,他们似乎对于救人并不重视,最重视的是第一时间获取有利用价值的新闻。

    静雅低着头,不想被他们拍到,这样落魄和狼狈的自己,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

    叶北城冷冷的面向那些记者,厉声说:“都给我滚下去,谁敢乱拍乱发新闻,明天我让你们全部失业!”

    他这一句话颇有威力,那些记者深知叶氏的实力,虽然心有不甘,可是为了饭碗,只能悻悻的铩羽而归。

    待那些记者全部离去后,叶北城再次把视线移向杨芊雪,说:“把孩子先给我吧,再这样下去,没摔死也吓死了。”

    “不行,我一定要等到你签了离婚协议书!我被你们骗怕了,我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

    杨芊雪固执的抱紧孩子,可怜的嘟嘟,还是那么呆滞的目光,楚楚可怜的望着这个世界,残酷的世界,没有爱的世界。

    他不过,只不过,是一个两岁的孩子。

    为什么要成为大人们利用的对象?为什么要成为爱恨情仇的牺牲品?没有父亲不可悲,可悲的是,有一个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母亲。

    李达来了,手里拿着三份协议书,他把协议书递到叶北城手中,愧疚的望了一眼静雅,难过的说:“太太,对不起。”

    “这不关你的事。”静雅哽咽的把视线移向杨芊雪,倔强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对于这份从一开始就如履薄冰的感情,她一直做着无力的挣扎,最后却还是输给了她。

    “芊雪,你抱着孩子过来,我现在就签。”

    叶北城扬了扬手中的离婚协议书。

    “不,你先签,签完了我再过去!”

    杨芊雪毫不退步,执意等一个她想要的结果。

    静雅死死的盯着那三份离婚协议书,再睨向可怜的嘟嘟,情与理,在她心里苦苦斗争,如果牺牲自己的幸福就能换来一个孩子的生命,她亦无话可说,可是她的心,为什么会这么不甘,会这么痛……

    叶北城半蹲下身,把离婚协议书摊在地上,接过李达的笔,指尖微微颤抖,静雅也蹲了下来,她缓缓伸出手,压住了叶北城要签名的地方,视线相对,泪光闪闪,有他的,也有她的。

    “北城,不要……”

    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伸出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那个地方,有什么地方要碎了。

    泪,是一种心伤,心伤了,便止也止不住。

    叶北城伸出手,轻轻的擦拭她脸上的泪水:“静雅,我说过爱你,就一直会爱你,